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19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


  ***


  神子在年纪稍长一些的时候学会了饮酒——说是学会倒有些不太妥当,他其实原本就是会喝酒的,只是那些和尚不知道罢了。


  和尚们几次觉察到他犯了酒戒,却不知他使了什么法子弄来那些酒。寺庙里自是没有酒,他饮下的那些全是茨木从山下特意为他捎来的佳酿。


  被称为“神子”的酒吞实在难副其名,他不但毫无信仰之心,甚至还偷偷养了一只噬人的恶鬼,整日同酒和恶鬼为伴,比之普通人更加堕落——但山下的人却不这么想。


  伊吹神子虽然深居简出,但并非无人知晓他的模样。常来寺庙祈愿的人们多数都知道这间庙宇中有个长相俊美的少年,如此一传十、十传百,伊吹童子的容貌便被传成了天上有地上无的绝色,再加之他神子的身份,几乎所有与他年龄相仿的女子都对其抱有好感。有些甚至大胆地送来传情的折扇,邀请神子到寺外一聚。


  茨木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你觉得那些女人怎么样?”酒吞再又一次接到情信的时候问了茨木这个问题。


  “庸脂俗粉,没一个配得上你!”茨木答道,“你是这世上绝无仅有的人物,将来要娶的女子也该是当世无双的美人,哪里是这些主动来招惹你的家伙比得上的。”


  “你竟然还懂婚嫁之事么。”


  “吾下山时听别人说过这事,如你这般的男子到了一定的年纪就要娶妻,就和山林里的野物到了季节就要交合,不然便没有后代一样,这种事吾自然是懂的。”面对酒吞的质疑,茨木证明般得说了一大段,末了又有些不自信,和酒吞确认道,“是这样吧?”


  把适龄男女比作山间发情的野兽显然有些不妥,但想了想这两者在茨木眼里大约就是一样的,酒吞索性不去纠正,只点了点头。


  这几年他对着茨木循循善诱,拐弯末角地问他诸如“喜欢”、“爱人”之类的问题,就指着这鬼有一日能开了窍,好和自己顺水推舟地成事。现在看来他这些年的作为全是媚眼抛给了个瞎子看,做的全是无用功,他收到这么多女子的情信,茨木就连半点吃味都无有,甚至他早知道自己今后会娶个女子成家,结果连一丝丝伤心难受都不曾表露出来。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要是娶了个女子回来,你就不能再留在此处?”


  “那女子若真和你是天造地设,我去别处也不是不行。反正当初那些事也揭过了,现在露面也不会再有贵族追捕,趁此机会……”


  这家伙竟然还考虑过离开的事情了。酒吞越听越是气恼,最后不等茨木说完,便厉声打断道:“你现在就想着走吗?”


  茨木见他生气,果然住了口,但半天不知自己哪里说错了话,只好讨饶:“我去为你买酒来罢!”


  此事便以两坛作为赔罪礼的美酒告终,茨木觉得这事已经翻了篇,态度如常地同酒吞相处,唯有酒吞一人时而陷入沉思。


  ***


  又一日,酒吞正坐在门廊上喝酒,他背倚着墙,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试探道:“鬼的寿命都很长吧?”


  茨木就在距离酒吞不远处的一棵樱花树下,他正拨弄着落在地上的花瓣,听见酒吞这么问的时候才停下来。


  “大概会比人长一点?”他用自己都不确定的语气回答道。在这几年他的身形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原来那副小小孩童的样子。酒吞几乎认为他不会再长了,说不定等到自己的这副身体七老八十了,他还是现在的模样。


  “鬼也是会吃人的吧?”


  他又抛出了个古怪的问题,茨木抓了一把落花撒向天空,想都没想就回答:“那当然啦!”


  “若有一天……”他这句话未说完便起了风。东风过后又落下一阵樱花雨,酒吞的酒碟里也落了几枚花瓣,他端起那碟酒,朝那边玩得正疯的恶鬼道:“你过来。”


  茨木便踩着脚步朝他走,脚踝上带着的金铃发出一串丁零当啷的响声。


  那串金铃是茨木从山下的集市上带回来的,原本是准备拿出来讨酒吞开心的小玩意儿,最后却到了他自己脚踝上。彼时酒吞正伏案小憩,朦朦胧胧之间被忽然闯进来的茨木吓了一跳,自那之后他便给茨木的脚上系了铃铛,从此人未至声先到,原本冷清的院落似乎也变得热闹了起来。


  耳边是叮铃声响,眼前又是花雨之下朝他走来的茨木,酒吞将手中端着的酒一饮而尽,复又倒了些在碟中,抬手递给茨木。


  茨木没接那酒碟子,而是用鬼手小心翼翼地捞了一片樱花瓣出来,爪子勾着那小小的一片送到酒吞的嘴边。


  “这个也能吃吗?”酒吞虽这么说,却十分顺从地取了那枚花瓣。花瓣入口是略带苦味的清香,几乎尝不出什么味道,含了一会儿才觉出一丝淡淡的甜香味道。


  “以前饿极了的时候也会吃,当时精疲力竭地倒下了,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吃飘到嘴边的花瓣。”茨木接过酒吞手中的酒,又捞了一片塞在自己口中,“很好吃吧?”


  “本大爷还是更喜欢酒。”酒吞阖上眼,接着先前未说完的话继续了下去,“若有一天我死了……”


  “你怎么了!”茨木不等他说完便扑到他身上,在他身上胡乱摸索着,“你受伤了吗?要死了吗?为什么突然说这种话?”


  “我好得很,只是看你这家伙这么些年还是一点都没变……算了,和你长话短说。”酒吞用空酒碗敲了敲茨木的脑袋,“你不是说我身上有很强的力量?那等到我死了之后,你就把我吃掉。”


  茨木又打算出声,酒吞先一步捂住他的嘴,道:“我还没说完,这是我许给你的报酬。”


  “我把我死后的尸首给你,你大可以吃了增进力量,但在我死前你要一直陪着我。”酒吞摸着茨木柔软的头发,“你得永远陪着我,陪我吃饭,陪我喝酒,没有我的允许一刻都不可以离开……一直到我死。”


  酒吞松开了手,茨木这时候也不再出声,只等着酒吞把话继续说完。


  “我把那些情信和折扇都烧了。”他说,“自毁姻缘,献上躯壳,以此来换你一世作陪,你答应吗?”


  


评论(24)
热度(169)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