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24

印调链接及1-24汇总请戳:https://m.weibo.cn/1964693904/4149788062716084


***


  “挚友!越后寺大火之后,我到处都找不到你……”他拨开挡路的小鬼们,脚上的铃铛叮叮当当地响成了一串,几步就走到了酒吞童子面前,“原来、原来你是化鬼了么?”


  眼见着对方已走到了跟前,酒吞童子却只觉得莫名,他从未见过对方,又何来“挚友”的说法?


  “哪个是你挚友?”


  见酒吞童子这般反应,茨木童子也并不诧异,他自己也是生人化鬼,对此十分了解,便道:“一旦堕入鬼道,为人时的种种都作烟云散去,所以挚友才对吾全无印象,但不论如何,吾依然将你视作我唯一的挚友!”


  他一段话说到后边,情绪不由自主地激动起来,音量拔高了几分,显得十分真诚。


  酒吞童子并不买他的帐,被挚友长挚友短地喊了半天,反倒是觉得有些烦躁。


  “不错,本大爷的确是在越后寺醒来。”他道,“你自己也说,化鬼之后前尘皆忘,你与你挚友的那些事和本大爷已经毫无瓜葛了!”


  这样一个强大的大妖怪竟然会与孱弱的人类有所瓜葛,光是这个认识就让酒吞童子对他的印象大打折扣——强者只会追寻强者,纵使是眷顾弱者也该有个限度。


  “不论挚友变成何种模样,吾都不会放弃挚友!自从越后寺大火之后,吾一直在寻找挚友踪迹……”


  这句话尚未说完,二人便察觉到一丝异样。


  茨木童子适时收声,酒吞童子也心神领会,他往后退开一步,几乎与此同时,一道寒光携着劲风擦过他鼻骨。


  “讨死!”茨木童子徒手截住了偷袭的箭矢,一反手将箭矢往来处掷去。此箭来势平平,去时却似有雷霆万钧之力,裹挟着不详的黑焰,顷刻点燃了远处刺客躲藏的房屋。


  木质的屋子被黑焰灼烤得噼啪作响,里面还不断传出扭曲的鬼嚎声,想必是偷袭者未料到这反击如此迅猛,来不及逃脱便被困于火中。他犹觉不足,脚掌一抬,踝上金铃抖了抖,正要迈步的时候却被酒吞童子拦住了。


  “挚友!让我来解决此事吧!所有敢伤你的人都得死!”


  “闭嘴,你我不过初见,本大爷的事不用陌生人操心。”酒吞童子长臂一展,拦住茨木去路,另一只手轻轻擦过鼻梁。那处仅仅被气流擦过,并无损伤,但却是这二十多日来最接近的他的一次。


  他对自己的实力极为自信,若非身处鬼市放松了警惕,这一支暗箭恐怕连他的衣料都碰不着。而鬼市禁武斗,为何还会有人敢暗放冷箭?


  他稍有头绪,便听一声音道:“酒吞童子!得罪了老大不说,竟然还敢大摇大摆地进到老大的地盘,怕是嫌命太长!”

  

  原来献酒的妖怪领主就是此间主人!酒吞童子低低一呿,架起鬼葫芦挡下正面射来的三支铁箭。

  

  “今日就要将你大卸八块!”


  弓箭之后藏的就是三名短刀刺客,这三匹妖怪身手迅捷,乘着酒吞挡箭的功夫就从三面进攻,瞬间成了包围之势。而远处弓箭手已蓄势待发,亟待其再露破绽之时连射数箭。

  

  茨木童子急道:“挚友!我来助你!”


  可怖的鬼气凝成黑焰,那龟缩在远处放箭的三名射手顷刻被点燃,在火焰中发出刺耳的惨叫。


  “无需你多事!”酒吞童子并不领情,反倒觉得这是自己被对方小看了实力,故而十分不爽,他挥动鬼葫芦,原地旋转半周,将那三名近身的刺客击出半步,口中道,“闪开!”


  话一出口,他便闪身退出了包围,鬼葫芦顺势一挥,正中茨木童子腹部。


  因对其毫不设防,茨木童子被这一下打退了数米,再抬眼观战时,酒吞童子已和新出现的敌人缠斗起来。


  在场的小妖早就在茨木投出黑焰之时散了个干净,而今他们身侧少说有二十几名妖怪,全是针对酒吞童子而来。


  “先砍你的头!”


  这无名之鬼如此说道,抬手却直攻下盘。酒吞童子轻蔑一笑,闪身避开,将鬼葫芦往下一放,另一手精准地抓住那鬼的脖子,将它像沙袋似地拎起,挡住身边攻击。


  不出几回,那鬼已被诸多刀剑捅得如筛子一般,酒吞童子却是纤毫未损。他只躲避,并不还手,如同游戏玩乐一般游刃有余,但由于手上的力气使得过分了些,那鬼的脖子已被他捏断,使得那无名鬼的头与身体折成了个奇怪的角度,失去了支持的头颅随着酒吞的动作随意转动着。


  “不要慌!他不过是强弩之末!”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众妖鬼霎时上下一心,刀戟剑斧齐上,眼看着就要将“大卸八块”这四个字做实。酒吞童子却丝毫不惧,他甩起手中那鬼身体,聚力之大,竟将围攻者的武器尽数扫落,把众妖鬼屏退到十步开外。


  而那无名鬼的身体经不住如此大的力气,头与身子在甩动的时候分离,身子落到几十步之外,头颅则撞到与之方向相反的墙壁上,摔得稀烂。


  “没想到倒是你的脑袋先搬家。”他看向那堆血肉模糊的烂肉,不咸不淡地说了句。


  其实那鬼早已断气,此时再谈它人首分离,已经毫无意义。或许他是将那句“先砍你头”听了进去,才会作此评价吧。


  “快走!他入幻境前被加了限制!此番与我们大动干戈,马上就要被幻境扔去彼岸花海!让他进那鬼墟与死人花缠斗去罢!”


  酒吞童子睨了一眼出声的妖怪,反问道:“谁准你们走?”他周身鬼气四溢,顷刻间化作实质的毒瘴,将周围的一切都包裹起来。


  他力量强悍无比,光是释放鬼气时的威压便能震慑四方,而此刻凝成了实质剧毒瘴气一出,叫在场的众妖连逃走的步子都迈不开,力量稍弱的那些连屏息都不管用,裸露在外的皮肤如受了热的蜡烛一般融化了。


  一时间周围毒瘴密布,皮肉融化的恶臭混合着妖鬼的凄厉喊叫,瞬间让此处成处呈现出地狱之景。


  “这无比霸道的力量!原来这才是挚友真正的样子!”


  一边的茨木童子倒是丝毫未受影响。自被酒吞斥退之后,他就一直在旁观战,酒吞童子的强悍的姿态尽入他眼中。他天生一副好战嗜血的性子,之前在越后寺时稍有收敛,但越后寺大火之后,失去了伊吹童子的制约,他成了四处厮杀,乃是名副其实的战鬼。


  “挚友!现在的我无比想与你一战!请满足我那嗜战的心吧!”


  寻到故人的喜悦与昂扬的战意充斥了他的心,他表现的尤为亢奋,黑金的眼里几乎写满了期待二字。


  酒吞童子对此兴趣缺缺,只道:“本大爷不是你挚友,对和你打架也毫无兴趣,收起你那颗心滚远点。”


  他喉间有些发痒,先前勾起的酒兴尚未满足便被打搅了,此刻的他解决完了这些小喽啰,十分希望能找个清静地方好好喝顿酒,但偏偏最麻烦的茨木童子还在一边,叫他非常不快。


  “你还不走?”见茨木童子毫无离开的意思,他拽起地上的鬼葫芦,准备自己离开。


  茨木童子立刻跟上,口中道:“吾好不容易寻到挚友,自然要寸步不离地跟在你身边!何况如今的我已经见识到挚友战斗的风采,内心的战意无法平息,更加难以离开挚友了!”


  茨木童子的声音其实十分好听,不听内容也能叫人欣赏上三天三夜,但酒吞童子显然毫无欣赏的念头。


  “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都说了本大爷不是你挚友了!”他回过身,对茨木童子道,“你在本大爷眼中不过是个不知名号的恶鬼,哪里有资格称‘友’?”


  “原来如此。”茨木童子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道,“不错,挚友前尘皆忘,过去的话自然算不得数。”


  酒吞童子以为他终于想开了,却又听他说:“但如今的挚友也深深地吸引着吾,即使不能以‘挚友’的身份跟随……至少让吾以臣子的身份,追随我心目中的王!”


  这发言的走向越来越奇怪了。


  为了让对方闭嘴,他当然可以抬起葫芦和这家伙打上一架,但就目前的架势来看,他这么做的话对解决麻烦没有任何好处。这家伙估计还会一脸兴奋地和自己干架吧?光是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头痛。


  酒吞童子想他当时不过多看了两眼眼前的大妖,结果就让小麻烦不断的自己摊上了更大的麻烦。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被一只狮子缠上总比被一大群苍蝇盯着要好点?酒吞童子瞧着茨木神采飞扬的样子,心想着或许可以利用这个大麻烦摆脱小麻烦。


  “这世间万物,六道众生,都需要一个王来统治,而妖界弱肉强食,卑微的弱者唯有在王的脚下才能苟延残喘……”那边茨木童子见酒吞童子没有反驳自己,竟然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我的王,酒吞童子正是这妖界所需要的统领!你实力强悍,头脑却冷静得可怕,面对吾的邀约却丝毫不为所动……”


  听着这充满感染力的发言,酒吞童子相信这家伙的脑子其实没什么问题,只不过特别的固执,固执到能无视一切违背他想法的话。


  就算说再多也会被这家伙当耳旁风的,酒吞童子无可奈何地想着,就算他注定要被某个妖怪缠上,他也希望那会是个女妖,他一个仪表堂堂的男妖,怎么就被这个家伙给缠住了呢。


  “喂,你先等等。”他打断了茨木的发言,“说了这么多,本大爷可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为这句话的潜台词而动容,茨木童子露出了欣快的表情,他道:“王是认可吾了么!吾明茨木童子,为了助王登上妖界的顶点而追随左右。”


  “漂亮话就不用再说了。”酒吞童子提起鬼葫芦往毒瘴外走,他边走边道,“本大爷最近被一群苍蝇缠上了,你现在就负责赶走那些苍蝇,好让本大爷一个人好好喝一顿酒。”


  茨木童子跟在他身后,回:“这点小事不用王的吩咐,吾自会替王解决。”


  王这种称呼听着可真够别扭的,酒吞童子对称王称霸毫无兴趣,人生最大的乐趣只在他手中提的葫芦中,除此之外,战斗也好、女人也罢,统统都是可以靠边站的东西。


  “王这种称呼就免了吧,随你想叫什么,反正本大爷不会承认就是了。”


  比起“王”,酒吞童子还是觉得“挚友”听上去正常一点,不过可以选择的话,他还是希望茨木童子叫他的名字更好。


  “吾会努力获得挚友的认可!终有一日会让挚友也认可吾!”


  酒吞童子看了眼身旁目光灼灼的茨木童子,得了吧,指望这个家伙正常一点根本就不现实。


  这周围的毒瘴范围并不广,在踏过满地尸块之后,他们没几步就走出了毒瘴。但毒瘴之外的景象却叫两人都吃了一惊。


  他们哪里还在什么鬼市,眼前满目都是血色花朵,在微风之中微微摇曳,边境之宽广,竟然叫目力极强的他们一眼都看不到尽头。


  “彼岸花海?!”茨木童子似乎并不知晓鬼市的事,“我们先前不还在鬼市么?”


  酒吞童子扫了眼身旁的人,道:“看来鬼市主人和这里渊源颇深,不过,现在可没时间给你诧异了。”


  “本大爷想喝酒了,你快把这一片的死人花解决掉,别让本大爷等太久了。”他说罢,竟然原地坐定下来。


  周围的花朵并非是完全无害的,看似柔软纤细的花瓣实则暗藏杀机,底下连接的花茎犹如活物一般活动起来,催动着锋利的花瓣朝两人袭来。


  茨木童子笑道:“挚友,就让吾尽些微薄之力吧!”


  


评论(15)
热度(144)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