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10

前文链接:1234567-89

*前世今生酸爽文

*写到男厕所就意味着车快来了……

  ***

  十年亦不过弹指刹那。

  这一年,满打满算是“Sea”在这条街上矗立的第十一个年头,亦是“Under the Sea”乐队成立的第十一年。曾经在这间酒吧驻唱的乐队依靠着一张和乐队同名的专辑,如今也变得小有名气。两三年前他们应邀参加了一档综艺,成员们迥异的性格外加出众的外表使得他们收获了一批新的粉丝,但他们也无意向“偶像明星”的道路上发展,没过多久又淡出了大众视线。

  年关刚过,天气还冷得让人忍不住缩在被子里舍不得出来,酒吞只套了一件毛衣就出门了。

  他还住在老地方,小别墅的价值翻了十番都不止,外面的男男女女见他这样有钱,又是年纪轻轻一表人才的,不知有多少挤破了头想要和他来演一出“真爱”的戏码,但这么些年下来,前仆后继的人来了不少,可最多也就和他暧昧了一段时间便不了了之。

  私下里传闻说他暗恋当红女明星红叶,但红叶心有所属,他也只好做个绅士,将那份爱恋放在心底与其保持距离。其实他和红叶不过是普通朋友,连知己都算不上。当初红叶还在学校里的时候意外结识了他,两人还算投缘,便交了个朋友。后来红叶的事业蒸蒸日上,整日忙得不可开交,这份友谊也变得愈发淡薄了。

  这些年他一直独居,前年狐狸送了他一只小猫养着玩,才养了不到两个月,春天一来,这只小母猫就跑得没了影子。明明之前还会扒着他的裤腿卖萌撒娇的小宠物,一到交配季就满脑子想着外头的公猫。他和狐狸说这猫是个“养不熟的小畜生”,一边的妖琴便责怪他没及时带猫绝育,也没把门窗关好。半个月后那猫又自己跑了回来,这时候酒吞也意识到了自己没有养宠物性子,这猫就又回到了狐狸手上。

  养不熟的小猫尚且知道回来,可这么大个人怎么就会没了影子。

  酒吞哈了一口热气,一想到那件事情,心里还是不由地一阵抽痛。

  不是交了朋友就会来往一生,也不是谈场恋爱就能相伴到老,这个道理酒吞一直都很明白。人总是会不断结识新人,又不断告别过去,但人也会有无论如何都不想结交的人,以及无论如何都放不下的过去。

  茨木就是他放不下的过去。其实他和茨木连恋爱关系都算不上,可他是头一次对“人”一见钟情,又是头一次经历那样灵异的事情——也不知道这是谁做的恶作剧,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唯独漏了酒吞。

  酒吞的作息和常人有了半天多的时差,他的一天往往是从下午开始的。他仿佛被割裂成了两部分,在人前他清醒且自持,似乎和别人一样忘却了茨木的存在,四下无人的时候他又时时回忆起茨木,在茨木曾经睡过的房间里蜷缩成一团。

  时间会治愈一切伤痛,这几年他愈发地感觉不到那种切骨剥皮般的剧痛,甚至也开始怀疑名为“茨木”的这个形象不过是他年轻时的幻想。

  如果真的存在这个人,怎么只有他自己还记得呢。

  ***

  “狐狸那家伙,最近好像迷上了个女高中生。”

  来到“Sea”的时候,酒吞便看见他的老朋友正聚在一起,几个人百无聊赖的,就讨论狐狸的八卦来。

  荒不咸不淡地说:“谁知道那家伙到底有没有长性,不知道交往过几任了。”

  “看他的样子,这一回好像尤其认真。”连一本正经地说着,“说是对方一毕业就要和她结婚。”

  “对方可是喊他‘叔叔’呢,这样都下得去手。”妖琴完全不留情面地评价道。

  “说到结婚,那个红叶,最近好像说是要结婚了。”一边的荒看见酒吞坐过来,便将话题引到他身上,“这点我们的主唱大人应该很清楚了吧,嗯?”

  那个酒吞暗恋红叶的传闻,除了作为当事人的二人否认之外,几乎是所有人公认的说法。因为酒吞这些年来都表现出一副心里有人的模样来——他密切接触的对象,除去开酒吧做乐队的那些朋友,只剩下红叶与他较为亲密了。

  “本周五下午三点,在■庄园。”即便外面传的再离谱,酒吞也从不避讳和红叶的关系,只坚称是朋友,“都说了我们是朋友关系,普通朋友。”

  “可你这么多年不是一直都在等?”荒说,“不是红叶,那还有谁?”

  “就不许我认识个你们都不知道的真爱吗?”

  其实平心而论,酒吞挺喜欢红叶,但绝不是爱。他在影视学校里初见的红叶时候,就在红叶的身上发现了茨木的影子。那样热烈而直接的眼神的眼神看过一次就不会忘,只不过红叶的眼神不是对着他的,而是对着上一届的学生晴明。当时的酒吞以为这世上所有关于茨木的一切都消失了,想要缅怀都无从着手,却没想到可以在一名素不相识的女性身上捕捉到茨木的影子,这于他而言仿佛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苦恋的人之间或许会有特别的吸引力,那段时间他们两个时常出去喝酒聊天,红叶看着是个文文弱弱的小姑娘,实际上骨子里透着一股狠劲,很执着很要强,酒吞和她十分聊得来。

  “几年前你们不是在谈恋爱?”连也加入了话题,“虽然我不相信传闻里说的,你‘默默付出、隐忍不发’,但那时候你确实和红叶很要好吧?”

  “都说了是朋友,就算一起出去,也就是喝酒聊天罢了。更何况,那时候我们各自都有喜欢的人,怎么会搞到一起去。”

  “各自都有喜欢的人。”连停顿了一下,“你喜欢谁喜欢了快十年?有这个人吗?”

  荒的表情像是忽然回忆起了什么,说:“好像是有这么个人。”

  “十年前,好像有个一直往酒吧跑的小鬼。”妖琴补充道,“在酒吧蹲了三个多月才和酒吞搭上话。”

  仿佛十年的迷梦突然惊醒了一般。大家关于茨木的记忆又一点点复苏,尤其是荒:“我好像想起来,你还说要和他告白,后来……后来怎么样……”

  “好了,到此为止吧。”酒吞猛地站起来,椅子在地上拖出一声难听的噪音,“想起来又怎么样,已经消失了十年的人,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他此刻的表情阴沉得可怕。

  ***

  红叶的婚礼如期举办。

  二月的天气还冷得叫人瑟瑟发抖,室内的气氛却热烈得叫人招架不住。红叶和晴明的婚礼办得并不高调,到场的来宾多是些亲戚和朋友,还有一小部分媒体。

  婚宴被做成了自助餐的形式,长桌上摆了点心、饮料和甜酒,没有座位,宾客们在场地内能够自由的活动。开宴前的仪式并不繁琐,酒吞端着一杯酒,看着台上的一对新人交换戒指,随后亲吻。红叶注视着晴明的眼睛似乎又和茨木的重叠了起来。

  “我好像认错了人。”

  这句话历久弥新,漫长的时间没能让酒吞忘怀,反倒是被记忆刻画得更加鲜活动人了。原本只是在电话里的单薄声音,现在似乎还配上了茨木的表情、神态和动作。

  ——那个臭小子,连找人也会找错的……真是笨到家了!也不知道他找的那个人会不会嫌弃那片和他接过吻的唇,那张向他倾吐过“喜欢”的舌,还有被他触摸过的,茨木的身体。

  他不禁有些恶意地想着,最好还是被嫌弃吧,叫那臭小子苦着一张脸回来,无处可去的话可以来哀求本大爷,那么勉为其难地给他一个容身之处也不是不可以。但这所思所想全部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茨木要是会回来,十年的时间,足够他从这世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回到他身边。

  仪式进行到最末,新娘会将手中的花束抛到台下,接住花束的女孩子即会被认为是下一个结婚的人。酒吞的身边一阵骚乱,几个女孩子为了抢那捧花都垫了脚伸了手,他无意争抢,便躲到人群疏落的地方,哪知那捧花还是朝他这边飞了过来,被一个女生下意识的接住了。

  “哎呀~我,我不结婚呀!”小姑娘接了捧花,一眼就瞄到了身边的酒吞,“喏!给你的快收下吧!”

  这捧花被强硬地塞到酒吞怀里,第一个接了这花的小姑娘反倒跑得没了影子。周遭的人不知是谁起哄,道:“上台说两句!”

  众人皆存了八卦的心思,这么个被外界传为“苦恋红叶多年”的男人究竟是怎么个态度,于是那“说两句”的呼声愈来愈高,酒吞没办法,也只好接过话筒上了台。

  “我和红叶一直都是好朋友,八九年前她还在学校的时候……”红叶结婚他自然非常高兴,毕竟是自己欣赏的女人找到了真爱,祝福的话句句发自肺腑,也把这几年和红叶的事讲了个明白,“她喜欢晴明有十年,我也喜欢了另一个人有十年,今天是她的婚礼……”

  他居高临下,下面的每一个人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我真挚地祝福——”他忽然停住了。

  台下的人们也因为他的收声忽然安静下来,收回散乱的脚步站好,关注着台上的男人的举动。

  “茨木——”

  在话筒被扔掉的时候,这两个字通过扩音器传到了在场的每个人的耳中。

  酒吞顾不得这是什么场合了,他对身边的新郎新娘说一句“抱歉”,便拨开人群冲出了宴会厅。

  他见到了面容未改的茨木——就在他站在台上说话的时候,茨木就站在人群的最后。这情形似乎回到了当年在“Sea”的时候,他在台上,茨木在台下。消失了十年的人现在又穿越时空了一样,重新出现在他面前。

  我要抓住他。

  酒吞满脑子只剩下这个念头。他从未跑得这么快,脚下踩着皮鞋,有几次几近摔倒。

  他想要抓住的那个人像是无知无觉的幽灵,全然没有发现酒吞。那个人像是喝多酒,摇摇晃晃地扶着走廊的墙壁,最后进了男厕所。

  酒吞跟着追进去。

  TBC

评论(21)
热度(188)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