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13

*本章有新增内容*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

  ***

  酒吞给茨木整理好了衣服,又一点点地收拾起自己来。

  内裤上沾了太多的体液,黏糊糊地贴在皮肤上,他不算是有洁癖的人,但这样的触感也确实有些让他难以接受。屁股里面的异物感还很重,被茨木弄进去的体液在身体活动的时候一点点地往外流,必须刻意夹紧臀部才遏制那种感觉。他此刻的每一分体会都是前所未有的,虽不至于让他失措,但这过程中多少产生了点恍惚感。

  在公共场所做这种事情大大超过了他的底线。过去他看不起这种行为被下半身所支配的人,而现在他也成了那之中的一员。茨木或许没有那种廉耻心和常识,可他不同——应该要制止茨木的,酒吞在套外裤的时候这么想着。

  等到两人神色如常地从厕所出来,已经是半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此刻是晚上七八点,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婚礼的晚宴距离结束尚有一段时间,众人聚集在庄园的宴会厅,除去他们无一离场。附近的照明设施有些老化,路灯明明灭灭,好在山上的月色不错,借着月光也能清楚地看清夜路。

  周围零星有虫子的叫声。酒吞领着茨木往停车场的方向走,迈开步子的时候能清楚地感受到液体涌出的感觉。他外裤上的痕迹并不明显,被濡湿的部分隐藏在褶皱里,任谁也看不出里面的不堪。

  “以后这种事情……不可以在这种地方做了。”他在一片静谧中开口,微凉的晚风并不足以平息他脸上的热度,为了掩饰尴尬,他又补充了一句,“知道了吗?”

  茨木完全没意识到这一点,他似乎完全没有羞耻感似得,听到酒吞的话也只是皱着眉问:“做爱不可以吗?”

  “在外面不可以。”

  “那牵你的手,和你接吻,互相拥抱……这种事情也不可以吗?”

  “要在没人的时候……”

  “为什么突然冒出来这么多不可以的事情。”茨木牵着他的手,满脸都是不解,“以前你从来不会定这么多规矩。”

  “以前是以前,那个时候……”酒吞自然而然地想到当初他刚刚认识茨木的事情,他带茨木出去吃饭、玩乐,当时的他们连恋爱关系都没有明确确定过,牵手也好接吻也罢,全都是在茨木默许的情况下他主动的,“总之,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

  “被发现的话会很麻烦,可能连私人生活都要受到影响。”当时他年轻而率性,又被突然降临的“爱情”冲昏了头脑,全然不顾旁人的眼光。好在那时候乐队刚刚起步,连一张专辑都没发出,人气约等于0,若是放到现在,这些亲密动作一旦被拍了照,就会生出无数的麻烦事来。

  他惴惴不安,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转眼,两人走到了停车场。

  酒吞原先的那辆车用了有段时间,虽然还没到报废的程度,但正巧赶上新车发布,他便顺势购入了一辆。这辆新买的车子停在一众社会名流的爱车之中依然占尽眼球,茨木却是仿佛瞎了一般,对此视若无睹。

  算了,以前就感觉到了……这家伙就是这样不食人间烟火。

  酒吞这样想着,把车门一拉,对茨木说道:“上车,我们回家了。”

  那声音低低的,有点沙哑,又有点磁性,若是凑在人耳边说,能让听的人半边身子都发软。酒吞本不是喜欢肆意散播荷尔蒙的男人,他有足够的资本,手中握着金钱与地位这两大权杖,哪怕他长着一张毫无性吸引力的丑脸也自然有一堆人趋之若鹜,何况他本身的条件也很好。只是在面对茨木的时候,那些令他备受欢迎的条件都仿佛失去了光彩。

  他已经知道茨木不是普通人,大约是鬼怪一类的存在,这意味着他在人类社会所积累的一切在茨木眼里都失去了价值。

  发动车子的时候酒吞第一次感觉到了迷惘。

  交往对象是同性就算了,对方甚至连“人”都算不上……他偷偷瞄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茨木。

  茨木此刻正注视着他。属于茨木的、漂亮的金色眼睛里盛满了他的影子,透过眼眸可以看见瞳孔里那个小小的,有着红色短发的青年的影像。

  至少外表还是很吸引对方的吧……酒吞又回忆起先前在厕所小隔间里的场景,一想到自己的内裤上全是两人弄出来的东西,这会儿还湿哒哒地贴着肉,他脸上又不由自主地烧了起来。

  车子平稳地行驶在公路上。

  红叶结婚的地点选得比较偏僻,作为会场的庄园处于半山腰,车子开过去要走一段盘山公路,回程的时候也不例外。酒吞的驾龄虽然很长,但在这种路况下也不会开小差,他尽量克制住自己不去回想,双手稳稳地扶着方向盘,集中精神开车。

  茨木却在此时突然开口:“挚友……”

  这个词甫一出现酒吞便僵住了。

  “你在喊谁?”他之前从茨木所说的零星语句中听到过好几次这个称呼,知道茨木一直在找他所谓的“挚友”。

  十年前茨木突然消失,最后一次通话的时候对酒吞说“找到挚友了”,十年后他再次出现,呆呆傻傻地说“挚友不见了”。他们在那小隔间里肆意胡闹的时候酒吞就想过茨木那个“挚友”的事情,恐怕根本不是什么朋友关系,而是茨木过去的情人。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劣又淫荡的家伙,酒吞曾这样腹诽过那个人。那人和茨木做尽了情人间才会做的事情,甚至教茨木用舌头……他想到这里,脑子里又浮现出茨木掰开自己臀部,用唇舌撬开肛口的画面。已经是这样的关系了,那家伙却依旧和茨木以“友”相称……他想到这里,忽然对那位不曾见过的人生出许多怒意。

  “不是和我说好了,以后不会再提的吗?”酒吞的语气冷淡,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来。

  “是因为已经找到挚友了啊。”茨木像是一无所觉,他拉住酒吞的一条手臂,“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一想到又能和你像以前那样就……”

  后面的话语忽然听不真切了,头脑中好像建起了一座工厂,耳边忽然被“嗡——”声所占据,就算转头去看茨木,也只能看到满脸洋溢着满足和幸福的茨木正开合着双唇在说话。

  他想到茨木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照片上的人好像你呀”。

  酒吞仍能记得当时的情景,那时候茨木刚刚搬来他家,收拾行李的时候他曾经发现了一张老照片。那是张手工上色的黑白照,年代久远,完全不像一名高中生会有的东西,因此他认为那照片是茨木在收拾行李时无心混入的,还曾和茨木提过有时间要把这照片送回原处。

  ——“照片上的人好像你。”——“像你小时候。”现在想来,过去他认为是说笑的话语其实都暗藏着某种征兆,茨木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把他当做了另一个人,会在连续三个多月去酒吧看他也不是因为喜欢他的歌。

  原来一切都是他的一厢情愿。自以为茨木是他的粉丝,自以为茨木喜欢的人是他,自以为茨木再次出现的原因也是为了他。

  这算什么?酒吞的手紧紧握着方向盘,指尖泛白,力道大得使得手指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以前的挚友总是……”茨木终于察觉到他的不对劲,收住了口中未说完的话语。

  酒吞的车是辆好车,行驶的时候车内很安静,简直针落有声。他打破这静默:“你看看清楚,我不是照片上的那个人,我不是你挚友。”

  “照片?照片——不是的,你生气了吗?因为我曾经错认过,把冒牌货认作是挚友……但现在我能够确定了,我能够感觉得到,你和挚友就是同一个人……我……你就是我的挚友,我唯一的、挚爱的友人。”茨木的表情逐渐被不安所取代,捏着酒吞的手力道大了几分,他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没错似得,接着补充道,“你是这世上最强的存在,是统领大江山的万鬼之王,是酒吞童子!”

  酒吞已经难以理解茨木所说的话了,尤其是后半段,那简直是在谈论另一个和他完全不相干的人。

  “我不是。”他勉强维持着正常的声线,心底仿佛破了个口子,那破口与冰窟相连,寒意不断地蔓延,几乎将他的声带都冻僵了,“你看看清楚,我是你十年前在酒吧认识的歌手,我们刚才还……”

  他说不下去了。

  他从后视镜里看见茨木仍旧注视着他。这家伙……眼中映出的是他的影像,脑子里却想着别的什么人。他有些绝望地想着,迫使自己别再去看茨木,而是专心盯着眼前的路。

  车子行驶在盘山公路上,路是新修的,路面平整,路灯照明良好,但时不时出现的弯道使得酒吞必须集中精神。

  “因为……是因为挚友你把过去的事情都忘记了。”茨木似乎还不能很好的消化现在的状况,他看着酒吞,勉强组织着语言,“我不是要故意隐瞒……最开始的时候没有说是因为……因为挚友转生成了人类……”

  “原来你知道啊,现在和你在一起的不是什么‘鬼王’,而是货真价实的人。”车速放缓了一些,酒吞转过头和茨木对视,“你知不知道……有一件事情我想了十年。每一天、每一天都在想,只要你回来就好。只要你回来,你是妖怪或者幽灵或者别的什么东西都可以——不管你是什么,我总是爱着你的。”

  这是酒吞第一次亲口说出“爱”这个字,却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出口。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爱”是一种很私密的东西,他不将这个字挂在嘴边,哪怕自己已经将对方爱入骨髓。他怯于说“爱”,但在确认到了茨木的想法之后,又让他觉得轻松了许多,甚至能够当着对方的面说出这个字。

  “爱我?”茨木对此似乎颇为惊讶。

  “你很惊讶吗?你的挚友从没有对你说过?”酒吞失笑,那笑容仿佛是在说“果真如此”,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看样子你的挚友并不爱你,哪怕他教你做了那些只有爱人间才会做的事。”

  茨木大概没想到酒吞会说这个,但他也丝毫都没有被打击到,反倒是理直气壮地回答:“我的挚友可以任意使用我,支配我的身体,随便做什么都可以。”

  “那样子还算什么‘挚友’啊!你分明是爱上他——”

  茨木这次没听就听说完,他瞪着眼睛,认真地反驳道:“我没有,挚友就是挚友。”

  “那算是哪门子挚友?”酒吞对茨木口中的人没有任何好感,一开始只是愤怒,但现在说是嫉妒也不为过了,他对茨木之前的遭遇一无所知,但此刻却被那种丑陋的情绪控制住,口不择言地抹黑他人,“你那个挚友……真是糟糕透顶,他明明知道你爱他,却对你爱理不理,喜欢吊着你的胃口。”

  茨木还是反驳,说:“我没有爱挚友。”

  “那你对我是什么?”酒吞问他,“你和我也做了那种事,这种事情对你来说只是讨好的手段?没有‘爱’也可以做吗?”

  茨木答不出来,他的眼睛有些湿润,隔了半天只说:“为什么要这么问?你们就是一个人,是一样的……你就是挚友,我对挚友什么感情,对你也是什么感情,从来都不会变……”

  酒吞被这个回答彻底地挫败了。他先是失望,之后又生出一种无名的怒火。“我不管你把我当成什么——退一万步,就算我真的是你要找的人,你眼里就没有一点点现在的我的影子?”他极少有发怒的时候,一生之中连失败挫折都少有,结果却连续在茨木这里摔了两个跟头。

  “我是怎样的人你根本就看不到,要找人的话现在就从我车上下——”

  这句话并未说完,因为就在此时他们的车子忽然遭到了外力的碰撞。

  追尾了!

  酒吞从后视镜看到一辆卡车紧紧衔着他的车,他之前被茨木分散了注意力,根本就没发现那辆车。半山腰上的那所庄园只建了一半,山阴那边仍在建设之中,那卡车满载着废料开往山下,大约是刹车失灵的缘故,下山的坡度加上装载的废料,让车越开越快,直直追上了酒吞的。

  追尾的瞬间酒吞就踩了刹车,但那卡车的速度实在太快,生生推着酒吞的车往前继续前进。前面就是一个凶险的U型弯道,在那一刹酒吞的心脏几乎停跳,猛打方向盘也于事无补,卡车推着酒吞的车子一起冲出了防护栏。

  这样就了结了。

  在生命的倒数几秒钟里,周围的一切都慢得不可思议。酒吞思维完全处于放空的状态,但倘若他还有一丝思考能力的话,一定会觉得自己眼睛捕捉的画面十分荒诞。

  他身边的茨木化作了成年男人的外貌——暗红长发,脸上爬满了妖纹,还生了一对黑金的犄角。

tbc

评论(28)
热度(220)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