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16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15

  ***

  最开始出现的是一只雉鸡。

  雉鸡的脖子被割断了,扔在神子的居所前,挣扎时流出的鸡血和艳丽的羽毛洒了满墙满地。负责照顾神子起居的僧人率先发现了尸体,惊得摔掉了手中端的水盆。

  外面乒铃乓啷的动静自然惊扰了酒吞,他推开门,只见摔倒在地一脸惊恐的僧人,遍地的鲜血混着水流淌开来,再看到旁边那只死去的雉鸡,整个景象血腥而恐怖,同时又诡异极了。

  “伊、伊吹大人……这、这太奇怪了!是谁如此……如此恶毒!”

  酒吞看了一眼已经念起超度佛经的僧人,他虽然略有惊诧,但并不认为此事是居心险恶的恐吓——他心中不由地浮现出那只小鬼的样子来。

  随后出现的是只山猫。

  说是山猫,也不过是酒吞根据血肉模糊的肉块臆测出的结果。这只动物被残忍地剥去了皮毛,并且剥皮的手法并不高明,余下的肉体都带着不同程度的损伤。而且这一次对方做得更为过分,直接把尸体扔在了酒吞房间里,弄得他睡眼惺忪地醒来,不出片刻便被眼前血糊糊的一团惊得彻底清醒。

  ——又是那只小鬼干的!

  “恶作剧也要有个限度吧!本大爷好歹是救过你,你就这样报答吗?”他在房间里巡视一圈,并未发现那小鬼的踪迹。心头怒气无处发泄,他走到门外庭院,只得冲着山石树木发火。

  任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无法保持平常心,酒吞虽然不惧这些血腥之物,但当初的一番好意换来这样的结果却让他气的不清。

  “当初就应该让你被他们抓走!”

  那一日他说了许多重话,也不知那只小鬼是否就在附近,那之后过了很久,酒吞都没有再遇到这样的骚扰。

  一直到西风吹了一段时日,天气由凉转寒,万物萧条的冬季来临之际,他才又收到了“礼物”。

  不是被割了喉的雉鸡,也不是被剥了皮的山猫,而是一只还活着的、不断哀叫的母鹿。

  鹿的四只蹄子全都被打折了,它动弹不得,痛苦地蜷在地上,看见酒吞之后不知感应到什么,那双水灵灵的鹿眼睛里竟然流出了眼泪。

  “你……你这家伙……我又没说要宰了你炖肉!”他上前摸了摸那母鹿的头,心里却是的的确确地动过要炖鹿肉的念头,不过那点念头被这鹿用这样可怜的目光一盯,转眼就消散了。

  至此酒吞终于明白了先前的两具尸体是什么意思,并不是什么报复性质的恶作剧,只是单纯地为了报恩而献上捕获到的猎物罢了——会误解也是因为恶鬼和人类对于食物的理解程度并不相同的缘故吧。

  “喂,你在附近的吧?上次说的话你也听到了……”酒吞环视着周围,草木凋枯,不见任何生物的影子,他却总觉得那只小鬼就在暗中窥伺,便继续说道,“你不是想要恶作剧是吗?我为我说过的话道歉。”

  他原本是提了嗓音在喊话,但说到道歉这里,音量不由自主地低了下去。

  “啊真是的……”他有些不自在地捋了一把母鹿的短毛,“根本不知道那家伙在不在,对着空气说话……简直像个白痴一样……”

  这么抱怨的时候,旁边的灌木丛里就忽然有了动静。

  “你不喜欢我帮你处理好的食物,所以就只好抓来活的给你。”

  像鬼魅一般,那只体型幼小的恶鬼忽然出现了。他和上次一样,浑身都是干涸成黑褐色的血迹,除了一双眼睛是金色的,其余部分全都沾满血污,看不出半点原来的本色。他身上的衣服还是原来的那件,但似乎变得更加破烂了,裤管几乎碎成了一条短裤,膝盖都露了出来。

  这样的装束让酒吞看了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不冷吗?”这句话刚出口酒吞便后悔了,怎么看对方也不像是会着凉的样子,连带着想要招呼对方进来一起烤炭火的想法也被自己否决了。

  “你喜欢这次的食物吗?为什么不杀掉它?冬天的食物很少,不吃的话会饿……”他伸出爪子,似乎想要代替酒吞解决了眼前的这只母鹿,但又想起前两次失败的送餐经历,那只就他体型而言十分巨大的爪子十分犹豫地停在了母鹿的脖子边。

  “饥饿的感觉很难受,很痛苦。”

  他如此陈述着,声音听不出情绪的波动,但酒吞发觉他咬住了下唇。

  这样子简直和小孩子没什么不同嘛。酒吞这么想着,想要伸手去摸他的头顶,但入目都是被血粘成一条条宛如虫子似得头发,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

  那头发究竟是什么颜色呢?要是和茨木一样是白色的……

  “因为我并不缺少食物。”他说完这句就发现小恶鬼的脸色变得十分严肃,于是话锋一转,安抚道,“但我很喜欢你送来的东西,不需要的猎物可以先暂时圈养起来,等到需要的时候再宰杀,人类都是会这么做的。”

  “你不喜欢的话我会再去找别的来,但是冬天能吃的东西很少……这只鹿也是从贵族的家里捉来的。”

  酒吞听到这话的时候瞥了眼身边那只受了惊的母鹿,那只鹿显然认出了打断自己四条腿的凶手,焦躁地想要逃开,在原地不断地喘着气。

  “不用再去找别的来。你又现身在人类面前,先前的那群武士不会又来追捕你吗?”酒吞说着,轻轻地搭住了那只恶鬼黑紫色的爪子,“你可以躲在这里,寺院里很安全,只要不伤人,你可以永远在这里。”

  给予不知名的恶鬼如此大的温柔与关爱的酒吞其实怀抱着私心。只是因为这只恶鬼像茨木罢了,若那双眼睛不是金色的,他大概在初遇的时候就会把对方交出去。现在循循善诱,也不过是为了能见到这只恶鬼被血污掩藏的真面目罢了。

  “我可以……”那恶鬼倒是没有觉察到酒吞的心思,他看着握着自己鬼手的人类,用疑惑的语气重复了一遍,“我可以住在人类的寺院里吗?”

  “寺院里的其他人不会同意,但你藏在我房间里的话不会有人发现的,就像我们刚见面的时候那样。”

  恶鬼并不说话,但酒吞认为他并不会拒绝。尽管恶鬼不会畏惧严寒,甚至已经习惯了山林生活,但比起在外面随时都会被抓住的危险,待在神子住所实在是个很有吸引力的选择。

  “我不会让除了你以外的人发现我的。”他最终还是接受了酒吞的好意,那只鬼手小心翼翼地弯成了拉钩的姿态,“要做约定!”

  那两只差距悬殊的手就这么艰难地完成了拉钩的动作。与此同时,心智已经成熟而身体仍是小少年的酒吞更是确信这家伙就是个小孩子了。

tbc

评论(14)
热度(160)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