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15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

  ***

  初来时天气尚暖,而山中不知岁月更改,一场秋雨过后才方觉衣裳单薄。

  寒意渐深,酒吞放下手中的笔,找来棉衣裹在身上。那棉衣也是单薄的一件,现在还能派上些用处,但到了真正入冬的时节也成了杯水车薪,一想到隆冬之时大约还要靠烧炭火来取暖,他便无比怀念过去窝在家里喝着热咖啡吹着暖空调的日子。

  地府之行过后,酒吞从那剧痛中解脱出来,苏醒后便成了他人口中的伊吹神子,在寺庙里过起了清修的日子。

  寺院内晨钟暮鼓,清茶斋饭,他嫌那些老和尚念经烦人,又因为先前染了一场大病被限制出门,每日除却抄录经文便无事可做。起先他连笔都握不太好,如今已能写出一纸端方经文。毕竟是在现代社会生存了三十多年的成年人,便是做不到修身养性,仅是“修身”的样子倒是做了十成十。

  这日他仍旧在禅房里抄经,外面刚刚下过一场阴冷秋雨,西风携着湿气吹入居室内,忘了压镇纸的几页经文就这样飘然落地。

  去拾经文的酒吞却在此时听到禅房之外窸窸窣窣的响声。

  大约是迷路的动物。他如此想着,将那几页经文收好后便走出去一探究竟。

  此处常有野兔竹鼠一类的动物出没,最开始的时候他捉了几只不请自来的野物打牙祭,而后那些聪明的小动物大约是察觉到这里住的不是什么善心菩萨,就再也不曾出现过。

  这草叶浮动的声音勾起了酒吞关于美食的回忆,虽然不自信能够抓住猎物,但他仍旧怀着一丝侥幸,探查着传来响动的那片草丛。

  探查的结果自是一无所获——或许也不能这么说,虽然他没发现什么误入的小动物,但也的确在草丛里找到了发出窸窣声响的东西。

  那东西状似人类孩童,哪怕一身全是泛着腥臭气味的血污,依旧能看出幼儿的形态来,唯一不同于人类的,大约就是头顶上长的两枚小小尖角了。这个时代的人们把这种超自然的东西称作“鬼”,而看这东西身上衣着破烂,头发和衣服上沾染的血污都结成了黑褐色,连原本的本色都看不清了,唯独脸上的血迹还算新鲜,想必刚刚才做过饮血啖肉的事,说他是“恶鬼”也并不过分。

  酒吞并不惧怕“恶鬼”。寺中的僧人们都说他是伊吹大明神与人类结合而诞生的孩子,是名副其实的“神子”,鬼祟邪物不可轻易近身。

  事实也正是如此。

  这只幼年的恶鬼只是低伏在草丛里,金色的眼睛充满警惕地瞪着他,身体却像忌惮着什么一样,一动不动地缩着。

  “去那边看看!”

  “不能放走它!”

  听到远处传来的呼喊声,酒吞也大致明白了情况。他看着这只脏兮兮小恶鬼不但没有生出半点厌恶,反倒是生出了逗弄猛兽幼崽的心情来。最主要的原因是对方拥有着一双金色的眼睛,这让他不知怎的就想到了茨木。

  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把他洗干净,酒吞想着这家伙的头发是不是也和茨木一样,白色的,又软和又厚实,摸在手里的感觉又是否相同?

  “我会帮你的。”他脱下身上的棉衣,包裹住满身血污的小鬼。

  这只小鬼倒也十分配合,知道酒吞抱不起他,自己在草丛里擦了擦沾着血迹的脚掌,小心谨慎地跟在酒吞身后。

  “把棉衣裹在身上,好好藏起来。”酒吞将小鬼藏在了居舍的床底,他知道自己尚未取得信任,为此还不忘安抚道,“裹紧了,别让血的味道散出来,我保证他们很快就会走。”言罢,他在小鬼鼻尖上刮了一下,仿佛逗弄人类的孩童一般。

  安置好那小鬼,他神色如常地回到外室,拿起书案上搁置的毛笔,沾了墨继续抄写先前未写完的经文。

  来追捕这只小鬼的武士们很快就出现了。因着忌惮伊吹的神子身份,他们只站在禅房之外,询问可有见过可疑之物。

  “没有。”酒吞回答的时候停下了手中的笔画,他并未移动半步,只是回答,“我不曾见过。”

  那武士又说:“是只从京都逃窜出来的噬人恶鬼,还望伊吹大人小心。”

  “多些照拂。我这里无事,你们还是快些搜查别的地方,别让恶鬼逃走了。”

  他作为神子的住处原本就不是搜查的重点,毕竟谁也想不到身为神子的他竟然会藏匿恶鬼,但为首的那名武士似乎多有顾虑,临走前还特意关照了一句:“但是这个天气,神子大人是否穿的太过单薄了?”

  “确实有些冷。”酒吞想到他脱下来裹在那只小鬼身上的棉衣,他心中咯噔一跳,面上还是不露声色,回道,“得找一件厚实衣裳出来御寒了。”

  那武士似乎也只是习惯了寒暄,问话并无深意,得了酒吞回答后便跟着同僚们离开了酒吞所处的这座庭院,往别处追捕恶鬼了。

  在确认他们走远了之后,酒吞这才放下用来装模作样的纸笔,去内室把先前藏进去的小鬼翻出来。

  床底下确是空空如也,连同酒吞给他的棉衣一起消失得彻彻底底。

  tbc

评论(24)
热度(140)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