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20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


不知不觉20了,这个部分的车也在缓慢驶来……是的,一共三个时期的茨酒,每期都有车,这次就是喜闻乐见的玷污神子的梗了!当然这一更是很纯洁的啦……就轻微玩了一下女装和变身 


  ***


  不论怎么想这都是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但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我不明白。”他用那双金色的眼睛注视着,似乎想要探寻出酒吞的想法,“我会陪着你的,不用你说也会,那不是像以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你根本就不明白。酒吞如此想道,人绝不会做不平等的交换,这个小笨蛋根本不懂自己的价值,那值得他愿意倾尽所有去换——要是能对方也能喜欢上自己就好了。


  他这么想的时候就问了出来:“你喜欢……吗?”喜欢这个词他不止一次地在茨木面前提到,如今亲口问出来却有些期期艾艾的感觉,那个“我”字被压缩成一个短促又模糊的音,几乎听不出说了什么。话一出口他心里就转了诸多想法。应该是喜欢的吧?就算不喜欢他这个人也会喜欢他的灵力、喜欢他带来的安定居所。这家伙一直以来都会留在自己身边,至少代表了不讨厌吧?

  

  茨木却没有给出一个痛快的答案,半天才说:“可是我一点都不想吃掉你,这样算不算喜欢?”


  这个答案成功把酒吞给逗笑了——自从茨木离开之后他鲜少有真心笑过,为数不多的那几次也全都和茨木相关。他伸手去勾茨木的肩膀,把小孩子般的鬼勾到自己怀里,失笑道:“你到底对喜欢有什么误解啊?”

  

  “喜欢吗?就是要拿到手的,要吃下肚的,不是吗?我只知道我不会吃掉你的,我会陪你,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茨木凑到酒吞身边,用鼻尖蹭了蹭酒吞的脸颊,像只小狗似的,隔了半天才说,“我愿意陪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朋友?你又是从哪里学来的说法?”连喜欢都不明不白的,也懂“朋友”是什么吗?酒吞自然不信他。

  

  “买酒的时候。”茨木却丝毫没读出那种不信,他舞着双手,绘声绘色地说道,“住在一起又没有血缘关系的亲密男女是夫妻,两个都是男人的话就是朋友。没人会比我们更亲密,所以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啊……”酒吞想起茨木时和他说那个“挚友”时的表情,和现在像极了,他忽然生出一种恶劣的情绪,摸着茨木的发尾,说道,“最好的朋友,就是挚友。”


  “挚友?”

  

  “所以我们就是挚友的关系。”他这么说着,轻轻吻住了茨木的唇。茨木依然是小孩子的模样,他这么做的时候没生出半点旖旎心思,只是脑子里没来由地浮现出茨木少年时候的样子来。

  

  他说:“你要是能长大一些就好了。”


  这个吻如蜻蜓点水一般,只是唇碰了唇,比他们当年的第一次接触要纯情得多。茨木却不是当初那样什么都不懂的山林野鬼了,他摸了摸方才被亲过的地方,轻声道:“原来你希望我长大一些呀,还是你希望我是女人,挚友?”


  他学会了新的称呼,立刻就用上了。

  

  “何以见得?”酒吞倒是没想到茨木会这么问,以前他也有想过,要是茨木是女人的话会怎样?想了半天得出的结论就是他或许是男女都可以喜欢的双性恋,又或者是男女都不喜欢,只喜欢茨木的那种茨木性恋——不论如何也想不出他不会喜欢茨木的理由。

  

  这边茨木想的可比他单纯的多了,被酒吞问了就飞快地回答:“男人和女人才亲嘴巴。”

  

  酒吞想他这些年和人类接触的多了,人类的那些事他多少也懂了一点,但懂了多少,有没有曲解,这可不是他想得到的了。


  “看来你去买酒的时候见多了这么做的男女吧?”酒吞敲了敲茨木的头顶,又说,“谁告诉过你两个男人之间不能这么做吗?”


  “那倒是没有。”茨木颇为认真地回忆了一把,随后道,“但是这里又没有女人,挚友想要亲吻的话对象也只有我,把我当女的来亲也不是不可以。”

  

  “你当我瞎了么,分不清你是男是——”这句话未说完酒吞便愣住了,那个高度还不及他肩膀的茨木忽然变了模样出现在他面前。

  

  眼前的小鬼变化作二八少女的模样,身上仍旧穿着茨木的衣服,脚踝上的金铃发出细小的撞击声,虽然身段变了,但这分明就是茨木本人。

  

  茨木抱住了酒吞,在他耳边细语:“你还要亲我吗?这样感觉会不会更好一点?”

  

  酒吞对于茨木的变化之术完全是惊讶占了上风,并无半点欣喜,等到他将这事和茨木买酒稍稍一结合,那点惊讶就迅速转化成了气恼。


  “你就是变成这样去买酒的?变成这样……和别人……”他不敢细想下去,手无意识地抬上,从茨木的脸颊开始一直往下摸,胸部是属于少女的圆润弹性,他却半点心驰神往的意思都没有,平淡地仿佛在审视某件物品,经过那一段之后就继续向下,往下的腰部也十分纤弱,没有肌肉的感觉,是完完全全属于少女的腰线,一直摸到双腿之间,酒吞才忍不住地发出一声笑:“女人可不是这样的。”


  茨木立刻反驳道:“女人就是这样的!”


  酒吞也不与他争辩,看着对方那认真的模样忍住不笑就已经十分辛苦了。不久之前他的脑子里冒出过许多肮脏下流的想法,现在统统烟消云散。回过神来他还觉得自己那些想法着实可笑,毕竟是噬人的恶鬼,哪里会被人轻易欺负了去?


  “嗯……我想想,你就是变成这样去买酒吗?”他细细地想象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又忍不住笑出声,“好一出仙人跳。”

  

  “你不许笑了!”说话间茨木又化作了男身,个子比之前那副小孩儿的模样长了不少,想来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


  “你明明就长了个子,怎么还拿一副小孩子的模样来骗我?你说说看,这又该怎么算?”他抬手摸到茨木头上的角,原本只是短小的一截尖角长了不少,能看出点鹿角的影子来,颜色却像是被鲜血浸透了一般的红。


  “我怕我长了个子你就要我离开。”茨木说到这里,露出了些许委屈的表情,“那只鹿不就是这样,先是养着它准备宰来吃的,结果养着养着发觉它怀了孕,你又没那个心了,给它养好了腿伤就放走它。后来那只鹿生了小鹿,带着小鹿回来找你,你看那几只小鹿可爱,又养了它们一阵,一直到鹿长大了,讨你嫌弃了,你又将它们关在门外,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拿饼子喂它们了。”


  茨木一口气说了一大段,酒吞之前从未听他如此多话过。他说的那件事也算事实,只是后来他将那群鹿拒之门外的原因才不是因为鹿长大了不讨他喜欢,而是那母鹿带着小鹿来讨食之后,大有要将整个鹿群都迎来这边的意思,他不是什么动物爱好者,喂鹿也不过是觉得好玩,实在是吃不消日日都来骚扰的动物,最后索性把院内的大门一关,没想到落得自己清净的同时也叫茨木误解了些什么。


  “你做什么将自己和畜生来比?”


  茨木如今已是少年的面目,和酒吞初见他的时候差不离多少,看着这样的茨木他只觉得目眩神迷,仿佛昔日迷恋过的人又回来了似的。


  “我只会更爱惜你,哪里会赶你走。”酒吞说话间将茨木拉到身侧,抱住了他,“我就权当你答应了我不会离开吧,至于你怎么处置我,那种事就随你高兴吧。”


  


tbc


评论(44)
热度(196)
  1. 本多二赞鲜肉包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麻利麻利哄哄哄
    M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