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26

前文链接:1-2425


***


  周围是一片黑暗。


  酒吞童子醒了醒惺忪的双眼,再睁眼时,便见到一双金灿灿的眼睛凑到了自己面前。


  “挚友!你终于醒来了!”茨木童子压低了声音,但也丝毫不掩欣喜。


  他们先前在对上土蜘蛛的时候,因为一时大意中了招,被火焰吞没,还吸入了大量炎气,十分丢份地晕了过去。


  “居然还活着,看来我们运气还算不错。”酒吞童子从地上坐起,伸手去摸鬼葫芦却扑了个空,“不过,现在的处境也没好到哪里去。”


  武器被夺,身上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妖力,还被关在这黑暗的洞穴里……他看了眼身边的茨木童子,这家伙也和他是一样的境况。


  “挚友,这里看守并不严密,要逃出去并不困难,但……”


  但就这么逃出去的话,未免太丢脸了。他们两个都是实力卓越的大妖,即使手无寸铁,妖力被封,肉体力量也十分强悍。捉住他们的人显然是修为不到家的蠢蛋,不知道大妖何以被称为大妖,自以为这样封锁妖力的把戏就可以控制住他们,大意到在看守方面都未再增加人手。


  “逃?”酒吞童子对这个用词颇为不满,“像丧家犬一样从这里逃走吗?”


  “不,挚友,离开这里只是第一步。吾当然要让对方付出代价,替挚友彻底解决掉这个麻烦!”


  此处光线极暗,即使是目力良好的妖怪也要花一段时间去适应。酒吞童子这时候才发觉茨木身上的铠甲已尽数碎裂,身上的衣服更是破烂得不成样子,而他活动的时候,脚踝上的铃铛也再未发出过声响,想必那铃铛也在烈焰之中损坏了。


  “漂亮话留着以后再说吧,你受的伤似乎更加严重?”酒吞童子状似无意地询问。他倒不是多么关心茨木童子的伤势,只是这种蹊跷的事让他有了某个猜想,鬼市的主人,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会是“镜姬”吗?


  茨木童子也并不认为这是酒吞的关心,只当对方现在是想要叫自己开路,便答:“吾并无大碍,纵使挚友让吾现在就杀出重围,也无甚关系!”


  “杀出重围?直捣那家伙的老巢?然后又被自己的黑焰打一次?”


  “吾……”茨木童子脸上垮了下来,道,“不过是‘镜姬’这等下作妖怪,只消找出她的云海镜并摔破,那就不足为患了。”


  “你果然也想到了,但你怎么知道她将那镜子藏在何处?”


  “那就让她的属下为我们带路,吾自会想办法。”茨木童子道,“反正,若不是吾贸然进攻,挚友也不会被吾波及……此事因吾而起,自然由吾了结。”


  酒吞童子看他一眼,心道这件事情本来就和他无关,如果不是他半途出现与自己攀什么“挚友”的,如今在这里的恐怕只有自己一人。


  “本就是本大爷自己惹上的麻烦,你何必往自己身上揽?”酒吞童子往后一倚,靠在墙上,不再说话了。


  “吾……吾……”他支吾了一会儿,才道,“不论如何,吾既然已经决定追随挚友,当然要为挚友分忧解难。”


  “分忧解难?好啊,你就替本大爷把镜姬捉来。”酒吞童子似乎乐见茨木愿替他解决此事,他少见地露出了个略显狰狞的笑,“纠缠了本大爷这么久,这次就要她一次还清!”


  ***


  关押酒吞、茨木二人的地方是土蜘蛛的地下洞穴,大大小小的洞穴之间由道路串起,形成了巨大的地下宫殿,若没有熟悉地形的人带路,仅凭自己的能力很难走出去。因此,这里的看守只有寥寥数名,它们大概以为妖力被封印的两人掀不出什么风浪,除了换班的时候会来巡视一番,其余时间大多都守在靠近地面且富含光线的地方。


  “听说老大抓住了两只厉害的大妖怪!”


  “没错!就是厉害的大妖怪又怎样!还不是被老大封住了力量,在地牢里任我等宰割!”


  “是是,我们这些小妖平时对他们卑躬屈膝,要不是跟随了老大——”这看守说到这里,见对面的两名同伴呆愣着看着自己身后,话未说完便不自觉地停下了。


  “他、他他他他他、他逃出来了!”


  那看守僵硬地转头,果真看到茨木童子站在不远处一块凸起的石板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


  “你说‘逃’出来?”茨木童子道,“仅凭那种破烂似的牢房也想要困住吾吗?对付你们这种小角色,还需要用‘逃’的吗?”


  他神色冷酷,配上同样冷淡的声音,哪怕衣着褴褛也显得很有威严。三名看守心中忐忑,似乎在计算自己对上这妖的胜算。


  “你妖力被封,现下和我等小妖并无分别!还摆什么大妖架子!今日我三人就替老大先解决了你!”


  他一边说,一边掏出武器准备进攻,但与他的忠心耿耿不同,他的两名同伴似乎另有打算,并没有同他一道出手。


  这等杂鱼似的小妖的进攻自然不会被茨木童子放在眼里。他无法动用妖力,不过是不能够凝出黑焰罢了,但那可怖的鬼手又不是摆设,在他学会使用黑焰之前,不知用那鬼手沾染过多少血腥。


  胜负并无多少悬念。


  “气势不错。”茨木童子捏着方才那名看守的心脏,对剩下的两人道,“你们为何犹豫?为何不像他一样拿起武器朝我扑过来?”

  “你、你……究竟要做什么!?我们这些小妖根本不是你对手,你就算杀再多、杀再多又有什么意思!”


  “哦,原来如此。”茨木童子可怕的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些,“是因为害怕,所以不敢对动手。看来你们的忠诚也不过如此”


  “哈,妖怪之间,说什么忠诚?”


  “的确如此,妖怪之间,并无‘忠诚’可言,你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想要在这世间更好地活下去罢了。为此追随强者,为强者扫除障碍,说起来并没有值得怪罪的地方。”


  “你……你是想说……”


  见鱼已上钩,茨木童子便开始切入主题:“我等妖怪也不过是这世间的沧海一粟,世道向来都是弱肉强食,为了要活命,自然会选择跟随强者。”


  “但你现在追随的人,当真能够保你活命吗?”


  在茨木童子的面前,又有刚刚被挖了心的同伴佐证,这个问题的回答当然是否定的。


  “你是要我追随……追随你……”那名看守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不,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你们根本没办法对付镜姬,所以才想拉拢我们,你——”


  “没办法对付镜姬?我的挚友酒吞童子,就如同这混沌世界的灯塔一般,他不但实力超群,头脑也冷静的可怕,像他这样强大的妖怪,登上巅峰是迟早的事!如他一般的人物,若不是因为吾一时大意……他怎会对付不了镜姬?”


  “吾对你们说这些,不过是为日后挚友君临招兵买马,你们能为生存而向镜姬低头,为何不能转投别别处?”


  “你说得好听!难道真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他“话”字尚未出口,便觉喉间一甜,而腹部又传来剧痛,低头一看,便见到来自同伴的薙刀扎入了自己腹中,“你……你相……”


  “不错,我相信他!如此似锦前程,两个人共享未免不够,只好麻烦你做我投名状了!”


  眼见着同伴尸体缓缓倒下,留下满地血腥,这看守却丝毫没有触动,反倒神情激荡地朝茨木童子下跪,道:“大人,我已除掉碍事之人,今后转投酒吞童子麾下!不知大人又何吩咐?”


  茨木童子露出一个极罕见的笑容,回道:“现在么,当然是先去把镜姬的那面镜子砸了!”


  



评论(12)
热度(102)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