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04

前文链接:123

  ***

  酒品如人品,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有怎样的气度,只要在一起喝一杯就能够知道。这是酒吞一直信奉的道理。

  茨木的酒品说不上好还是不好,他酒量挺差,先前一杯鸡尾酒加上刚才的小半杯红酒就开始犯了迷糊,脸颊和耳根都充血泛红,一双少见的金眸蒙上了一层雾气,配上他一头纯白的发色,让酒吞联想到了某种惹人怜爱的宠物。

  “喝了你的酒,我就是你的朋友。”他上前抱住酒吞,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对方身上,“我是不是你朋友,最好的朋友?”

  “只是朋友?”酒吞回抱住他,手又忍不住去摸他的发顶,“至少应该是男朋友吧?”

  “是挚友!”茨木用脸颊蹭酒吞的胸膛,半张脸贴着酒吞,声音闷闷的。

  旋即他就被酒吞按倒,他并无反抗的意图,顺势倒在桌面上,抬眼望着酒吞,又呢喃着重复了一遍:“挚友……”

  酒吞那充血的器官已经完全挺立起来,在裆部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凸起,与茨木的半身紧贴着,可茨木却并没有发觉对方的变化——他的感知能力因为酒精而变得迟钝。

  “挚友?”欲火灼烧着酒吞的头脑,他的思维也不甚清醒,无法去深究茨木话中的意思。只低下头去亲吻茨木的额头,纠正道:“挚友会这样吻你的额头,亲你的嘴唇?”

  他居高临下,单手扣住了茨木的手腕,又问:“你的挚友会对你做这种亲密的事情吗?”

  “……”

  茨木没有回答,他依旧抬眼望着前方,双眸中映出了酒吞的面容,但那张面容又像并未落在他眼里。

  “‘挚友’……?”酒吞转而去亲他的唇,那唇刚刚浸润过酒液,吻上去潮湿而柔软,他迷恋地亲吻一会儿,问对方,“你会在半夜三更跑来‘挚友’的家里,和他接吻?”

  那语气像是在质问,他自然是不相信什么挚友的说辞。他们两个被彼此吸引,相互欣赏,相互爱慕,尽管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他们是“两情相悦”的——酒吞坚信这一点。

  茨木依旧沉默,但酒吞却不想保持这种沉默。他的身体很热,思维在燃烧、血液在沸腾——今晚总要发生点什么。

  他是个行动力很强的人,想到了便会去做。于是一只手拉开了茨木的衬衫下摆,从裤腰处灵活地钻进去,隔着内裤摸到了茨木下面。

  令他诧异的是那里平静极了,一丝丝激动失控的迹象都没有。

  沸腾的脑子忽然冷静了下来。面前的人身体软绵绵的,上半身全然放松地倒在台面上,胸口轻微的起伏,显然是一副醉倒的状态。

  ——今晚注定什么都不能发生。

  “你这就睡着了?”他露出一丝苦笑,伸手拨了拨茨木前额的碎发。

  光洁而饱满的额头露了出来,他在上面留下了今晚的最后一个吻。

  “这样也好,我也不希望我们开始得如此草率。”

  ***

  冷水从喷淋中流泻而下,浇灭了身体的热情。

  红发被水淋湿了,酒吞的五指插入自己的发丝之间向后梳理,忽然又抬头盯着浴室的天花板。

  开着冷水的淋浴房内没有一丝水汽,石英灯的光线不再是朦胧的乳色,仿若他此刻的意识那般清明。

  浴室之外,仅与他一墙之隔的卧房内,躺着个他今晚才知道名字的陌生人。他为其失常、为其疯狂,花费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就把人领回了家。

  这个叫做茨木的陌生人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悄然出现在酒吧的一角,偷偷看了他几十天才被他注意到,又因为无意中的一个对视,勾起了他心中的一丝绮念。

  那是一双金色的眼睛,里头氤氲着一些湿气,注视着人的时候会显得尤为深情。

  到底要倾注多少的情感才能流露出那样的眼神呢?

  他闭上眼,冰冷的水花不断地冲刷着他,身体的温度逐渐降下来,一颗心却热得发烫,眼前满是茨木注视他时候的样子。

  纯粹而浓烈的爱意。

  这是他从那眼里读出的讯息。

  

TBC

评论(12)
热度(173)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