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28

前文链接:1-24252627


***


  茨木童子果真造了一座铁质的宫殿。


  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酒吞童子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住在那种地方就不怕被雷劈么?


  但等到大殿落成之日,嘴上说着没兴趣的他还是陪着一起去了。


  铁锻出的宫殿在日光下也呈现出冰冷的漆黑色泽,但比起之前那个轻轻松松就被砸穿的,这个倒真是结实了不少。


  远处有个女人远远地见到他的身影便跪地叩拜,待他走近了才低眉顺目地说道:“奴家今日在殿内设了筵席,还特意从鬼市寻了美酒佳酿,不知两位大人可否赏光,在此多逗留片刻?”


  这女人正是镜姬了。


  镜姬自那日被砸烂了云海镜就乖顺得不像话,她失却了赖以生存的宝物,几乎是想方设法地讨好茨、酒二者以图保命,但茨木童子是个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相比之下还是酒吞童子更容易亲近。


  她一番话说完,只换得了茨木童子的冷眼相看,倒是酒吞童子听闻有美酒相待,稍稍提了兴致,迈开腿进入殿内。


  茨木童子这才神色稍霁,缓步跟了进去。


  因是完全由铁锻造的建筑,大殿里的光线并不好,青天白日仍要点灯。两排灯座一字排开,将室内照得一清二楚,装点虽说不上金碧辉煌,但也看出花费了不少心思,不知出自何人手笔。


  殿内零星聚集了些鬼怪,这一次设宴不像上次,来得都是些幻化之术练得好的,但凡奇形怪状或是形貌丑陋的小妖都不在此次邀请之列,因而乍看之下倒还算顺眼。


  这其中已有眼力价高的妖怪上前敬酒,酒吞童子也不推拒,接过酒碗便一口气饮下了,末了才赞道:“酒不错。”


  待走到“鬼王”的座位之前,他已接连喝下数碗。因他丝毫不显醉色,众鬼便连连夸赞他好酒量,紧接着又是一堆“鬼王”之类的阿谀。


  阿谀奉承的话酒吞童子向来是左耳进右耳出。他抖了抖一对尖耳,落座后抓起手边的一坛酒灌了几口。


  “倒是比本大爷想的要好上几分。”


  此时镜姬又端着一碟酒,一副要凑近了服侍鬼王大人饮酒的模样。酒吞童子倒是乐见其成,美人同美酒一样无需拒绝,但眼前的女子尚未贴近,便被身后突然出现的茨木童子拽着后衣领拎了起来。


  “谁准你靠近挚友了?”茨木童子虽长了张俊俏的脸,但身形高大,也无怜香惜玉的好习惯,这镜姬被他拽得双脚都离了地,在半空中痛苦地挣扎起来。


  倒是酒吞童子适时解了围:“你不用这样为难一个女人吧?”


  “这女人曾对挚友心怀杀念,近身服侍还是能免则免。”茨木童子一边这么说,一边还是听话地将镜姬放了下来。


  双脚甫一落下,镜姬便瘫软在地,她这回不敢再贸然接近了,正在踌躇着该原地等候还是退下的时候,便见到茨木童子拿起她摔落的酒碟,坐到酒吞童子身旁重新倒了一碟酒,然后侧身喂给对方。


  这一回不但是镜姬被惊掉了下巴,连酒吞童子也被吓了一跳——试想他茨木童子一个堂堂大妖,平日里身着铠甲威风凛凛,竟然毫无芥蒂地服侍起另一个男妖来,这种场面委实令人惊讶。


  “茨木童子……”一碟酒被推到了嘴边,酒吞童子却根本没有下咽的兴致,他极少会叫茨木的名,但凡叫了总要接几句不大好听的话,这次也不例外,他顿了一会儿才说:“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茨木童子向来是不把这种话放在心上的,他只回说:“不过是这种小事,吾为何不能代劳?”


  “你好歹是有点名气的大妖了,这种事情你还要亲自动手?难道本大爷以后沐浴穿衣你也要来服侍么?”


  “挚友若希望吾来做的话,吾自然可以!”


  酒吞童子哑口无言,对着他那张漂亮脸蛋看了半天,想要找出这家伙口不对心的蛛丝马迹,寻了半天无果之后,只得夺过他手中的酒碟一饮而尽。


  “你一点都不觉得不妥吗?”酒吞童子将空酒碟倒扣在一边,转而直视他的眼睛,“你这个样子……说是把我当‘挚友’也不至于做到这种程度吧?”


  他们身处大殿的最高处,王座之下觥筹交错,王座之上的气氛却几近凝固了。


  距离他们最近的镜姬趴在地上不敢移动。


  她听见茨木童子的声音:“有何不可?正因为你是酒吞童子,吾做任何事都心甘情愿!”


  “本大爷还是更希望女人来陪!”


  这句话一出,镜姬便觉有人在拽自己的胳膊。她惊呼一声,等到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已经靠到了酒吞童子肩膀上,而一边的茨木童子看着正她,眼里几乎要冒出火来。


  “倒酒!”


  酒碟子被推到了眼前。镜姬只觉得如坐针毡,两边都是不好忤逆的,但见着茨木童子一言不发,只是死死盯着她看,又见身旁的酒吞童子不耐烦的模样,她便只好颤颤巍巍地端起酒坛,替他满上。


  茨木童子见到此情此景,腾然站起,默不作声地离开了。


  这一场宴会汇集的美酒佳肴几乎叫在场的每一位都载兴而归,心情恶劣的唯三而已。


  茨木童子自那日之后就未曾在酒吞童子面前出现过。


  刚开始的时候,酒吞童子还觉得落了清闲,但接连几天,习惯了耳边有人喋喋不休的他免不得觉得这日子太过清闲了。


  清闲到连酒都开始变得寡淡了起来。


  又过了几日,茨木童子仍是不见踪影。


  “那家伙也学会了赌气么!他以为本大爷会在乎吗?”


  虽是这么说着,但酒吞童子在喝酒的时候却不慎捏碎了酒器,酒水与碎瓷片沾了满手满身,心情郁结之下索性背着鬼葫芦下了山。



评论(22)
热度(144)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