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9

前文链接:1234567-8

  ***

  精心准备的告白计划还没开场,主角就这样没了人影。酒吞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真切地知道到什么叫做“六神无主”,他失魂落魄地从家里出来,来到“Sea”的大门口却发现这里已经布置妥当。

  “外墙上都用了玫瑰花做装饰啊……周年店庆而已,这样子搞得好像要和谁表白一样。”

  “你想把新交往的女朋友带过来?”

  “不愧是阿琴,可真了解小生呀!”妖狐正和妖琴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见到酒吞来了主动招呼道,“好久不见啊酒吞哥!”

  这段时间他忙于恋爱,乐队的事情都快荒废了,但妖狐所说的好久不见,其实也就一周多一点。

  他向那两兄弟点点头,待走近了,便问:“荒呢?”

  狐狸答:“去准备店庆要的材料了,要在夜晚来临之前就把一切都准备好,为此还歇业了一天不是吗?”

  “什么店庆?”酒吞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和茨木的事情他没瞒着朋友,没道理妖狐会不知道,“你们不知道这是在做什么吗?”

  酒吞紧皱眉头的时候看起来很凶,妖狐苦着脸,搭着妖琴的肩膀,说:“店庆活动不是你先提议的吗?怎么好像失忆了一样?”

  他本想回答“失忆的人究竟是谁?!”的,但看到旁边妖琴一副肯定的表情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妖琴适时地发问:“你遇到什么事情了?状态很糟。”

  想到这件事情酒吞就觉得喉间泛起一股苦涩,他在妖琴旁边空着的位置坐下来,手肘撑在了吧台桌上,颇有些落寞地说道:“茨木他……不见了。”

  “找不到那个人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妖狐坐在妖琴的另一侧,他倾斜了半个身体,看着酒吞说,“是酒吞哥先涮了他嘛,他当然会心灰意冷地离开啦~”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

  “这件事情的确是你做得不厚道。”连从吧台后走出来,给他们三个一人递了一杯气泡水,“初次恋爱的少年人可是很脆弱的。”

  一个两个,身边的每个人都开始说着他听不懂的话,思绪乱成一片,他痛苦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所以,你们的意思是,我已经甩了茨木?”

  连和两兄弟都表情奇怪地盯着他,就差去摸摸他的额头,看他有没有烧坏脑子。

  “都是一周之前的事情……”狐狸皱起眉来,满脸困惑的样子,“你该不会又后悔了,想要去找他吧?”

  酒吞也不回答,推开了连给他的那杯水,一个起身,连一句“失陪”都没有留下,就径自离开了。

  ***

  ——为什么周围的人都是这个态度,不是这个世界疯了,就是我疯了。

  驱车开往茨木学校的时候,酒吞满脑子都是这个问题,他又拨打了一遍茨木的电话,电话里依旧是忙音,不安的感觉越发升腾起来,等他到学校之后,那感觉更是被坐实了。

  他按照记忆找到了茨木所在的班级,此刻正赶上午休,教室里统共没几个人,他抓了个离门最近的同学问他关于茨木的事情。那戴着眼镜的男生被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地说:“没有……我们班没有这个人啊……你找错了吧?”

  这边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其他学生的注意,纷纷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茨木”这个名字,这其中也包括了上次表白被拒的那名女生。

  酒吞觉得一阵恍惚,眼前的世界好像那么不真实,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精神是否出现了问题。离开学校的时候他又碰上了上次询问他是否可以拍照的女孩子,对方也第一时间认出他了,热情地朝他挥挥手:“帅哥!你来找——咦,我是在哪里见过你呢?”

  不,一定是有哪里不对,茨木确实是真真实实出现过的人,他的记忆没有出错,这个人之前还和他通过电话,电话里含糊不清地说了些他听不懂的话……不管怎么说,毕竟是相处了几个月的人,随随便便的在电话里就断绝掉来往也轻率了,至少要见到茨木,当面和他谈一次。

  就算要分开也没关系,酒吞不是死皮赖脸缠着对方不放的人,很疼也没关系,受伤也没关系,他只是不喜欢不明不白地就被舍弃。

  他找了茨木一天、两天,电话打不通,茨木最后在电话里说的地方,其他茨木可能会去的地方,他都找了个遍。

  茨木像是从人间蒸发了。酒吞不是没想过报案,但回家翻找茨木的身份证明,发现的却是一张没有照片的id卡。他又翻找了这段时间和茨木的合照,结果让他大吃一惊,甚至从心底都感觉到了害怕。

  那些合照上只有酒吞一个,本该属于茨木的那个位置是空的。

  尤其是那张他们约定去游乐园玩的时候拍摄的照片——他对那天的印象尤为深刻——他记得那天他们两个在游乐园远远地看见妖琴和妖狐两兄弟,两个人买了一份冰在吃,因此他们俩也有样学样,跑去买了同一款的冰激凌,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地互相挖了吃,有个路过的小姑娘用拍立得给他们拍了照,说是“因为太般配了所以忍不住”,末了就把照片送给了他们。

  酒吞很喜欢那张照片,因为是在不经意之间的抓拍,两个人的神态尤为自然,照片里的茨木笑得很甜,口中咬着他递过去的勺子,眼睛都眯了起来,酒吞也是一脸温柔的,他眉头舒展开的时候并不显凶,反而有种恬淡的美感。

  那天的阳光很好,天空很蓝,照片上的两人看起来就是一对幸福的恋人。

  可现在酒吞手中握着的这张照片上,茨木的身影消失了,只留下他一个人举着勺子面对空气,原本承载着美好回忆的照片在此刻看起来阴测测的,叫人不寒而栗。

  剩下所有的照片都是一样的。突然消失的不只是茨木这个人,还有他过去所有存在过的痕迹。想到这里,酒吞觉得他是否能称之为“人”都需要存疑。

  他回忆起一些曾经被他忽略的信息。茨木刚搬来他家的时候带过来一张老照片,他记得茨木隐约说过“照片上的人和你很像”这样的话。

  “我好像认错了人。”

  茨木那冷冰冰、硬邦邦的声音似乎又在他耳边响起来了。

  你把我认成谁了呢?

  他背靠着墙壁,缓缓地滑坐到地面,双手插入自己的发间,又将头低下去,前额靠到了膝盖。

  因痛苦和无助而蜷缩起来的样子是那么的令人心痛,但任何的开解和安慰都是无用功。

  酒吞所期待的“人”大概永远都不会出现了。

  TBC

评论(19)
热度(164)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