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ABO 应许之物(1)

为了投喂基友还有日吞开的坑,写了一点点。
老司机的驾照都过期了,车技复健中。

这段没车,先发出来试个水


***

  这房间的陈设简单得有些过了头——没有客厅,从门口往里看,入目可见的家具只有一张单人床,以及一台单层的小冰箱。

  茨木走进屋子,看见无线话机孤零零地躺在地板上,和角落里的机座遥遥相望。旁边还有一罐冰镇过的啤酒,罐身上挂着遇热而凝结出的水珠。

  天确实很热,茨木松了松衬衫的纽扣,燥热的感觉并没有得到任何缓解,反而因为空气中一种特殊的气味而变得越来越严重。

  以茨木贫瘠的认知水平,这气味无法用他所知的任何一种东西来描述,“香甜可口”这四个字似乎无法完全地表现出这味道的好闻,但这味道就如同某种食物一样,引诱着他寻找其来源。

  这房子实在是很小,茨木几乎是直奔着浴室去的,那流水的声音和那气味一样吸引着他,尤其他知道现在在浴室里的人是酒吞的情况下。
  
  他对于酒吞的一切都极为痴迷。

  过去在“超人机构”第一次与酒吞相遇的时候他就被其吸引,那时刚刚离开母体的他比任何一个试验体都嗜血好斗,整个机构的工作人员都拿他毫无办法,直到他去挑衅了那个拥有一头红发的王,成为王的手下败将之后,茨木似乎被确立了某种信念,向那个强大的初代试验体俯首称臣,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变过。

  不,准确地来说,在“超人机构”因为不人道的实验而被叫停之后,重新回归到社会的茨木对于酒吞的痴迷不减反增,在接受了一些正常社会的知识之后,他开始用“挚友”来称呼酒吞,他将过去在机构内对酒吞产生的那些感情归结于“友谊”,然后每天乐此不疲地每天尾随着对方,像是有着某些特殊癖好的变态一般。

  酒吞通常会在一段时间禁止他前来骚扰,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茨木一直恪守着,然而每一次久别之后,他对酒吞的渴望就会愈演愈烈——那不是打一场架或者喝一回酒就可以发泄掉的渴望——这排遣不掉的,对于酒吞这个人的渴求,使得他违背了酒吞的命令,提早了几天来到这里。

  茨木现在就站在浴室门口,那气味浓烈得叫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形态。他那被机构改造过的身体,在情绪失控的情况下会变得十分异于常人——黑色巩膜,金色瞳孔,白发赤角,还有异常宽大的手脚——就如同过去传说里的妖怪那样。

  浴室的门被推开了。

  扑面而来的,那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气味熏得茨木几乎丧失神志。

  实际上他确实有几秒钟是意识不清的,在他的神志重新回笼的时候,酒吞已经用手死死按住了他的脑袋,用一种他从未听过的,沙哑而好听的声音对他说:“我不是让你过几天再出现?”

  那声音是有些咬牙切齿的,不是因为愤怒,而像是在死死地忍耐着、克制着什么。

  茨木好不容易聚拢的神志因为酒吞的声音又有些涣散了,他被按在洗漱台上,透过镜子看见自己异化的模样,还有同样维持不住正常人类形态的他的挚友。

  他的挚友——酒吞现在的样子是和他一样的白发金瞳,和他不同的是至少酒吞的身体还是正常人类的范畴,除了异化发暗的肤色,大体和人类无异。

  “我……我只是,忍受不了……”茨木呼吸着那气味,浑身的燥热让他面颊发红,甚至连下身都起了反应,勉强组织着语言,“昂扬的战意……与你分别许久,无人是我的对手,我的战意……无法得到排遣!”

  毫无社会常识的茨木,早在身处机构内的时候,每每想到酒吞,体会到这种燥热,都是选择找酒吞打一架来解决的。在酣畅淋漓的激斗之后,这股燥热便会缓解,他将其归结于“昂扬的战意”。

  酒吞几乎被茨木的话气笑了,他低下头,对着被他制服的茨木,再一次用那种沙哑的,咬着牙齿泄露出来的声音回道:“哈……可是本大爷现在……哈……根本没空管你啊……你这……”难缠的小鬼。

  他根本不知道该拿茨木怎么办,一开始遇到茨木的时候,那家伙就是个刚刚学会站立就能够无师自通地学会战斗的人间兵器了,打败了那家伙之后,那家伙又摇身一变成了他的跟屁虫,毫无常识又一根筋,动不动还要与他打上一架,而打架的性质从酒吞单方面殴打茨木慢慢变成了胜负五五之间,每次要应付都变得十分吃力。

  直到现在,茨木早就长大成人了,褪去少年的身姿,但是在酒吞眼里好像只有他自己是成长的那一方,对着茨木的心态永远只把他当成过去的那个难缠的小鬼。

  茨木这个家伙……明明已经离开那个机构超过一年了,还是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太清楚。他根本没有一点点作为Alpha的自觉性,竟然在一个Omega发情期的时候跑来,说他“难以抑制昂扬的战意”要来和他打一架!

  天知道他现在能克制住自己有多么不容易了!
  
  和一出生就充做实验对象的茨木不同,酒吞在学龄期被机构选中,具有基础的社会常识。这个世界的男人和女人又被分为Alpha、Beta、Omega三种性别,他进入机构的年纪已近第二性征的发育期,对那些生理知识已经了然于心。

  茨木是二期实验的完成品,没有任何正常人类社会的经验,和酒吞一起在机构的时候,大约是因为身体改造导致第二性别发育得极为迟缓,酒吞即便是整个发情期都和茨木待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影响,那使得酒吞一度以为他是个beta。

  “可是……挚友……”茨木浑然没有感觉到酒吞现在的情绪,他被这种味道迷惑住了,像吸食毒品一样地将充满这些味道的空气吸进肺里,“我……我现在……”

  意识迷蒙的时候茨木回忆起这种味道他不是第一次闻到,早在很久以前,他就能嗅到这种气味,在他靠近挚友的时候,在他和挚友畅快地打斗的时候,那时候他就能嗅到淡淡的气味,只不过现在这气味变得极为浓烈,十分具有侵袭性了。

  茨木回忆起了那一场场让人血脉偾张的打斗细节,每一次、每一次挚友的身姿都是如此让人移不开眼!让他迫切地想要得到更多更多!在拳脚接触的时刻,茨木能体会到由身体到心灵的满足,没有什么会比和挚友一起打架更美妙的事了!

  不,还有!

  和挚友共饮的时刻也是如此美妙!茨木记得酒吞第一请他喝酒的时候,那是他们刚刚脱离机构的时候,酒吞对他说“酒是这世界里诸多美妙之物的终极”。

  辛辣刺激带着点微苦的液体流进口中的时候,茨木并不觉得有多么美妙。酒吞皱着眉看他无动于衷的样子,教训一般地拿过他的杯子自己品过后再交到他手中,道:“像你这样牛饮,自然尝不出酒的妙处了!”

  那时茨木看着酒吞晶亮的,沾染着酒液的嘴唇,重新品了一口,有一种过电一般的滋味从口腔一直蔓延到全身,叫他心脏都好像颤抖了一样。

  “吾友说得果然没错,仔细品尝,‘酒’确实十分美妙!”茨木认真地看着酒吞,如此评价道。

  

  

  

评论(34)
热度(424)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