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父

  *茨酒only

  *十分短小

  *没有什么逻辑的男男生子

  *茨木当爹,父爱,tan90°


  ***

  桃花妖道:“当是有孕了。”

  酒吞童子面上波澜不起,对此不过皱了皱眉,向她又确认了一遍:“你确定吗?”

  结果自然是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妖鬼之中男身产子并不多见,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先例,只是这事情摊到大江山鬼王的身上还是头一遭。鬼王毕竟是鬼王,得了这个消息似乎也没多大触动,平静地接受了这件事,还向桃花妖讨教了几番孕期的注意事项。

  “您难道是打算要生下来吗?”

  对此酒吞童子毫不避讳,答曰:“怎么?难道不行吗?”

  酒吞童子的名号无妖不知、无鬼不晓,和他好战的性格与强大的实力一起被宣扬出去的还有他和茨木童子的那档子破事。

  大江山附近的妖鬼们都知道鬼王酒吞童子曾经痴恋过一个女子而不得,也知道他被一名男妖纠缠得几乎无处可避,他曾为了女子到处买醉,而那个痴缠他的男妖也追着他四处奔走,一刻不曾停歇。他们只知道酒吞童子的事,却不知道纠缠酒吞童子的男妖是何人物,只因那妖的脾气实在暴烈,见过他的妖十者中九死一伤,那妖的名字大多和咽了气的小妖一起下了火狱,这才没什么名气。

  “什么事都无损挚友的霸气!”酒吞童子回到了大江山里的鬼殿,向茨木童子说了这件事之后换得的便是这句话。

  茨木童子便是缠着鬼王的那名男妖了。他穿一身红白的衣服,身上披了银甲,看上去比酒吞童子高大一些,一张脸倒是生得秀美,没有半点“脾气不好”的样子。

  “我说。”酒吞童子倒了一碟酒递给他,“你到底知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挚友怀孕了。”茨木童子答道。

  “还不是你干的好事。”酒吞童子睨了他一眼,也不继续说了,靠在王的座椅上兀自饮酒。

  茨木童子半天得不到回复,有些急了,便凑到鬼王跟前,道:“和我们做的那件事有关?”

  王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回应给他,只说:“难道还和别的事别的人有关?”

  那件事自然就是指床上的那件事。酒吞童子本是喜好女人的妖怪,偏偏为了他茨木童子转了性,做的还是为下的那一方,这其中曲折暂且按下不表,总而言之,现在的他们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天生一对,并无其他不干不净的感情纠葛。

  茨木童子的妖龄算不得太短,但遇上此事倒是初次,并没有什么应对的经验,现下他仍有些糊里糊涂的,似乎没搞清楚这事情和他本人的联系,过了半晌也只是问:“那挚友打算怎么办?”

  “这日子也过得着实无聊了些。”王并不正面回答,只是反问他,“你就不好奇这东西出来会是个什么样子?”

  言下之意竟是要诞下子嗣的意思了。自打他和茨木在一起之后,仿佛就失去了身为男妖的某种底线,屁股被肏开了不说,现在竟然连生孩子这种事都能面不改色地说出口,完全不觉得有哪里不妥的样子。

  “挚友的孩子……”茨木童子跪在王的脚边,将头枕在对方膝上,余下的一只鬼手摸过仍然平坦的王的腹部,“这里面装着挚友的孩子吗?”

  “是我们的孩子。”王纠正道。

  茨木却很难理解“我们的孩子”是个什么东西,那装在他的挚友的肚子里的东西,如何与他本人产生联系呢?

  “是你我妖力的集合。”王又说,“是这世上最强的两只鬼结合而得的孩子,它出生之后也将成为最强的存在,可能会超越巅峰吧……”

  那一刻原本是平静而祥和的,酒吞童子略略想一下孩子出生之后的情形,甚至有些心潮澎湃,却不想这句话触到了茨木童子的怒点。

  “不可以!挚友你才是这世间的巅峰!”他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战斗的欲望几乎快要满溢出来了,“等它出来之后我就要打败它,证明挚友才是最强的!”

  这番话让鬼王颇有些哭笑不得,他笑了半天之后与茨木碰了碰酒碟,饮下一口美酒之后才说:“那便等到它长大了之后再试试罢。”

后续就是,孩子一出生就面临着随时随地被地狱之手ko的生命危险,在酒吞的维护下艰难成长,因为酒吞也是看戏的模式,想看看这个小东西能有多厉害,所以平时对他的训练也是魔鬼式的。

总之这个孩子真的巨倒霉,好不容易长成了有点本事的妖怪之后就迅速离家出走了,并不想和两个不正常的爹有什么关系

茨木对这个小孩的认识就是:挚友的孩子→可能会取代挚友的障碍(想宰了)→长得和我很像的妖怪(洗脑他变成吞吹)

最后那孩子消失掉了,茨木为此长舒一口气,自此之后挚友又是他一个人了!

什么,你说父爱?当然是tan90°啦!

  茨酒  
评论(16)
热度(242)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