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STK】情人节特别篇(下)·与暗恋有关

这章……不带感也不变态……让你们失望了

可能就有点甜???



  ***


  私设:

  现代背景,酒吞是玩篮球的大四学长,茨木是搞摄影还stk酒吞的大一新生。


  


  ***


  


  2月14日一早,茨木如约出现。


  酒吞所在的校队在情人节当天依然安排了训练,只是把结束时间提前了一些,取消了晚训,也算是给了队员们出去约会的时间。


  鉴于去年情人节被一众女孩子堵在校门口进不去球场的遭遇,酒吞昨天就和刚刚买了车的茨木打好招呼,要搭他的顺风车去学校。


  茨木是酒吞的学弟,同时也是一起长大的好友兼邻居。酒吞比他年长三岁,从小就带着他一起玩。酒吞开始玩起篮球之后,茨木也跟着他打球,还一路追着酒吞的脚步进了校队。


  不幸的是,茨木在一次训练的时候伤了手臂,之后基本断绝了篮球这项运动。


  酒吞一直替他觉得可惜,这件事情对每一个喜爱篮球的少年来说都是件噩耗。茨木复健的那段时间里,酒吞比平时更加频繁地去探望他,试图开解他的苦闷,还送了一台相机给他,想让他复健的闲暇时刻不至于无事可做。后来茨木开始转做摄影,酒吞还觉得这里面有他的一份功劳。


  “在想什么?”茨木双手把着方向盘,目光瞥到旁边沉思着的酒吞。


  酒吞被问到才回了神,回道:“我在想……你以后还打不打球了?虽然没办法往专业方面发展,但当做兴趣爱好玩一玩还是可以的吧?你的复健不是做的还不错?”


  “虽然很喜欢篮球,但也不是一定非要做运动员不可。”茨木接话的时候目不斜视,“我觉得摄影也很好,比起自己亲自上场,我还是更喜欢挚友你打球的样子。最开始会接触篮球,也是觉得看你打球的样子很帅气。”


  “你……”被身边这个高大帅气的好友突然称赞的事情酒吞经历过不少了,然而每次被这么夸赞,酒吞都会觉得不自在,“你这家伙……和那些女孩子说话的时候嘴要是甜一点,现在也不至于连义理巧克力都没人送。”


  “我对她们没兴趣,好烦人。你不是也不喜欢那些女的吗?”


  “本大爷什么时候和你说过不喜欢女人?”酒吞提高了声音,他其实可以理解茨木现在的想法,他之前也像茨木那样也对男女之间的感情全无兴趣,一直到后来喜欢上红叶,他才体会到所谓“恋爱”的心情。然而红叶早在高中毕业就嫁给了她心仪的爱人,酒吞没能说出口的爱恋也只能随着心上人的光速结婚无疾而终。


  “你还是没有到开窍的年龄啊……”酒吞完全是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教着,“迟早都会有喜欢的女人的,我之前也和你一样,觉得女人真是麻烦,后来遇到了喜欢的人……”


  茨木很快意识到他说的是谁,一想到那个人,他握住方向盘的力道都大了一些,但他知道酒吞不喜欢他酸溜溜说话的样子,因此他抿了抿唇,最终只干巴巴地说了句:“那人已经结婚三年了啊。”


  “啊,我知道啊。”酒吞现在已经完全从那时候失恋阴影下走了出来,提到过去的暗恋对象也能坦然地谈论,“她现在已经从好女人升级成好母亲了,那时候谁都没想到她会就这样结婚。”


  茨木一言不发。


  突然冷场的酒吞有些尴尬,过去的茨木不是像现在这样寡言的性格,小时候的茨木很黏人,和他聊天的时候都是他一个人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


  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性格了?


  酒吞搜刮着脑内的记忆,应该是在茨木青春期的时候,手臂受伤加上青春叛逆期,那时候的茨木像是完全变了个人,甚至对着酒吞都会冷漠相待。开始复健之后,他的脾气又变好了一些,但总归是没有小时候那么黏人了,但好在他对自己的态度一直都没怎么变,就算在外面是一副坏脾气的嚣张样子,到了自己这儿总是会收敛起来。


  “你一点都不期待吗?”


  过了很久,茨木才问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期待什么?”


  “有很多人送你巧克力,你真的一点都不期待吗?”


  “有什么好期待的,她们做这些只是白费心意罢了。”酒吞无所谓地说着,接着,他像是发了点什么,突然开口道,“你该不会是有了暗恋的人了?你在期待她今天会送你巧克力吗?”


  “没、没有……”


  被酒吞这样一说,茨木立刻否认了他的猜测,但他发红的脸颊还是出卖了他的心思。


  酒吞觉得这样的茨木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样黏人可爱的样子,便不自觉地用起家长的口吻教育他:“你脾气也太差了一点,对女孩子爱搭不理,喜欢别人的话就要努力去追求啊!憋着不说可是会失去很多机会的。”他本来还想继续下去,但又想到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跑的茨木会找到喜欢的女人,从此之后不再追着他而是围绕另一个女人转,心又有点空落落的感觉,于是就自己住了嘴。


  从酒吞的住所到学校体育馆的距离不算太远,很快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


  酒吞先一步下了车,茨木拿了自己的摄影设备紧随其后。


  进了体育馆,酒吞在打开更衣箱的时候却发现了一盒巧克力。


  不知道是哪个大胆的女生偷偷放进来的,巧克力的包装盒外面连告白的情书都没有附,只是拿笔写了“请您品尝❤”的字样。


  “这里好歹是男更衣室吧?她是怎么进来的?”


  一边的茨木绷着一张脸看着这盒巧克力,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冷不丁地开口:“既然都送到了你面前,你不尝尝看吗?”


  酒呑朝他暧昧地笑了笑,打着揶揄他的心思,问:“对别人送我的这么感兴趣?“


  “没有,只是看做得还不错,难得对方这么费尽心思的送到你面前,一颗都不吃也不太好吧……”


  “想吃的话本大爷给你一份就好了。”酒吞对茨木千回百转的心思毫无所觉,径自拆了包装外壳,拿出了一颗直接塞进了他嘴里。


  “好吃吗?”


  巧克力在口中很快就融化了,内里包裹着的芯子也流淌出来。


  “酒心的……”茨木对这个味道很是熟悉,毕竟他先前尝试了无数次才终于做出来的口味,但是他现在还不能说。


  在酒吞的面前,他那爱恋的心思绝对不能展露出分毫,对于这盒满含着他爱意的东西,他也只能说出“好吃”这两个字而已。


  酒吞看着他发红的耳朵和脸颊,有些气愤地收走了那盒巧克力。


  “你不是酒精过敏吗?脸这么红,早知道是酒味的就不会喂你吃……剩下的这些还是我来吧”他放了一颗到自己的嘴里,咀嚼了两下又说,“这个味道……还真是不赖啊。”


  酒吞对他的感情一无所觉。


  只有茨木自己知道,他脸红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那点微量的酒精,他此刻这超速的心跳——仅与暗恋有关。


  


  


评论(9)
热度(213)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