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25

前文链接:1-24


***


  茨木童子笑道:“挚友,就让吾尽些微薄之力吧!”


  他说自己这是“微薄之力”,实则却不然,鬼气凝出的黑焰几乎能燃尽一切有形之物,乃是极为霸道的力量。彼时他又双手俱全,动作更是灵便,将酒吞童子护在一方天地之间,而距离其几步之外的地方,接天花海已化作一片火海。


  “哎呀?”


  正是黑焰冲天之时,却听到一声轻呼。寻声看去,便见有一曼妙女子分开火焰,自火海之中缓缓步出。她所过之处焰光皆暗,彼岸红花破土而出,似乎比先前未经淬炼之时更艳三分,待她走到二人面前,周围已是一副红花胜火的光景。


  “两位何事来打搅呀?”


  茨木童子并非莽汉,自然一眼就觉察出这女人和之前的那些乌合之众截然不同。他神色一凛,几乎是出自本能地看了眼身后的酒吞童子。


  “你与鬼市主人交好,对此应该心知肚明吧?”酒吞童子并不起身,他呷一口酒,才道,“本大爷不过喝了他几口酒罢了,就为了这等小事追杀了本大爷近一个月,未免气量太小了些。”


  其实他被一波又一波地追杀,早已不是为了当初那一坛酒的事了。对方身为一方领主,派出几个手下意图教训他一番,却反被他几次三番地拂了面,内心早已恨得咬牙切齿,鬼市之事更是不惜代价,哪怕自损也要将他除之而后快。


  “哎呀呀,这真是误会我了。我日日守着这片花海,哪里知道外面的事?”彼岸花半掩着面道,“那个什么鬼市的,不过是合作关系,妖怪之间,哪里有所谓‘交好’的情谊。”


  茨木童子见这女人的言论,不禁开口:“不过是你临时想出的托词吧?”


  这女人虽然厉害,但也不到能完全压制他的地步,两人一对一动起手来都未必讨得到好处,更何况除了他之外还有酒吞童子,两对一的情况下,她的胜算更小。


  “半真半假又如何,我等妖怪还要遵循人类那一套么?”彼岸花自是因为见到这两者并非孱弱小妖才变了态度,她与两者并无仇怨,没必要携上身家性命与两人死斗,但虽如此,倒是还能争一争口舌之力,“倒是你,一口一个‘挚友’叫的情真意切,难道真的对对方讲情谊吗?”


  “吾对挚友自然句句是真!”茨木童子怒目相视。


  “呵呵,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觊觎‘挚友’的力量,想以此为由接近他,乘其不备,连皮带骨地吃下肚呢……”说罢,彼岸花又低低一笑,看向酒吞童子,“你可要小心哦……”


  酒吞童子只睨了一眼对方,并不理会,只是站起身,收起鬼葫芦,掸去尘土准备离去。


  “真是狂妄的家伙,我可是忠告哦……除了自己,谁都不可信呐……”


  回答她的却只是酒吞童子离去的背影。


  “挚友!”茨木童子见状,也迈步跟了上去。


  彼岸花在他们身后轻笑。“我所说的话,当然也不可信啦。”她低语道,“不如你亲自解决吧?”


  那边没有回应,但没一会儿功夫,渐行渐远的酒吞与茨木二者就又遇到了新麻烦。


  来自地底的震动叫尚未走出三途川的两人不得不停下脚步。


  脚下的土地先是龟裂,随后那裂纹越来越大,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从地下接近。果不出他们所料,片刻不到,二人身前便钻出了一只巨大无比的土蜘蛛挡住去路。


  鬼市也就算了,走出彼岸花海之后,冥府便是阎魔的地盘,难道那鬼市的主人神通广大到拉拢了整个冥府,敢直接在这里与他们动干戈?


  酒吞童子目视前方的怪物,表情少有地凝重了起来。


  大妖之间的争斗往往破坏力极强,说是天崩地裂也不为过。未免惹出不好收拾的乱子,到了那种程度的妖鬼之间反倒不会轻易动武,即使是好斗的茨木童子,遇见实力相当的对手也会细细考量一番争斗的地点——反正地府绝不是个好地方。


  敢将土蜘蛛派遣到这种地方来,说明对方不是不畏惧地府之主,就是有能将他们一击秒杀的自信!


  不论哪一种可能都是酒吞童子愿意相信的。他思量之间,身边的茨木童子竟然已蓄势待发,准备动手了!


  “挚友,吾这就将这东西解决掉!”他一边说,硕大的鬼手之间已凝出黑焰来,这火焰与先前灼烤刺客、火烧花海的都不同,而是被刻意压缩在一起,几乎成了个球的形状,绝非之前那种无拘束的形态。


  酒吞童子想的那些或许他也考虑到,但先前被彼岸花所激,此刻的他恨不得立马向酒吞表明忠心,而眼前正是他表现的大好机会,他自然不会错过。


  “茨木童子!慢着!”酒吞童子想提醒他“小心有诈”,但这四个字还没出口,茨木手中的黑焰已被掷出!


  黑焰已出,几乎刹那间命中土蜘蛛的腹部!


  若按常理来说,茨木童子全力一击放的黑焰应该有足够的破坏力能够穿过这怪物的腹部,打得它肠穿肚烂,可这怪物的肚子不知有什么关窍,黑焰竟碎成数片,反向他们袭来!


  纵使是酒吞童子也未曾料到会有这么一出。“笨蛋!”他忍不住怒骂一声,全力向外避开,未免自己也被波及,但这被压成球形的黑焰碎开之后体积扩大了百十来倍,杀伤力更是深不可测,即使是他也难以全身而退。


  那边茨木童子的遭遇也同他差不多,或许本人比他更惊讶现在的状况。


  电光石火之间,两人都已退无可退,可怖的黑焰袭上两人身体,黑色的火光叫冥府的天空都为止暗淡。


  “哎呀哎呀,我早就提醒过,太自负可不好哦。”彼岸花一副隔岸观火的姿态,她并不靠近,只评论道,“‘那个’还真是厉害呢,该怎么说,‘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是因为我说了要出本所以各位不担心我坑了吗……不要这样,小心心和小蓝手还有留言我还是需要的呀!

评论(16)
热度(124)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