【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21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


三次元事忙,奉上久违的更新……轻描淡写的一辆车……虽然开车套路都差不多,但每次开都想开点不一样的感觉出来,尽量不把车写得千篇一律……嗯,我尽量……(喜欢请多和我互动,不要让我一个人尴尬


滴滴滴.jpg

【般酒】妒火(下)1

前文:(上)(中)


卡在r15之前发上来,还有个(下)2就完了!

话说真的没人吃般酒吗啊啊啊啊啊!你们有喜欢的给我按小红心小蓝手哇!


  “那个烦人的丑八怪,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放过我呀。”屋子里的人这么说道,“我都已经成家立业了,它为什么还不消失掉!”


  “你不过是收留过他,他却就此缠上了你,真是晦气呢……”这回说话的是个女人。


  “不如就请阴阳师大人来退治掉它吧,编个什么理由好呢?”


  红色怪物站在门口,想要扣门的手伸在半空中,在听到里面对话的时候又轻轻地缩了回去。怪物的眼里积了泪水,它仿佛噎住了,发不出半点声音,心脏极不规律地跳动着,每一下都带...

为父

  *茨酒only

  *十分短小

  *没有什么逻辑的男男生子

  *茨木当爹,父爱,tan90°


  ***

  桃花妖道:“当是有孕了。”

  酒吞童子面上波澜不起,对此不过皱了皱眉,向她又确认了一遍:“你确定吗?”

  结果自然是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妖鬼之中男身产子并不多见,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先例,只是这事情摊到大江山鬼王的身上还是头一遭。鬼王毕竟是鬼王,得了这个消息似乎也没多大触动,平静地接受了这件事,还向桃花妖讨教了几番孕期的注意事项。

  “您难道是打算要生下来吗?”

  对此酒吞童子毫不避讳,答曰:“怎么?难道不行吗?”

  酒吞童子的名号无妖不知、无鬼不晓,和他好战的性格与强...

【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20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


不知不觉20了,这个部分的车也在缓慢驶来……是的,一共三个时期的茨酒,每期都有车,这次就是喜闻乐见的玷污神子的梗了!当然这一更是很纯洁的啦……就轻微玩了一下女装和变身 


  ***


  不论怎么想这都是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但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我不明白。”他用那双金色的眼睛注视着,似乎想要探寻出酒吞的想法,“我会陪着你的,不用你说也会,那不是像以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你根本就不明白。酒吞如此想道,人绝不会做不平等的交换,...

【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19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


  ***


  神子在年纪稍长一些的时候学会了饮酒——说是学会倒有些不太妥当,他其实原本就是会喝酒的,只是那些和尚不知道罢了。


  和尚们几次觉察到他犯了酒戒,却不知他使了什么法子弄来那些酒。寺庙里自是没有酒,他饮下的那些全是茨木从山下特意为他捎来的佳酿。


  被称为“神子”的酒吞实在难副其名,他不但毫无信仰之心,甚至还偷偷养了一只噬人的恶鬼,整日同酒和恶鬼为伴,比之普通人更加堕落——但山下的人却不这么想。


  伊吹神子虽然深居简出,但并非无人知晓他的模样。常来寺庙...

【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18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


  ***


  深冬时节,太阳落山之后,寒意几乎侵入骨髓。

  外面刚下过几场雪,屋内的炭火烧得不够旺,冷得叫人只想缩在被子里,偏偏这时候茨木又不在,连抱着取暖都不行。


  灯火太暗,手边的经文仿佛化成了一堆扭曲的小虫子,叫人看一眼都心烦。酒吞把手中的笔一扔,取了被子裹在身上,不觉挂念起了那只鬼。


  小鬼的个子虽小,头发却很长,细软又蓬松的头发简直像极了动物的皮毛,怀抱着的时候只觉得温暖,丝毫没有属于恶鬼的阴冷气息。酒吞这几天来已经习惯了靠着茨木入睡,乍离了那只鬼...

【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17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1516


  ***


  血腥气会招来僧人们的怀疑,因此沐浴成了头等的大事。


  寺庙建在山间,后山有天然的温泉,然僧人们奉行“苦修”,极少使用,平时也只有酒吞常去那里。


  因为对方的身上实在太脏,酒吞并不准许他直接跨入水中,而是找来了打水的木桶,叫他在泉边清洗。恶鬼的体质异于常人,剥去了脏衣,赤身裸体地站在室外也不觉寒冷。


  “啊你这家伙……!”酒吞揉洗着手中结成一条条的头发,拧紧了眉头,“从你出生到现在,到底有没有碰过水啊?啊?”


  恶鬼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看,嘴唇抿得紧紧的...

【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16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15

  ***

  最开始出现的是一只雉鸡。

  雉鸡的脖子被割断了,扔在神子的居所前,挣扎时流出的鸡血和艳丽的羽毛洒了满墙满地。负责照顾神子起居的僧人率先发现了尸体,惊得摔掉了手中端的水盆。

  外面乒铃乓啷的动静自然惊扰了酒吞,他推开门,只见摔倒在地一脸惊恐的僧人,遍地的鲜血混着水流淌开来,再看到旁边那只死去的雉鸡,整个景象血腥而恐怖,同时又诡异极了。

  “伊、伊吹大人……这、这太奇怪了!是谁如此……如此恶毒!”

  酒吞看了一眼已经念起超度佛经的僧人,他虽然略有惊诧,但并不认为此事是居心险恶的恐吓...

【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15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

  ***

  初来时天气尚暖,而山中不知岁月更改,一场秋雨过后才方觉衣裳单薄。

  寒意渐深,酒吞放下手中的笔,找来棉衣裹在身上。那棉衣也是单薄的一件,现在还能派上些用处,但到了真正入冬的时节也成了杯水车薪,一想到隆冬之时大约还要靠烧炭火来取暖,他便无比怀念过去窝在家里喝着热咖啡吹着暖空调的日子。

  地府之行过后,酒吞从那剧痛中解脱出来,苏醒后便成了他人口中的伊吹神子,在寺庙里过起了清修的日子。

  寺院内晨钟暮鼓,清茶斋饭,他嫌那些老和尚念经烦人,又因为先前染了一场大病被限制出门,每日除却抄录经文便无事...

【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14

*本章有新增内容*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

***

  在一片黑暗之中,酒吞的意识逐渐回笼。最开始的时候,他觉得身体沉重得不可思议,像压了一座大山一般,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移动。不知又过了多久,他逐渐觉得松快了一些,身体的重量似乎又变得很轻,明明躺在平地却有种漂浮在水面的错觉。

  “弟弟啊,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听觉恢复了,他听到耳边两个男人交谈的声音。

  “不这样做的话又要怎么带他去见阎魔大人呢?”

  “像这样刻意制造事故,万一牵扯到普通人就麻烦了。”

  “可是刚才飙车的时候你可是一脸兴奋啊,鬼使黑。”

 ...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