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酒】妒火(上)


先上个图。

般酒邪教预警

后面会带茨木玩,这一更是纯纯的般若和酒吞


  这是个戴了恶鬼面具的少年。

  

  酒吞刚进入这森林的时候就发现了他。那少年靠坐在离他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颜色鲜红的鬼面具几乎遮住了他的整个头部,衣衫的下摆极短,露出两条白嫩的腿,一条稳稳地靠在树枝上,另一条则自然垂落,在半空中前后摆着。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酒吞的声音,少年便循着声音转过了头。

  

  “啊呀~你是……”他像是在回忆似得,摸着自己金色的头发,“你是这儿的主人,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大人吗?”

  

  他的面容足以用娇艳来形容,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属于少年人的俏皮可爱,每个见到他这模样的人都会对他心生好感。

  

  但酒吞童子是个例外,他不为动容,反倒用不耐烦的态度回应道:“你不是大江山的妖怪吧,那就从本大爷的地盘滚出去。”

  

  “真是冷淡啊……鬼王大人……”那少年嘟起了嘴,努力地为自己辩解,“但……你为什么这么断定我不是大江山的妖怪?你不记得我了吗?”

  

  他为自己戴正了那只丑陋的面具,鲜红的鬼面覆盖了少年的容颜,只余下两条白腿在半空中轻轻晃动着,吸引着人的注意力。

  

  少年继续诉说道:“过去你救过我,还治好了我的伤。我陪了你很久很久……后来……后来我遇上了人类,我就跑去人间玩耍……”

  

  “但……我被那可恶的人类欺骗了!那人类请来阴阳师退治我……我被符咒弄伤了……我好疼,但又不知能躲去哪里。”少年的摸着那鬼面的獠牙,纤细的手指在说到自己受伤的事情的时候指向了自己的腹部,“我回来……只是希望……你能够保护我……”

  

  酒吞童子这时候才发现他的衣服都被妖血浸泡成了黑色,但他并不记得大江山中有这样一只拥有少年外表的妖怪——能够拥有人类外表的妖怪不算太多,他应当对他们都有印象才对。

  

  “我是般若。”他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我也曾经是大江山的妖怪,那时候……我快要死了,是你……”

  

  

  ***

  

——————————————

  《妒火》

  般若→酒吞童子,隐茨酒

——————————————

  

  ***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酒吞童子救下了一只通体赤红,面目丑陋的的妖——那是女子嫉恨之心的具现体,形貌就算是放在妖类之中也会觉得丑恶不堪。

  

  彼时那丑陋的妖正被一群恶鬼蚕食着身体,手脚上的皮肉已被啃落了不少,那群恶鬼并不满足于此,正在尝试咬开它坚硬的外皮,剖开它的肚子好分食味道鲜美的内脏。被活生生开膛剖肚的感觉堪比酷刑,那妖怪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充血凸起的眼珠子几乎要从滚圆的眼眶中跌落出去。

  

  实在太疼了。

  纵使有坚固的外皮也无法保全自己,那丑东西在剧痛和绝望中放弃了挣扎,只是那鼓起的眼睛已再难闭上了,泛红的眼珠子突兀地点缀在深红色的外皮上,像已死的动物般毫无神采。

  然而当它用那双眼望向酒吞童子的时候,酒吞童子便立刻意识到那是在向他求救。

  他原本是不打算管这件事的。弱肉强食的事情他见了不少,弱小的妖怪多如牛毛,像这样的事情每天都会上演,若都要鬼王去干涉,那他根本顾不过来。

  因此,酒吞童子并不打算插手。他选择做一名旁观者,但视线一旦被那眼神吸引了过去,他却又发觉自己无法置身事外。

  像是无知的小动物那样……丑陋的、弱小的、卑微到尘土里去的生命,它尚未明白自己为何会生在这世上, 就被逼迫着走向死亡。

  鬼王似是动了恻隐之心,他用强大的瘴气驱走了那群恶鬼,又将浸满了他妖力的神酒洒在了那堆被咬的破破烂烂的红肉上。

  “哪里来的小杂碎,打扰了本大爷喝酒的兴致。”酒吞童子却像是无意为之一样,边撒着神酒边道,“从你身体里流出来的血都充满了酸腐的臭味,快滚吧,本大爷不想看见你。”

  不知是否是人子化鬼的缘故,酒吞童子虽为鬼王,但却是所有妖鬼之中人性最盛的,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更偏爱似人的形貌,对于那堆血肉模糊的怪物似的妖怪谈不上多讨厌,但也并不喜欢。

  “你也觉得我是又丑又弱小的妖怪吗?”酒吞童子眼中的那丑东西却开口了,和他想象的不一样,这只妖怪竟然是能说话的,而且还能说得很流利。

  “像我这样……丑陋弱小的东西就活该被吃掉吗?”

  “你的身边……一定有很多愿意陪伴你追随你的人……像你这样美丽又强大的妖怪,一定不会懂……”

  “我从有意识起就是一个人……我只是想找个同伴陪陪我……可是大家都很厌恶我丑陋的样子。”

  酒吞童子向来只会欣赏强悍而美丽的事物,对面前这样的小妖从不会多看一眼,然而眼前的这只——这只连人形都没有的妖怪竟然会生出人类才有的意识。

  

  妖都是独来独往,彼此间的领地意识极为强烈,纵使有生活在一起的,也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合作关系。

  因此,这只弱小的、丑陋到极致的妖怪竟然会生出想要人陪伴的渴念,这是极不符合常理的。

  “你口中的那个有很多人陪伴追随的我,现在不是就一个人拿着酒站在你面前吗?”

  大概是没想到酒吞童子竟然会回答,那赤红的妖怪呆愣了一下,然后怯怯地开口:“你也是一个人吗?和我一样?”

  “是啊,本大爷其实……和你一样。”

  与酒为伴的酒吞童子便是在这一天,遇到了一只同样寂寞的无名小妖。

  

  ***

  

  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有着一头张扬的红发,冲天的妖气使得那头发违背重力,像是活物似的在空中恣意浮动。

  般若看着眼前这位风姿绰约的鬼王大人,露出了一个像是羞怯的表情。

  “您现在想起我了吗?”他等待着鬼王的回答,说完这句之后便把先前戴在脸上的鬼面具拿了下来,接着说道,“我不再是过去那个丑陋的妖怪了,我抛弃了原先的壳,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您会喜欢吗?”

  “嗯?是你啊,小怪物。”酒吞童子意识到来人的身份,也收起了之前那副杀气腾腾的样子,“去人间玩了一趟,就把自己弄成了这样,是习得了什么变化术吗?不过,不论你变成了什么样子,从你离开大江山的那一刻起,你就算不得是被我庇护的妖怪了。”

  “你受了伤,我容许你躲进这里修养,可你想要我出面替你摆平这件事——”酒吞童子睨了他一眼,“你以为本大爷是你什么人?嗯?”

  若是眼前这妖从未离开过他,那么现下它不论是捅了什么幺蛾子他都愿意出面替它解围。这和它是美是丑、犯了怎样的罪过都无关系,完全是建立在,“它是酒吞童子身边的人”这个概念上的。  

  

  ***

  

  事实并非如此。

  酒吞童子救了受伤的般若,他不介意它骇人的面目和不济的实力,将独属他一人的神酒分给它疗伤,让鬼王的妖气去滋养它的身躯。

  伤好了之后它依然陪着鬼王没有离去,鬼王也逐渐习惯了他的跟随,甚至还亲昵叫他“小怪物”。

  强大而寂寞的鬼王因为一件无心之举收获了一只能解闷的小宠物,那宠物虽然长得面目可憎,但经年累月地相处下来,鬼王反倒觉得它有几分可爱。

  这本是一段应该持续很久的岁月,至少那时候的酒吞童子是如此认为的。

  那小怪物会永远陪着他,一直到寿命耗尽的那一天都不会离开。因为他们都是拥有了几分人性的妖怪,彼此之间亦能多些理解,形影不离的理由不是因为利益而是因为感情——不论是怎样的感情,这在妖类之中都是极为珍贵的存在。

  但般若却在某日消失了。

  最开始的时候,酒吞童子以为它是被什么别的大妖吞噬掉了。在大江山搜寻无过之后,他再次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于是他去了爱宕山,想要让消息灵通的天狗众找出那个不长眼的、吃掉了般若的妖怪。

  “他是自己离开的,跟随一个人类。”可得到的却是这样一个让他诧异的回答。

  酒吞童子能够轻易看穿每一只妖怪的想法。因为妖类之间从来都以利益为先,向他倾诉爱意的女妖也好,仰仗他庇护的男妖也罢,所有的爱与敬都建立在他强大的力量之上。他用力量与头脑压制他们,稳稳地坐着鬼王的位子,同时也深深地明白,这些匍匐在他脚下谄媚讨好的妖们是怎样的面目——所谓的“爱慕”和“钦佩”不过是流于表面,没有人心的妖类永远不会懂得这些情感。

  所以他会留下一个有“心”的妖。

  然而人心是最难揣测的。即使聪慧如酒吞童子,也想不到般若离开的原因。

  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在大江山看见这只丑陋的红鬼。

  

  ***

  

  “我不是!”般若从树上跃下,站到了酒吞面前,“你看看我,这才是我本来的样子!我花了很长时间才脱去了红色的‘壳’,这才是我真正的样子!”

  酒吞童子还是不为所动的样子。

  

  般若又凑近了一些,去拉他的手。

  “你不喜欢吗?我这个样子不可爱吗?”

  “你不懂?我还以为从你不告而别的时候开始,你就做好了以后都和本大爷毫无瓜葛的准备。”酒吞童子只是看着他,紫色的眼睛里平静无波,“你变成什么样子,和本大爷又有什么关系?”

  这不是赌气时才会说的狠话,在人类的社会中浸淫了多年的般若很明白这一点,但他仍是不甘地继续说道:“你从来都不会说我是特别的,我以为你有很多人……”

  “那时候的我……我对你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存在……我只是想变得更好一些再来……再来找你……”

  

  ***

  

  名为般若的妖怪因为酒吞童子的救命之恩而伴他左右。

  刚刚开始跟随酒吞童子的时候,般若在捕猎这方面很是努力。它总是带回双倍的动物尸体献给鬼王,但鬼王对那些“贡品”性质缺缺,见它每日都乐此不疲地带大量的尸体回来,便道:“本大爷不需要这些,你只要带回你需要的那份就够了。”

  它们这些低等级的小妖怪和山里的野兽差不多,都要靠进食来维持生存,不吃东西的话就会死,因此它完全不能理解高等级的大妖所说的“不需要”是什么意思。

  “您是……只吃人类的吗?”它听说过有些凶暴妖怪以人类为食,有些奢侈的妖怪甚至只吃小孩和处女的肉和内脏,“等我以后变得强大起来,会给您更好的。”

  “你在想些什么啊?”酒吞童子敲了一下它的头顶,“抓人类来吃可是很麻烦的!更何况……本大爷根本不需要进食,更何况你带来的这些东西……”

  般若还是懵懵懂懂的,不过也更清楚地意识到了鬼王与他的不同之处。

  那样的大妖怪,不仅不需要进食,甚至都不畏惧酒的毒性,将它当做水来饮用——“酒”这个东西,对于很多妖怪来说是一种剧毒,但放在鬼王的身上,只是味道香醇浓郁一些的水罢了。

  酒吞童子和它是不同的,那么强大而美丽的妖怪,不会永远陪着丑陋的自己,总有一天他会厌烦。

  这个认识像一根刺扎进了般若的心里。

  每一分、每一秒,只要酒吞童子还在它身边,它便会生出无限的自卑感。

  它固然是很喜欢酒吞童子的,但在它的认识中,酒吞童子那样的妖怪无人不爱,它的这份“爱”在对方眼中不过是天上繁星之中最黯淡最微小的那一颗,像衣服上的灰尘那般微不足道。

  如果我能变得更强大一些……

  于是,它开始渴望改变,渴望力量,但它却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能够实现。那渴念却在自卑感的滋养下,在它的心中生了根,发了芽,最后长成了一棵参天树,冲破了依存关系对它的束缚——它要离开酒吞童子。

  而酒吞童子却对这一切一无所觉。

  般若将自己的心事完全掩藏起来,不泄露半分——它是面无表情的丑陋妖怪,五官总维持着狰狞的模样,他的皮肤太过坚硬,并不能扭曲成各种表情。

  “离开吧!离开吧!在他腻烦你之前离开!”

  心底有个声音在对它说话,般若咬着自己的舌头,想用痛楚驱赶掉这声音。

  然而这个声音一刻不停,不断地在他脑海中叫嚣:“他只会喜欢和他旗鼓相当的妖怪!你办不到的!不是你!不是!”

  “住口!你说够了吗?!”

  它几乎是嘶吼着喊出这句话的,这吼声不但吓到了它自己,还摄住了周围的野兽。

  那是个男孩儿,看见般若的时候,他正在哭。

  贪玩的男孩和他的伙伴们胆大包天地跑来大江山探险,结果刚进山不久他就和同行的朋友们失散了。非但如此,他还不辛地遇到了野兽。

  若不是刚才般若的吼叫,他此刻早已被野兽咬断了脖子。

  惊魂未定的男孩指着般若:“你、你、你!你是!什么东西?!”

  这不是般若第一次遇见人类,那人类和之前遇到的差不多,都用一种惊恐的眼神望着它。它知道是它骇人的样子吓到了这个人类。

  “我是般若……我……我知道我长得很丑……吓到你了吗?”

  它已经做好了被讨厌的准备,但这次不同,这个人类听见他这么说,反而放松了下来。

  “你是妖怪啊……突然冒出来真是吓死我了!”那男孩子并不惧怕妖怪,好像也不在乎般若的丑陋样子,他伸手摸了摸般若的脸,说道,“我才不会被妖怪吓到!而且,虽然你长得好丑,但总觉得你是个温柔的妖怪呢!”

  “你真的不怕我吗?”

  很久没有被别的人触摸过了,人类的触摸和酒吞童子的不一样,软和且温暖,般若的心情也在这触摸下放松下来。

  “你从野兽的口中救了我呢!我应该感谢你!”那男孩子看着般若的眼睛,这般说道,“而且,最重要的不是外表,而是心。”

  那时候的般若并不知道妖怪到底有没有心,他只是从这个人的身上读懂到了一个讯息——这个人类是喜欢他的。

  

  ***

  

  捡来的小怪物不在了。

  酒吞童子花了几天的时间才适应了没有那只小怪物的生活,其实区别也不大——平时有小怪物陪伴的时候,他一边喝酒一边同它说话,它不是个喜欢聊天的妖怪,多数时候只是倾听。

  有没有它都不重要,酒吞童子宽慰着想道,不过是少了个喝酒时候的倾听者,至少他还有明月相陪。

  不过是变得和从前一样罢了,至于那小怪物……

  酒吞童子喝了一碗酒,最终,他还是放心不下,特意变幻出了人类的模样下了山。

  他在一户人家的后院里找到了般若。

  有个男孩儿陪伴着它。那孩子拿出了自己的玩具与零嘴同他的小怪物分享,还用软乎乎的小手去抚摸般若头上狰狞凸起的角。

  那小怪物大概是腻烦了喜欢自言自语的老妖怪,或者是看腻了腻大江山的景色,才会跟着人类离开?

  酒吞童子看着其乐融融的两人,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真是……既然觉得无聊的话都不会开口说吗?带你去人类的城镇玩几天也不是什么难事,在你眼里本大爷就是这样不通情理的人吗?

  虽然并不想承认,但那一刻他仿佛体会到了被抛弃的滋味。养在身边的小玩意儿就这样跟别人走了……是他平时待他太苛责?还是过于冷淡了?

  啊……真是不爽!喝过了本大爷的酒,还敢这样不告而别!

  被眼前的景象塞了一肚子的气,酒吞童子拎着他的酒葫芦转身离开,决定不去管那小怪物的事了。

  就算他以后要回来,本大爷也要给它一个教训!

  他如此气愤地想着,但从那之后过了很久,般若都没有回来。

  

  ***

  

TBC

评论(17)
热度(159)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