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11

前文链接:1234567-8910

***

*你吞哥到现在还以为自己拿的是攻的剧本呢,太天真了啧啧啧

***

  水流的声音。

  酒吞走进去的时候,看见茨木就站在洗手池边。

  茨木依然维持着当年的状态,穿一身学生制服,白色的短发卷而松软。他掬着水往脸上泼,前额的头发被水打湿了,微卷的头发弯曲成一种好看的弧度贴在额际。

  “……茨木。”酒吞站在他身后,喉咙像是被无形的手扼住了,险些连声音都发不出来。镜子里茨木的脸色灰白,唇亦是了无生气的颜色,他脸上沾了水,目光迷离地透过镜子看着酒吞。他像是脱离了时间束缚的幽灵,时光的流逝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反倒是衬托得酒吞变化良多。

  “我的挚友不见了。”茨木转过身,轻轻地吐出这句话,目光不知落在何处。

  空气像是凝成了胶冻,连呼吸都成了件困难的事,酒吞费力喘息了一下,感受着胸腔里泛起的痛楚,看看茨木,又看看镜子里的自己。这些年他作息颠倒,昼伏夜出,肤色被养得白了些,又因为年纪渐长,他更加注重身材管理,在健身房消磨了不少时光,体格比年轻的时候更加漂亮。过去的他用“年轻气盛”来形容也不为过,自信也好自负也罢,那张扬似乎是刻进了骨子里的,但如今却收敛得几乎看不到了,看见他只会联想到“沉稳”、“克制”、“内敛”之类的词汇。

  茨木一点都没变,他也依旧保留着对茨木的那份喜欢,但他不确定现在的他是否还能吸引到对方。他所拥有的一切资本,或许在茨木的眼中完全不值一提。

  “我的挚友不见了。”茨木又开口,这一回他转动了一下眼球,目光似乎聚焦在了酒吞身上,“我在大江山找了很久,哪里都没有他。”

  那目光的是平静的,语调亦是仿佛陈述事件一般的不带感情,可酒吞觉得他快哭了。

  这个认识像一击重拳打在酒吞心口,他想问茨木最后的那通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抹去所有人的记忆偏偏留下他的,以及既然都消失了十年之久,为什么又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可现在见到这个样子的茨木,他却只想抱抱他。

  眼前的这个人叫他方寸大乱,原则失守。他根本来不及厘清自己的所思所想,身体就先一步地动起来。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圈住茨木,让对方靠在了他怀里。

  茨木身上有股淡淡的酒气,是醇香的好酒,亦是酒吞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酒香。

  “你的挚友是谁?”酒吞轻拍他的背,“你去找你的挚友,找了十年吗?”

  “我的挚友是……”

  声音在这里停下了,茨木忽然缄默,不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来。酒吞也不强求他的回答,又说:“那你还记得我是谁?”

  茨木便别过头,努力地聚起视线,许久之后才回答:“你是……酒吞……”

  “是啊,我是。”酒吞梳着他细软的白发,额头贴着他的,用掺了气声的声音回应道,“你还记得。”

  这时的茨木像是终于意识到了面前的人是谁,断断续续地表达着:“想念……酒吞……我好想你……”

  “你很想我么?”一颗心又重新变得炙热起来,在胸腔里不规则地狂跳,酒吞克制着自己的声音,“那你要找的挚友,找不到就索性不要找了,好不好?”

  怎样都可以,茨木是人类也好,是鬼怪也罢,他都不会介意,也不会介意茨木所说的那个“挚友”的存在。消失了十年的人突然出现,已经蹉跎的时光不会再回来。他何必去清算过去的那些旧账,让往事继续耗费他余下的时光。

  “酒吞……”茨木没有表态,反倒是回抱过来,将自己的唇凑到他的唇上,然后轻轻印下一个吻。

  “想和你在一起。”

  茨木说话时呼出的气息喷在酒吞面上,带着点淡薄的酒气,酒吞却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他脑中像是突然燃起了绚丽的眼花,一下下地在识海深处炸开,就连茨木叼着他唇含吮嬉弄都没意识到。

  感受到他们气息相融,唇齿纠缠的时候,茨木的手已经摸到了他的腰带,准备解开这东西的约束,好伸进他裤子里。

  气氛一下子变得色情且下流,久未发泄过的身体几乎片刻就被点燃了,升腾起的性欲几乎浇灭了酒吞的理智。明明两个人还有许许多多的话没有讲明,为何先做起了这档子事?

  他回忆起茨木第一次到他家的时候,不禁有些恶劣地想着,要是那个时候就发生了点什么的话,或许结果就完全不同了。那个时候因为种种顾虑放弃掉的事情,现在还要拒绝吗?既然是对方主动的邀请,为什么不顺水推舟地去享受?

  这点恶劣的想法愉悦了他的心情,但他终究不想占了神志不清的人的便宜,于是他在和茨木亲吻的间歇中最后问了一句:“茨木,你看看清楚,我是谁?”

  “你是酒吞啊。”这一次茨木回答的速度很快,甚至还绽开了一个笑,又复述了一遍刚才的话,“我想和你在一起。”

  他的意愿真切地传达给了酒吞。

  酒吞帮着他解开了自己的皮带,凑着他的耳朵边低语道:“在外面太惹眼了,我们去隔间。”

  

  TBC

评论(39)
热度(182)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