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27

前文链接:1-242526


***


  茨木童子领着那名看守回到了酒吞童子所在的那间牢房。


  此刻的酒吞童子失去了鬼葫芦,百无聊赖之下连酒也没得喝,一张脸早就阴沉得仿佛修罗一般,乍看之下似乎很有凶暴之鬼的样子。


  “挚友,我寻到领路人了!”


  酒吞童子闻言瞥了眼那看守,神情略略惊诧。事实上他根本不相信茨木童子能说动对方,即便再大意,看守地牢的人也应该是镜姬值得信赖的手下,哪里是几句话就能使其倒戈?


  “我该说你是巧舌如簧?”


  茨木童子道:“是挚友冷静睿智,叫人心悦诚服!”


  酒吞童子心说这和本大爷有什么关系,想了想却是没开口,只是站起身,整理身上的衣服。


  他身上的这件在炎气的冲击下也折损了不少,好在他穿衣向来十分随性,衣服破不破的也无甚关系,只要尚能遮蔽身体就足够。


  “本大爷先去找葫芦。”他有好一段时间没碰过酒了,滋味实在不好受,“一会儿会追上你们。”


  “挚友大可放心,甚至不用劳烦挚友出手,吾自会解决了镜姬!”


  “随你的便吧,但本大爷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酒吞童子懒洋洋地回应道,转眼已走向洞穴深处。


  茨木童子注视着他的背影,一直到他转入拐角,才对看守道:“去带路。”


  他自然不会指望那种阶级的小喽啰会知道镜姬将关乎性命的宝物藏在何处,但叫他指出镜姬本人在哪里倒不难。


  看守带他出了洞穴,洞穴之外是一片密林,树木的枝冠遮蔽了大部分光线,但出去的时候双眼依旧感觉到了些许不适。


  “我们老大……那个镜姬在鬼市开放之外的日子都躲在山中。”看守道,“从这里上山,沿途能看到运送矿石木材的小鬼,它们最近为了讨好镜姬,正在为她修筑宫殿。”


  茨木童子问:“她今日在山上么?”


  “正是!前些日子大殿落成,今日正要在大殿摆酒设宴,镜姬自然会到场。”


  难怪看守的人数如此之少,茨木童子瞥了眼那看守,回道:“可惜这样盛大的筵席却轮不到你去。”


  那看守还没听出他弦外之音,思绪还停留在前日自己被派来洞穴的事情,愤愤道:“同样是跟着出生入死的兄弟,摆酒设宴却将我打发去看门!实在可恶!”


  “今日之后,你便不会再遇到这种不公待遇。”


  “大人说得正是!我已转投酒吞童子大人麾下,此次除去镜姬也有我的功劳,您定然不会忘记我吧!”


  茨木童子用那双无情的眼睛看着他,说:“不错。”


  这眼神仿佛是在看将死之人,他打了个寒颤,再去看茨木童子时,便发觉那张漂亮的脸上被溅了血。


  “你……”待意识到这血迹的来源时,时间已太晚了些,那看守睁大了双眼,看着茨木童子手中鲜活跳动的心脏,说出了生命中最后的几个字,“出、出尔……反……”


  “哼。”茨木童子对此十分不屑,“妖鬼之间的确无信任可言,但吾也不会让一个背叛者追随挚友。”


  那看守气息断绝,唯有刚刚挖出的心脏还苟延残喘地轻微跳动着。他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将手中的肉块扔到尸体旁边,甩了甩鬼手上的血渍,便就着对方生前指的方向上了山。


  ***


  酒吞童子找到了他的鬼葫芦。


  东西藏得隐蔽,但他能感觉到它的气息。


  这葫芦原先只是装酒的普通容器,大概是用的久了,也沾染了他散发的鬼气,后来就成了个半个活物,底部长了张吓人的嘴不说,还要定期喂食,有时吃饱了甚至会打饱嗝。


  他把鬼葫芦拾起来,倒了口酒,干涸许久的喉咙终于被酒滋润了,这才不徐不快地朝洞穴外走。


  林中的风带着一丝血腥气。


  酒吞童子想到了茨木童子——真是个大麻烦。事实上他现在又在思考,像这样放任对方来插手自己的事到底值不值得。如果说为了解决眼前的小麻烦就要招惹这尊大佛,那他情愿自己处理,不过就茨木童子那家伙的性格,自己拼命拦着他的话只会让事态更加复杂……


  或许当初在鬼市遇到这家伙的时候,结局就注定了吧?反正,一直到茨木童子意识到自己与他所想的并不相同,用不着自己赶就会离开了吧。


  彼时的酒吞童子还未曾将茨木童子的话当真,就如同彼岸花所说,他们妖类之间哪里有什么情谊可谈,无非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茨木童子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呢……


  ——你正是这妖界所需要的统领!


  他想到茨木童子的话。


  开什么玩笑,谁要坐那种劳心劳力的位子啊!酒吞童子提起鬼葫芦,轻呷了口酒,循着血腥气迈开步子。


  虽然他已经放弃了要干涉茨木童子的想法,但这件事情要全让对方解决,无疑是叫自己背上了个永远都还不清的人情债。况且除此之外,他被镜姬打搅了这么久,不亲自收拾了那女人实在不能泄愤。


  ***


  山路难行,茨木童子却走得极快。


  看守并未说谎,一路上他的确看到不少搬运矿石木材的小鬼,这些小鬼大多连话都不会说,偶有几个停下来偷懒的,便会有监工上前鞭打。


  “咦……你是?”


  茨木童子在这座山的妖怪看来自然是陌生面孔,他也没想过回答,遇到有拦路问话的便直接杀了了事。因此这一路下来,他身上沾了不少血迹,合着本就破烂的衣物,宛如地狱里冲出的恶鬼一般。


  日头正高。


  茨木童子走了一路,也杀了一路,因此他寻到正在举办筵席的大殿的时候,里头狂欢的妖鬼们竟无一人察觉。


  鬼殿之内,各路鬼怪齐聚,因着大部分都是妖力低微的乌合之众,远看就是一群奇形怪状的妖物乌泱泱地堆在一处。


  茨木童子妖力未复,殿内众鬼玩乐正酣,竟对这杀神降临一无所知,一直到他将一章鱼的身体扔到大殿中央,众鬼才如梦初醒。


  这只章鱼身躯庞大,虽是被取了性命,但八只粗壮的腕足还在不断挥舞。


  “何人敢来闹事?”


  此刻正是众鬼大惊之时,殿中喧闹无比,这声音却似分开重重噪声一般传到了在场每一位的耳中。


  茨木童子自然也听到了。他一言不发,一面接近那声音的来处,一面将胆敢阻拦的妖鬼尽数解决。


  众鬼很快意识到他不是来闹事,而是来大开杀戒的!一开始还有仗着人多势众妄图截下他的,但实力的差距实在太过显著,折损数员后,周围竟无一人敢上前阻拦,纷纷为他让路。


  很快,大殿之中就被自发地让出一条道路,直指坐在深处的镜姬。


  茨木童子身上带着很重的血腥气。他用惯了黑焰,若非这次阴差阳错地被封印了妖力,只怕不会再有这般似野兽的姿态。


  对面镜姬虽掌管鬼市,却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可怕的鬼。她手持云海镜,尽管额上已经渗出汗水,仍强装镇定道:“你就是再厉害又如何!”


  茨木童子依然沉默,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停,鬼爪踩在地上,一步步地接近。


  “你……!你……!你别过来!你以为你能奈我何!只要对着这面镜子!只要有这面镜子!!”


  属于鬼的一双黑金之眼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她。任凭她如何恐吓,茨木童子都只是沉默着步步接近。


  “不……不!你们这些大妖能做到什么!你们伤不了我!难道你想要两败俱伤么!”


  “不,不要!你这疯子!不——”


  她几近崩溃,手中端着的镜子都快拿不住了,整个人不自觉地颤抖起来,一双眼中浸满了惊恐。


  正是双方僵持的时候,异变突生!


  鬼殿一整颤动,便见一人影砸穿了屋顶,首先进入视线就是一只生着血盆大口的葫芦!这葫芦朝着镜姬所在的方向接连吐出五口瘴气,直接将人打倒在地!


  酒吞童子踩着落到地上的云海镜,道:“从正面奈何不了你,那从后面呢?”


  “噗——”镜姬吐出一口血污,她被酒吞童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整个人再也端不住,抖成个糠筛一般,眼泪也流个不停。


  茨木童子眼见到酒吞童子出现,一双眼都亮了,他开口道:“挚友!吾这便取了这女人性命!”


  “不——!不——!求你!”眼见着茨木童子举起了那只沾满了血肉的鬼手,镜姬忽地拽住了酒吞童子的衣服下摆,哭求道,“酒吞童子大人!求您救我!”


  若说酒吞童子此生有什么弱点,只列得出三条:女人、孩子和酒。


  “挚友?”


  茨木童子的那只夺人性命的手被酒吞童子握住了。


  他对茨木道:“便不杀了吧。”


  殿内登时鸦雀无声,过了半晌,才听茨木童子又问了一遍:“挚友?”


  此刻不知是由谁起了头,说了句:“吾等心悦诚服,愿跟随酒吞童子大人,奉为新主!”


  殿内的众多妖鬼便纷纷效仿,跪倒在地,朝他叩拜道:“愿奉酒吞童子大人为新主!”


  有些说话不便的,一口气说不了这么多话,便喊出“鬼王”两字。


  一时间大殿内“鬼王”的呼声就响成了一片。


  眼下的情况若再杀镜姬实属不妥。茨木童子适时收回了手,只取了镜姬的云海镜,一掌打碎了,才道:“如此,你也同一般的小妖别无二致了。”


  云海镜碎,先前施加在二人身上的妖力禁制也一道破除。茨木童子指尖燃了朵小小火苗,或觉并无异样,才熄灭了它。


  此番事了,酒吞童子也不看殿内跪成了一片的妖鬼们,只道:“待在这种粗滥的屋子里奉本大爷为王,未免太过寒酸了吧?”


  他提起鬼葫芦,径自走出了大殿,将那一众妖鬼都晾在了里面。


  茨木童子此时也顾不得许多,撇下镜姬与满室鬼怪跟了上去。


  “挚友要去哪里?”


  “挚友对这里不满意,吾自可以再为挚友造一座宫殿!”


  酒吞童子却并不理他,一路下了山。


  茨木童子依旧跟着,口中喋喋不休:“挚友?用纯铁锻造如何?虽说费时费力,但足够坚固结实……”


  “那种事情都随你吧。”酒吞童子掏掏耳朵,便不再接话了。


  总有一日茨木童子就会明白自己绝非什么“鬼王”,他想从自己身上获得的一切都是空谈,等到那一日,他二人自然会分道扬镳,说不定还会大打出手一番。


  不过,等到那一日来临之前,他还是可以悠然地喝一会儿酒。


  他看了眼身边还在描绘那铁铸宫殿的茨木童子。


  虽说多了个会不断在耳边叽叽喳喳的烦人妖怪,但总的来说,也不算很差吧。


TBC……


下一更就开始走感情线了朋友们,觉得我相遇桥段写得还成的朋友小红心小蓝手评论来一套么❤~

评论(18)
热度(154)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