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STK】情人节特别篇(上)·与友情无关

十二点前搞不完了呜呜呜呜

特别的日子给特别的茨酒(*^__^*) 先发个(上)


  私设:

  现代背景,酒吞玩篮球的大四学长,茨木是搞摄影还stk酒吞的大一新生。


  


  ***


  


  ——您有一条未读消息。


  茨木洗完澡,刚刚打开手机就看见了酒吞发来的消息。


  ——驾照拿到了吗?明天几点过来?


  ——七点吧,我来你家,直接送你去训练场。


  他停下了擦头发的动作,快速回复了过去。


  茨木大学修的是摄影专业,一大堆专业器材没有私家车的话很难携带出去。他的左臂曾经受过伤,并不灵便,复健了很久才勉强达到和常人差不多的水平,驾照也是最近才考出来的。


  回复完消息之后,他并没有关掉屏幕,反而盯着看了一会儿。


  屋子里没开灯,屏幕的白光显得有些刺眼,这光束打到他脸上,在他俊美的五官上打出了不自然的阴影。


  “酒吞……酒吞……”他嗫喏着酒吞的名字,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等待着回信。


  几分之后,手机才发出了提示音。


  ——好,那说定了!多亏了你了,明天你要是不来,我可麻烦大了。


  茨木在回复那一栏打了几个字,停顿一会儿,想了想又删除了。他做这一切的时候面无表情,只有几乎放了光的眼神出卖了他激动的内心。


  明天是二月十四日,西方情人节互赠礼物的习俗到了日本则变成了来自女性的巧克力轰炸日。酒吞自从国中开始打球之后,几乎每年都会收到一大堆夹着告白信的“本命巧克力”,虽然他全都一一婉拒了,但应付过于热情的女生实在令他头痛。


  正巧茨木有了私家车,他便准备在情人节当天躲在茨木的车子里去学校的篮球场训练,这样就省却了半路上被一群女孩子围堵的麻烦。


  酒吞虽然看上去脾气很差,但实际上性子很慢,并不暴怒,反而是看上去比酒吞好相处多了的茨木脾气更坏一些——茨木的坏脾气几乎人尽皆知,纵使是英俊的相貌都难以扭转他在情人节收到的巧克力数量。


  不过,他本人也并不在意就是了。只要他在意的人不讨厌他,其他的事情根本不重要。


  茨木在输入和删除这两个操作中反复了好几次,终于确定好了自己邀约的语气,才点下发送键。


  ——好啊,我帮你避开那些女人,你请我吃饭吗?


  这次酒吞回的很快,立刻就有消息发送过来。


  ——训练结束后再找地方吃饭吧,算我谢你的。小学弟。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互发着消息,茨木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直到对面没了回应才放下了手机。


  房间里光线很暗,时间已经很晚了,茨木却没有开灯。


  他擦干了头发,然后打开了手机的闪光灯。


  白光照清了一部分墙壁,同时也打亮了周围。


  这间屋子的四面墙上贴满了照片,照片的主角是一个红发的男人。被闪光灯照着的那部分墙面视野清晰,可以清楚地看见照片的内容。


  男人半长的头发松松地扎在脑后,有几缕发丝落在外面,发型有些凌乱却不失美感。有几张照片拍了那男人运动后的样子,汗湿了的发丝贴在脸颊上,配合着麦色皮肤上几欲滚落的汗珠,性感得让人发狂——他是茨木唯一的、永远的“挚友”。


  这些照片大部分都是酒吞在篮球场上的身影,急停投跳,反手入樽,后背换手运球,那些稍纵即逝的瞬间被人用相机捕捉下来,永远地凝结在了照片之中。


  拍摄这些照片的人就是茨木本人——他比酒吞小三届,原本是追随着学长进了校篮球队的小学弟,但后来他伤了手臂,没办法继续这项运动,就转而成为了篮球摄影师。


  他的专业素养并不差,可以轻易地驾驭球员高速而充满力量的动作,最大限度地还原展示出比赛最精彩激烈的瞬间,但这些照片都没有选用最能反映比赛的张力与激情的角度,它记录的并非是篮球比赛,而是在暗处偷偷为这个红发男人拍摄的个人照。


  酒吞并不知道这些照片的存在。


  茨木转动了手机,光线照到了别处。


  那里贴着的不再是身着篮球服的酒吞,而是偷偷拍摄的私人写真。


  他喝水的样子、他翻卷着上衣擦汗的样子、他弯腰系鞋带的样子……


  他和别人说话的样子——和酒吞说话的那个人被茨木用记号笔整个涂黑了,涂抹的时候用的力气很大,以至于那层墨迹在手机灯光的照射下泛着油量的光,还能看见几道笔头的印记。


  可以想象当时的茨木情绪有多么激动,那照片简直快被他用笔戳穿了。


  没有人会对朋友有如此大的独占欲,仅是“挚友”这两个字无法成为他如此行事的动机。


  视线随着手机的转动移往光亮处,入目的这些照片完完全全能看出是偷拍——古怪的角度、被遮掩的画面,还有意外入镜而被茨木涂黑的路人。


  这几乎已经是变态的行径了,然而被这些照片所包围的人却并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何不妥,从很久之前他就一直在跟踪、偷拍酒吞,视奸酒吞所使用的每一款社交软件,然后和毫无所觉的酒吞做明面上的朋友。


  茨木虽然称酒吞为挚友,但他其实很清楚地知道——他对酒吞的感情,与友情无关。


  



评论(7)
热度(238)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