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30

分享一个不好好穿衣服的gay吞(不

图与本次更新无关,是刚开头的酒吞的人设





前文链接:1-242526272829


***


  街上早没了行人,酒吞童子漫无目的走着,思考茨木童子可能会去的地方。


  他对茨木童子并非全无好感。


  一开始遇到对方的时候,他其实对这个长相和实力都不俗的大妖怪十分欣赏。然对方一开口就搬出陈年往事,还一口一个“挚友”地唤个不停,这让他十分不悦——那家伙竟然会把他这样一个实力强劲的妖怪与另一个孱弱的人类联系起来,未免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吧?


  但与茨木童子相处的越是久,就越是无法讨厌他。对方行事是十足的恶鬼风范,又十分固执,这样的茨木童子但偏偏对他酒吞童子言听计从。


  他酒吞童子向来都是独来独往,不惧天地只怕麻烦,被茨木童子缠了又缠,见挣不脱与只好随他去了。日子久了他也习惯了对方的存在,若没有那家伙烦人的声音佐酒,日子未免太索然无趣了。


  纵使他知道这世上没有毫无缘由地服从,茨木童子自然是有所图才会如此,但酒吞童子也免不得对这个大妖怪越来越上心。


  若真有分别的一日,只希望来得晚些,至少不是因为现在这种可笑的原因。他如此想道,又猜测着茨木童子多半会回大江山,于是就沿着原路折返。


  他一路往回走,很快就来到了大江山脚下的一处枫叶林。此时正值初春,春寒料峭,过了冬的红枫尚未发新枝,铁锈色的叶子与树干的颜色混在一处,枫林看上去一片萧条。


  酒吞童子走出几步,便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茨木童子果真在这里。


  他一面走,一面只看到茨木童子的背影,对方似乎正躲着他,并不打算与他相见。


  酒吞童子当然不会如他所愿,他今夜打定了主意要和他说清楚,故而提起步子追了上去。


  这枫叶林并不大,他追着茨木童子的背影走了许久,周围景色却丝毫未变,便暗自起了提防之心。


  此刻风中正传来茨木童子的声音:“酒吞童子难堪大用,这样痴迷酒色,实在不是鬼王之才,不若杀了他,将他血肉饮下以增强力量。”


  茨木童子原来这样想他?酒吞童子听到这声音先是一怔,后又猜想这怕是有人在背后捣鬼,若茨木童子真打得这主意,不知有多少次机会得以实践了。


  他这一回想,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竟然对对方毫不设防,不由自问:本大爷当真如此信任他?


  不等他细想,耳边又响起茨木童子的声音:“不过是虚与委蛇的奉承,你真是白痴透顶,竟然就这样信了我。”


  “茨木童子!”酒吞童子唤他的名字,然枫叶林内除了风声之外一片寂静,先前的声音也消失了。


  此处果真有诈!


  虽意识到这一点,但他此刻被困在这不大的林子里,就如同进入梦境一般,不知敌友的位置,只能依靠感觉不断迈腿前行以寻找茨木童子。


  就这样走了半晌,他终于找到了对方。


  只见到茨木童子站在面前,头低垂着,不发一言也看不到表情。


  酒吞童子见到此情此景,几步走到他面前,哪知对方毫无征兆地使出黑焰!


  他来不及细想,侧身躲开攻击,解下背后的鬼葫芦与他缠斗起来。


  “你发什么疯!”他大吼一声,茨木童子却毫无反应,只会不断攻击。


  两人交手了十几个回合不止,他才找到破绽,将茨木童子死死压制住。对方头颈要害被他扼住,挣扎无果才放弃了抵抗。


  “挚友……当真如此想我么?”茨木童子忽然开口道,“这身体全权交由挚友来支配,若能被挚友吞噬……化为挚友强大的一部分,吾心甘情愿……”


  这声音听上去像是带了几分委屈。


  “喂!你醒醒!”酒吞童子想这家伙或许也听到了那虚假的声音,他拍打着对方的脸颊,“本大爷什么时候说过要吃掉你?”


  这样轻微的刺激对于大妖来说无异于清风拂面,茨木童子并未因此清醒。他不知又听到了什么,一双眼眨了眨,竟然有些氤氲。


  “吾也想回到过去,同那时的挚友一起……”他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那时的挚友不像现在这般冷淡,时常与我共饮。吾知道挚友已经忘却前尘,但那些事情仍旧牢牢印在吾心底……”


  “喂!茨木童子!你说什么傻话?”


  酒吞童子顾不得许多,对着茨木童子的脑袋狠狠来了一拳,他知道大妖的身体素质极好,这点冲击至多让对方头脑发昏片刻,并不能造成多大伤害。


  这一招果真有用,茨木童子抚着额头呻吟了一声,意识才缓缓恢复。


  “唔嗯……挚友怎么会在这里?”


  “你这家伙果真是被梦魇住了!”酒吞童子没来由地有些生气,“你居然也会被那种东西骗!”


  枫叶林内有擅长蛊惑人心的妖怪在作祟,他现在已确定了这点,要揪出对方便只是时间问题了。


  “挚友为何会在此处?吾以为……”茨木童子适时收了声,他对酒吞童子的怒火并非一无所觉,好不容易寻到了台阶下,他自然不会再提起会让双方都不快的事。


  “废话少说。”酒吞童子朝他伸出手,将他从地上拉起,“一次两次都中这种不入流的埋伏,本大爷可没有你这么弱的朋友!”


  茨木童子听到他说到后半,争辩的话都咽了回去,他目光灼灼,一瞬不瞬地盯着酒吞童子,呢喃道:“竟让挚友见到吾如此失态的样子,吾……”


  酒吞童子将鬼葫芦递给茨木。


  “之前说了重话,不过本大爷确实很烦你管这些事……”他说着,视线慢慢地挪到了一边,似乎并不愿意同茨木童子对视,“你花时间找来的酒也忘在游廊了,就拿本大爷的‘神酒’代替。”


  茨木童子接过鬼葫芦,想到这是酒吞童子平日里从不离身的物件,他心里不免有些发烫。


  “你记得,喝过本大爷的酒,以后就不准多嘴,不论做什么我自有分寸。”酒吞童子见对方拔了壶嘴,对口饮下了,才补充道,“你若违背,以后休想再喝到本大爷的酒。”


  而那边喝过酒的茨木童子一颗心飘飘然如轻烟一般浮起,不论对方说什么都只会点头。


  “那这件事就翻篇了!真是不像话,竟然为了那种小事也要起争执……”酒吞童子取回葫芦,毫不在意这东西刚被茨木饮过,就着葫芦嘴喝下残酒。


  鬼葫芦内装的酒实则是以他的妖力酿成,只要他还有一息尚存,里头的酒便取之不尽。


  “这林子里大概住着魅妖一类的东西,蛊惑人心,叫步入其中的生灵自相残杀,好坐收渔翁之利。”他饮下几口酒,用手背拭去口角残余的酒渍,便将那鬼葫芦倒置,里头的酒液顺势倾倒入地面,“茨木童子,你今日便教教它戏弄了你是何下场罢。”


  那神酒倒入土壤,并不像一般的酒液逐渐浸润,而是沿着地表平铺蔓延开来,顷刻间就覆盖了半成以上。茨木童子很快会意,一撮黑焰点燃了那酒,叫整个枫叶林都陷入一片火海。


  周围焰气冲天,混合着不知名的惨叫,两人却是心情愉悦地缓步出了林子,身形逐渐隐没进黑夜之中……


评论(42)
热度(164)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