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23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

  

  鬼市每逢新月开放,聚集了方圆百里各式各样的妖魔鬼怪,像人类一样进行交易。金银在这里算是通用的货币,但真正珍贵的物什并不不计价,多数是以物换物。

  酒吞童子来到鬼市的目的并非为了交易,而是为了躲清静。前些日子他与别个地方的妖怪结下了梁子,这段时间前来寻仇挑衅的小妖不胜枚举,搅得他片刻不得安宁。

  此处汇集了如此多暴戾阴狠的鬼怪,治安却相当不错。只因这“鬼市”实际上是大妖用妖力凝出的幻境,进入这幻境内的妖怪都需加上限制,若是武斗起来,便会因为那限制的原因被逐出鬼市,而被驱逐出去的人,大多会被扔到三途川边,成为彼岸花脚边的花泥。

  正是由于这层限制,鬼市的环境和谐得不像是一群聚集的妖魔鬼怪,而酒吞童子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会大摇大摆地踏进鬼市,在鬼市的酒肆里恣意痛饮一番。

  “伊吹童子年岁越大,模样就越发美丽动人。相传她是整个丹波国最美的女人,无数的男人为她献上一切,金银宝物、但伊吹童子却无动于衷,甚至将那些礼物全数烧毁了。”

  酒肆偏居一隅,聚集在此处的妖怪却不少,多数都是些性情温和爱好八卦的小妖怪。此刻的天邪鬼绿正捧着本书,向周围不识字的妖怪诵读书中内容,大约是声线的缘故,原本正经的内容被念出来时有种黏糊糊的猥琐感。

  “就是这样一位不愿随意托付心事的佳人,谁都没想到她会对鬼子生出情愫……想来或许是因为鬼子器物甚伟的缘故……”

  看来这本就不是什么正经书。

  酒吞童子有半月余不曾坐下来痛痛快快地畅饮一番了。半个多月前他截下了一车装有美酒的贡品,没想到就因为这几滴酒,此后上门寻衅的妖鬼就如过江之鲫一般。

  他天性放纵又随和,脾气也算不得很坏,对于找上门来的喽啰们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就如同驱赶蚊蝇一般,并不对它们赶尽杀绝。于是半月之后,酒吞童子的名字就在妖鬼之中流传开来,不少先前与他毫无过节的妖怪也上门挑衅,似乎打败了他酒吞童子,或者与酒吞童子打上一场,就能扬名立万似的。

  早知会成就如今的麻烦,他当时也根本不会去贪饮那几滴酒。

  酒吞童子举起了他那硕大的鬼葫芦,从那里面倒出血色的酒液。这世上多数的酒,都比不过他这鬼葫芦里酿出的“神酒”,酒吞童子品了一口。

  天邪鬼绿诵读黄书的声音于他来说就如同周围的杂音一般,没有在他脑中留下任何印记,他独酌独饮,并不为外界的一切所影响,但不远处传来的金铃脆响却打破了他的无我之境。

  说是被那铃声吸引,倒不如说是被那强烈的妖气所吸引了,这鬼市里的妖鬼众多,却没有任何一个有那样强大的力量,本着对强者的好奇之心,酒吞童子的尖耳抖动了一下,随即睁开了眼去寻找这铃声的来源。

  是个男的,穿一身铠甲,身形高大。一头白发之间窜出对赤红的角,脸皮白净,面孔生得比多数人类都要俊俏,只可惜配着一对黑巩金瞳,纵使面目姣好也只觉森冷。

  这合该是个鬼见愁的主,脚踝上却戴着个女人才用的铃铛,除了会多余的铃声之外简直一无是处,也不知这家伙是怎么想的。

  或许是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吧,并不在乎这容易暴露踪迹的铃声。酒吞童子收回了视线。

  “伊吹童子嘤咛一声,因是初通人事,鬼的那物又似个棒槌般又粗又长,进入时竟只觉得痛苦。”

  那边读的黄书已进行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周围的一众小鬼们不会说话又识不得字,只好会拍屁股的拍屁股,不会拍屁股的也跳上皮鼓,打出一段咚咚哒哒的噪音,似乎在说“妙啊妙”。

  “啊……夫君……请……”这一句尚未读完,鬼绿手中的书便燃起了黑焰,吓得它赶紧甩手,那书就落在地上,被黑焰烧得干干净净,连纸灰都没留下一星半点。

  它惋惜地看着书落地的地方,半晌后才发现周遭安静的不正常,才抬起头就见到有个面色不善的白发大妖站在了它面前。

  “你从哪里拿到的书,胡编乱造,写得糟糕透顶!”

  他语气很是不善,若非这里是鬼市不能轻易动武,恐怕鬼绿现在早就不在人世了。在场的小妖们都知道这是个极为厉害的妖怪,却无一人知道他的名字,造成这样的原因一般有两个,一是这妖离群索居,并不与他人接触,二是这妖凶残无比,见过他的人都死得干干净净,自然无人宣扬他的名字。他身上有很重的血腥味,裤腿和衣摆破烂脏污得看不出原来的样子,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鬼绿自然不傻,知道这不是好想与的主,颤声答道:“是小的从书翁手里换来的!”

  像这样的书还有不少,光是伊吹童子系列就有不下十余本,只是还等不及将那些胡编乱造的书的名字一一报上,原先盯着他的大妖便越过他,看向了他身后的人。

  一个红发的男人,头发高高地束起,因为妖气的缘故违反重力地漂浮在空中。他身上穿的衣服很少,铠甲也仅仅是像装饰那般随意戴了几个部件,精壮的上身大部都裸露在外,想来也是对自己的实力极为自负,不屑将自己武装起来。

  他虽然和做人时的模样想去甚远,但五官依旧,甚至连身上那力量的波动都变化不大。

  茨木童子原先满是阴鸷的脸上换了个表情。他先是嗫喏了一下,随后又同如梦初醒一般,对酒吞童子所在的方向喊道:“挚友……?”

  “哪个是你挚友?”

  酒吞童子却根本不认识眼前的大妖。

评论(36)
热度(150)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