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18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


  ***



  深冬时节,太阳落山之后,寒意几乎侵入骨髓。

  外面刚下过几场雪,屋内的炭火烧得不够旺,冷得叫人只想缩在被子里,偏偏这时候茨木又不在,连抱着取暖都不行。


  灯火太暗,手边的经文仿佛化成了一堆扭曲的小虫子,叫人看一眼都心烦。酒吞把手中的笔一扔,取了被子裹在身上,不觉挂念起了那只鬼。


  小鬼的个子虽小,头发却很长,细软又蓬松的头发简直像极了动物的皮毛,怀抱着的时候只觉得温暖,丝毫没有属于恶鬼的阴冷气息。酒吞这几天来已经习惯了靠着茨木入睡,乍离了那只鬼便觉怅然,看什么都不痛快。


  那家伙又跑到哪里去了?他正这么想的时候,房门便被推开了,来人携着风雪的寒冷气息,脚步轻不可闻,几乎让人以为那门是被风吹开的。


  “我带了食物回来。”鬼的身上虽穿着的是酒吞的衣服,形貌却和普通的人类孩童相去甚远,头发是如同耄耋老人般的白,生了两只鬼角不说,连眼睛也是黑金的异色,再看他异常宽大的手脚和灰暗的皮肤,无一不在阐述他是“鬼”的事实。


  他走到酒吞床边,把藏在身后的两只黑紫色的鬼手放到身前摊开,献宝似的说道:“你看!”


  酒吞裹着被子从床上坐起,抬眼就看见躺在茨木手心的一只小鸟,鸟儿早就没了生气,尾巴上那几根华美的金色翎羽也失去了光泽。


  “哪里找来的?”这时节外面早就没了飞禽走兽的影子,鸟的来历就显得越发可疑了,酒吞多少也猜到了一点,因此问得漫不经心,只是用手指拨弄着鸟尸,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处置。


  谁料茨木是个诚实得过了头的鬼,酒吞问什么,他便回答什么。“从京都的贵族家里捉来的鸟。”他颇为自豪地叙说着,“你不是说很怀念夏天时候捉的山鸟吗?现在是冬天,只能在贵族的家里抓到笼养的鸟,等春天一到……”


  酒吞看见茨木兴奋地开合着唇,内容是什么都不再重要了,他只觉得心里似乎被塞了只气球,不断地往上升,几乎要跃出他的胸膛。明明对方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鬼,他如此想道,这家伙怎么就这么会讨人欢心呢?


  “但是鸟有什么好吃的,个头这么小,羽毛又多又硬……”茨木这时候已经换了话题,在一边掰着手指头数落鸟的不好,半天才得出结论,“你一定有别的方法吧?”


  没有人生吞还带着羽毛的禽类。酒吞猜想他过去进食的方式,连训斥他不要擅自跑去危险地方的说辞都忘了,开口便是惊讶地反问:“你好歹以前是人吧?吃东西之前都不会处理一下的吗?”


  “我不记得……”


  就算他记得为人时候的一些事,一个小孩子所具备的知识也不足以让他学会各种食材的炮制方法。想明白了这点,酒吞用手指尖弹了弹他的脑门,说:“出去点火!今晚有加餐。”


  ——所谓加餐也不过是只烤好的小鸟。


  明明是茨木捉来送给酒吞的东西,结果最后却落到了他自己口中。


  黑焰烘烤出来的禽肉外焦里嫩,咬开酥脆的外皮之后就是嫩得能滴出汁水的肉,身为鬼的茨木还没有尝过热气腾腾的食物的滋味,这样味美的东西被他两三口就囫囵吞下,怕是连味道都没尝清。


  “呜——”因为第一次吃如此烫口的东西,他的口腔和喉咙被烫掉了一层皮,甚至还发出了类似野兽的哀叫声。


  “笨蛋。”酒吞嘴上这么说,但看着茨木那张招人喜欢的脸,心里头只剩下“可爱”这两个字。


  “因为……因为真的太好吃了!你真是好厉害啊!”烤小鸟非常非常的好吃,哪怕被他没嚼几下就整个咽了下去,还是超越了他之前对于食物的认知。


  自从遇到酒吞之后,他便不再觉得饥饿,但来自味觉上的满足这还是第一次。他为数不不多的,有关安全、温暖的体验全都来自于眼前这个人类,他很清楚对方和曾经追捕过他的那些人不一样,是极为特别的存在,所以才会想要为他做点什么,小到为他的餐盘里添一只鸟,大到可以为他杀死任何他看不顺眼的人。


  “全部都吃掉了!”他这时候才想起来这只鸟原本是要送给酒吞的,结果现在连一根骨头都没剩下,“不行,不行!这个要给你的……”


  见他这后知后觉的模样,酒吞不禁失笑道:“连骨头都吞下去了,反正找也找不回来了,你就别再……唔……”


  茨木给他的回应是一个吻。舌头轻轻松松地就伸入了他口中,还勾着对方口腔里的软物打圈,唾液很快地分泌出来,两个人的体液混合在一起,还带着点烤小鸟的肉香味。


  心脏忽然剧烈地跳动起来,泵出的血液不仅涌上了头部,甚至连下面的某个地方都感到了热意,如果这时候的酒吞不是小孩子的模样,恐怕早就——


  酒吞当机了的大脑这时候才重新运转起来,他费力吞咽着口水,睁开眼发现茨木认真到近乎执着的表情,那之中半点意乱情迷都没有。炙热的心和烧红的脸颊在这清亮的眼神里逐渐冷却。


  “至少要让你尝尝味道呀。”双唇分开的时候茨木这么说道。


  “你别突然就亲上来。”酒吞擦拭着唇角,说话的时候侧着脸,并不面对茨木,“这种事情对人类来说可是有重大意义的……你没那个意思的话就不要随便凑上来。”


  “什么意思?我全都不记得了,你要重新教给我。”他丝毫不觉得之前的举动有什么不妥,“把舌头伸到别人嘴巴里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这时候的酒吞根本无法和茨木有视线接触,他知道自己对茨木是别有所图,是动机不纯,但现在的茨木根本就是……根本就是像小孩子一样什么都不懂的……


  “你知道‘喜欢’吗?这种事情只能和喜欢的人做。”


  之后的措辞酒吞想好了却没说下去。他此时才察觉到自己一直以来做的事情有多么不妥,他怀着不轨之心接近茨木,意图诱导对方对他产生一些别样的情愫,可他丝毫没想过这时候的茨木还是个小孩。


  本该是顺其自然的事……他想到这里,不由地就幻想起茨木日后就会遇到他的那位挚友,若他真的什么都不做,顺其自然任其发展……难道他回到这里就是为了见证别人和茨木的感情吗?


  “人只会和喜欢的人做那种事情。”酒吞改了主意,他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偷偷豢养了一只恶鬼,没有人知道茨木的存在,就算他动机不纯又怎样,可以约束他行为的人只有他自己而已——


  管那些虚无缥缈的道德做什么,重要的只有眼前。


  “喜欢对方,才会像这样亲吻。”他说着,捧起茨木的脸,在对方唇上印下了一个吻。


  


  tbc


评论(12)
热度(129)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