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06

前文链接:12345

  ***

  “就是这里了。”茨木开了门,顺手拉了一下灯的开关。

  这地方大多数是被用作储物的,茨木却在里面铺了个地铺充作床,简单的几件生活用品和换洗衣物叠放在旁边。酒吞弯着腰和茨木一起进了“房间”。

  “怎么看都不像是适宜生活的地方。”酒吞坐在地板上,这里的高度虽然不至于让他坐着也会磕到头,但手稍稍举过头顶就能摸到的天花板也确实太矮了一点,他又问,“这里租金很便宜?”

  “不需要我出租金,打工时候认识的人租了这里和楼上的房间,本来就是超低价租的了,听说我很缺钱就把这里收拾出来让我暂住。”茨木卷着铺在地上的被褥,腾出了一片可以让他们坐着聊天的空间,“等到毕业工作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在这里住也只是暂时的。”

  酒吞的眉头完全皱了起来,他的眉毛是天生的疏而淡,皱眉的时候更显凶相。

  “怎么了吗?”茨木却好像很喜欢他这样子,主动靠过去,枕着他的大腿,“不需要付房租,剩余的钱用来生活就宽裕得多了,去酒吧买一杯酒的钱还是有的。”

  “我每天都会去看你。”

  “每天都跑去那边看我?”酒吞拨开他耳边的头发,手指流连在他的耳廓,随后又去捏揉他柔软的耳垂,“你有没有想过,你不用每天都去酒吧,有一个办法可以天天见到我?”

  茨木盯着他的蹙起的眉看了一会儿,这种有些凶恶的表情让他联想到了什么令人开心的事情,眉眼都舒展开来。

  “是说……我可以和你住一起吗?”

  “你不是说过的,说我可以对你做任何事?”酒吞蜷起食指,在茨木脸上蹭了蹭,“我想要你搬过来。”

  ***

  “所以……你们就在一起了?”

  凌晨一点,酒吧快要关门歇业的时刻,酒吞向荒说了他和茨木的事。

  “明天他就要搬过来了。”酒吞摇了摇手里那杯加了冰的威士忌,“觉得不可思议对吧?”

  荒抿了一口酒,表情严肃:“最开始我是让你去试试看……但刚刚认识不到两天就同居,就算你是真心实意的,也要好好思考一下对方的想法吧。”

  “他答应了。”酒吞颇为自信地回道,“理所当然的应该答应我。那种闷热低矮的地方,做杂物间都不适合,更何况住人。”

  “是你主动提出来的?”

  “是他自己先说‘我可以对他做任何事情’。只是要他搬来和我一起住,那并不过分吧?”

  “‘做任何事’啊……昨天晚上上床的时候说的?”荒先是投去探求的目光,遭到无视后又推开酒杯,伏低了身体,凑到酒吞跟前,“你和他做了几次?”

  “你在想什么!”酒吞有些无奈地扶住额头,回答:“一次都没有。”

  “所以你说的同居,只是准备和他当室友?”

  “我不想让这段关系开始得那么草率,同居在一个屋檐下可以更了解彼此,那个时候再明确地提出确定关系,不是更好吗?”此刻的他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让毫无悬念的告白更浪漫一些有什么不好?”

  “那我就——”荒用杯子碰了一下酒吞的,“祝你幸福。”

  ***

  两人正式同居了。

  邀请一个昨晚才交换过名字,且不知底细的人和自己同住,这是过去的酒吞无法想象也绝对做不出来的事情。

  说是“命运的指引”也好,“爱的暗示”也罢,就算被欺骗他也认命了。酒吞这么想着,从后备箱拎出茨木的行李——一个24寸行李箱就足够装走茨木所有需要带走的东西——两个小时前他去了一趟茨木的“家”,把对方的东西全都搬了过来。

  居然就这样和昨天才认识的高中生同居了。

  酒吞从茨木的行李箱内翻出对方的校服,挂到衣帽间内。

  收拾衣服的时候他意外发现了一张黑白老照片。这张照片被夹在相框里,从泛黄的纸质来判断看上去至少有几十年的历史,上面的男孩子穿着西装短裤,头发剃得很短,表情凌厉。

  不论怎么想,这都不像是茨木会有的东西。

  或许是上一任主人遗留在那间二层阁的私人照片,被他不小心带走了。他把这相框摆到桌上,思考着到底是把它直接丢掉,还是送回原处。茨木就在这时候回来了。

  他脱了鞋,连居家拖鞋都没换,赤着脚走进来,找到正坐在衣帽间为他归置行李的酒吞,双臂一展,直接抱了上去。

  “茨木,来得正好。”酒吞把茨木从背后捞到身前,伸手把那个相框拿过来,“这应该是别的落在那里的东西吧,被你一起带过来了。”

  “的确不是我的东西。”茨木接过那个相框,手指隔着镜面摩挲了一下,“不过,照片上的人好像你呀。”

  “哪里像?”酒吞从他手里抽出相框,把它倒扣在桌面上。

  茨木最后瞥了一眼那相框,才说:“像你小时候。”

  “哈哈,你哪里知道我小时候长什么样子?”酒吞说着,又习惯性地想要去揉他的脑袋。

  “我错过你二十多年了,当然没见过啦。”茨木却一个低头躲开了,转而抱住了他的手臂,央求道,“我想看你的照片,给我看看!”

  这是茨木第一次向他表达探寻的意图,酒吞自然不会拒绝,他想都没想就找出相册。翻开没几页就发现了一张他三岁时候哭鼻子的照片。照片上的小鬼一张脸皱着,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很难让人相信照片上的臭小鬼会长成现在的样子。

  “这张略过,略过!”被喜欢的人发现小时候的黑历史,他自然是会觉得尴尬,赶紧翻过几页,不让茨木继续盯着那张照片看了。

  茨木倒是和酒吞持相反意见。“明明很可爱,像这样脆弱哭泣的时候我也很喜欢。”他又低声补充道,“但错过了你这么好玩的年纪……可真是遗憾……”

  “笨蛋。那时候你还没出生吧?你今年才几岁?”酒吞趁此时揉乱了他的头发,“况且,你觉得本大爷现在不好吗?”

  这时候茨木忽然停止了翻阅相册的动作,他还顶着一头被揉乱的头发,却换上了认真而郑重的态度。

  他回答说:“无论你是怎样的我都喜欢。”

  TBC

评论(10)
热度(171)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