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36

  前文链接:1-242526272829303132333435


  ***


  酒吞童子步下生风,一路上扬起落叶尘土无数,晃眼的功夫已出了枫叶林。


  “等一等!挚友!”


  茨木童子亦步亦趋,紧随其后。他脚上缠着的金铃不知何时被修复过,随着迈开的步子不断发出脆响,落在酒吞童子耳中却如同催命铃一般。


  “你的力量不会只有这点!是因为那个女人的缘故吗?”


  酒吞童子自是头也不回,但茨木童子一副不得到回应誓不罢休的模样,追问道:“挚友聪慧睿智,缘何为了一个女人变得痛苦不堪?”


  酒吞童子蓦地停下步子。


  “痛苦不堪?你在胡说什么?”他转身看向茨木童子,“本大爷不在乎红叶的心上人究竟是谁,只是无法原谅不去珍惜她还将她变成吃人恶鬼的混蛋而已!”


  茨木童子见他停下,便欲伸手抓住他。


  “那你呢茨木童子,一模一样的问题本大爷返还给你。”酒吞童子却先一步握住茨木童子伸出的手,“那天的你如此轻易地就败给我……是为什么?”


  “挚友!吾……”


  “茨木童子,你原是个聪明又强大的妖怪,却为了追逐一个男妖变成这个样子,这又是为什么?”


  他握着对方手腕的那只手力道越来越大,直到骨骼都放出悲鸣般的嘎吱声才松开。


  中间隔着一段很长时间的静默。


  他面前的大妖怪一张嘴张张合合,呼出好几口气,本是巧舌如簧的家伙如今却连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最后还是由酒吞童子打破了僵局。他对茨木童子说:“别再跟来了。本大爷不需要朋友,也不需要女人,只要有明月与酒就足够。”


  “不,挚友!难道只有酒才能够填满你的心吗?”茨木童子倏地抓住他的肩,不知何时眼中竟然一片波光粼粼,“吾就不行吗?吾就连酒都比不上,连稍微滋润你干涸的喉咙都做不到吗?”


  酒吞童子实在无法直视他这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只得撇过头说道:“你又在说什么傻话?你这家伙根本就……”


  他本想说“你这家伙根本就什么都不懂。”但这句话才说到一半,对方那张漂亮的面孔就凑了过来,并且在他面前越放越大。


  茨木童子毫无征兆地吻了上来。这一吻不仅毫无技巧,还由于势头猛烈磕到了牙,血腥味迅速地在唇间蔓延开。


  “茨木童子——!”酒吞童子一把推开他,“你干什么?!”


  双方都是实力相当的大妖怪,茨木童子实则并未被推远多少距离,他抬手擦拭着唇角流出的血,终于开口了。


  “挚友曾经说……你我是不一般的关系,理应比任何人都要亲密。”茨木童子注视着酒吞童子,他曾许诺过不再提及往事,但现在又不得不旧事重提,“你我之间是不是在也没有亲密无间的机会了?”


  他说话的声音压得很轻,这让酒吞童子几乎认为他在哭泣。可茨木童子又怎么会哭呢?他是没有心只懂得杀戮与斗争的妖怪,除非茨木童子是和自己一样的……


  酒吞童子摸了摸他的脸颊,触感滑润却干燥,他自然没有真的落下泪,但酒吞童子却仿佛确信了某件事一般,说:“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所觉。”


  这句话没头没脑地,茨木童子却听懂了它的意思,似乎是为了宣示自己地忠诚度一般,他立刻将当初的答案重复一遍。


  “挚友化成了强大的鬼,吾自然只会觉得喜悦!”


  “好了茨木童子,本大爷知道了。”


  酒吞童子再也不复初听到这个答案时候的心态,其实这么多年的相伴,他哪里能做到半点都不心动。


  过去他不识情爱为何,一直到遇见红叶才明白原来鬼也能拥有似人一般的情感,但他自始至终都知道红叶对他来说就如同水中之月,他永远只能欣赏而不可得,然而即便如此这池水还是叫人搅浑了。


  一直守护的东西被人毫不疼惜地毁掉了,他愤怒且不甘,但又无可奈何,除了查清缘由还原本的红叶一个交代之外,他想不到任何能做的事。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他才意识到茨木童子对他有多么不一般。


  他鬼生漫长,见的事情多了,妖鬼们的性子早就拿捏得一清二楚——今日因你强大无匹便对你奴颜屈膝唯命是从,明日他强过你便气焰嚣张对你颐指气使。他们之中只讲强弱而无情爱一说,发情了便随便找个孱弱的对象来泄欲,完事后尤嫌不足,甚至连躯体也要整个吞吃入腹。


  他曾以为茨木童子也与那些鬼怪们大差不离。


  “你就在本大爷身边多留一会儿,再陪我喝酒吧……”酒吞童子取下鬼葫芦扔给茨木,心道这一回或许是自己想错了。


  茨木童子正欢欢喜喜地准备接下葫芦时,酒吞童子却又听到了烦人的铃铛声音,他瞥了眼对方脚踝上挂着的金铃,随后又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


  两人就随意找了个幽静之地喝起了酒。


  茨木童子酒量不差,但神酒却不同普通的佳酿,往日都是小酌,今次却饮得过量,即便是他也有些不胜酒力。


  “茨木童子。”


  被叫到名字的那位晕乎乎地转向声音的来处,算是回应般眨了眨眼。


  酒吞童子先是笑了一下,随后反手将他推倒在地,俯下身抓住他脚踝。


  “挚友?”


  他的一条腿已经被抬高,弯折着架在了酒吞童子肩上,酒吞童子轻撵着那脚铃,问道:“你什么时候又把它修好了?”


  茨木童子不知是没听清还是没想好怎样回答,睁着迷蒙的眼看着他,唇上因为沾了酒液看上去亮晶晶的一层。


  “动一动就叮叮铛铛地响,吵死了。”


  “是挚友以前送的。”


  “本大爷不记得了。”酒吞童子伸手一勾,轻易就摘下了那铃铛,“现在本大爷要收走。”


  铃铛只是凡俗之物,即便是贵重的金属质地,在鬼王强大的力量面前也毫无招架之力,轻易就被撵成了一团破烂。


  “你再想个别的什么东西,本大爷补给你。”


  茨木童子仰望着他,并不回答,眼中却满是渴望神色。


  “你想要什么?”酒吞童子又一次俯身,他凑得很近,说话时气息都快匀在一处,“要这个吗?”

  

  他碰了碰茨木童子的唇,触感冰凉却柔软,那感觉意外的不错。

  

  唇齿间还残留着些许血腥味,混合着酒的味道十分刺激他们这种大妖的神经,茨木童子猛地抱住酒吞童子,抬起头用力压着对方的唇,还试图伸出舌头进入对方的口腔。

  

  酒吞童子没想到自己随随便便的一个玩笑居然真的正合了对方的意,他本以为自己会十分抗拒,但未曾想他的身体似乎对这种举动还保有记忆一般,最后竟然半推半就地张开嘴同对方嬉闹起来。

  

  唇齿纠缠的亲吻之中酒吞童子扪心自问:喜欢鬼女红叶吗?他当然喜欢……那喜欢茨木童子吗?他对茨木童子的感情自然不同于对鬼女红叶的,但若说是友情……似乎也没有什么朋友会像他们那样……

  

  “我想和挚友……像过去那样……”


  酒吞童子就问:“过去怎样?”


  “像过去那样……”茨木童子将语句拖得极长极轻,“亲密无间。”


  tbc


不知道我文章里表现的清楚不清楚,总之就是,酒吞现在发现了……茨木是因为喜欢他才想要和他交配,他突然间就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至于他之前怎么想的……大概是觉得茨木这家伙辜负了他的信任居然想要上了他凌驾于他之上取而代之伺机造反等等等等……

所以在没有看到我这段话的时候,有人能get到这个转变么_(:з」∠)_

评论(21)
热度(120)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