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32

久违了

前文链接:1-2425262728293031


  *** 
 
  酒吞童子心绪难平,亦或是心怀恐惧。 
 
  他在害怕那些被他遗忘的过去,未知的过往如同一汪深不见底的泥沼,借由茨木童子的一番话将他拉入其中。 
 
  阳寿未尽的活人堕落即化为鬼,化鬼之时摒弃了为人时的七情六欲,因而由此诞生出的鬼并不会记得往事。 
 
  酒吞童子向来都认为自己化鬼前的事没什么好回忆的,他曾猜想过自己化鬼前的身份大约是寺庙里的僧人,因为他记忆之初就是越后寺的后山。 
 
  那时他神志初开,无暇去想自己是何来历,喉咙干渴的感觉占据了他的整个思维。 
 
  他离开寺庙,在人间不断寻觅能够滋润他干渴喉咙的东西,他隐约知道那东西的名字。 
 
  “酒。” 
 
  嘶哑的喉咙里发出的声音粗粝得像未经打磨的刀刃,一直到酒液入喉,那种几乎快要干渴而死的感觉才缓解了一些。 
 
  他红发和尖耳的模样每每在人间出现就要惹乱子,于是他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变化。他人类的模样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有大胆的女人直接来问他名字,他脱口而出“酒吞”二字,从此酒吞童子就成了他的名。 
 
  原来纵使记忆不在,过往的那些经历都是不能磨灭的,一如他堕鬼之后仍叫“酒吞”,一如他和茨木童子的那些破事。 
 
  他借口去取遗落在游廊的酒,实则只是想找个清静地方待着。然他不知怎么又想到那天茨木童子抱着两瓶酒的样子,于是脚下的步子也不听使唤,待回过神来他已到了游廊门前。 
 
  此时夜已深了。 
 
  今次造访他未改变形貌,红发尖耳的模样十分夺人眼球,然恢复营业的游廊内笙歌曼舞,来此作乐的男人喝多了酒,只当自己生了幻觉,还有不知好歹的人想拖他一道入席。 
 
  他自然毫无兴趣,轻轻一抚就将对方打到在地,那人梗着脖子站起来想回击,正被目睹经过的女人拦了下来。 
 
  这女人正是之前与酒吞有过几次照面的白拍子。今日她换下了男装,少了三分清俊,多添几分妩媚。她滴酒未沾,见到恶鬼模样的酒吞童子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那天遇见的男人,便道:“你是那天的……” 
 
  酒吞童子并不与她废话,道:“本大爷来取上回忘在这儿的酒。” 
 
  她不敢怠慢,引着鬼进入内院藏酒之处。 
 
  酒已分入瓷瓶中保存,酒吞童子上前取了其中一瓶,美酒入喉,滋味甘冽醇厚,叫他心中烦躁也散去几分。 
 
  一想到茨木童子的事他便思虑重重,此时余光正瞥见引他进来的白拍子。那女人并未离开,而是立在原地,手指缴着绢帕,脸上亦是思虑过重的样子,怔怔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还不走?”他转头去看那白拍子,“不怕本大爷一不顺心就将你吃了吗?” 
 
  那白拍子回过神来,却说:“我不怕你。” 
 
  夜里月明星稀,游廊内的喧嚣嘈杂隔着院子已很难听到,故而这女人说话的声音尤为清晰。酒吞童子抿一口酒,觉得有些好笑,他反问一遍:“你不怕我?” 
 
  “我幼时村庄遭了饥荒,活鬼见了不少,鲜少有似你这般类人的。”她道,“我猜你定是鬼中骄子,你自持身份,应该不会轻易伤人。” 
 
  “有趣。”酒吞童子放下酒,“你还有什么话,一并说了。” 
 
  “杀人挖心是低劣恶鬼的行径,我想你不是这样的劣等的鬼。”她话到此处,停顿了一下,才道,“我留在此处是有一事相求。” 
 
  “你若想到日后还有求人的一天,可别再随意挥巴掌打人。”他说的自然是指上回他来京都找茨木童子误入游街时发生的事,“本大爷在街上救过你一命,你不思回报,怎么还指望本大爷再帮你一回?” 
 
  “你和那位叫‘茨木’的鬼关系不一般吧?看你心事重重……你这次重返游廊真是为了取酒吗?”白拍子身处游廊,平日里周旋于贵族之间,察言观色的本事已练到极致,一眼就看出酒吞童子意不在酒,“你和他之间的事……” 
 
  “我和他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吧?”酒吞童子打断她不说,还出言嘲讽,“京都乃繁华之地,你又整日与贵族打交道,嫁给他们其中一个是迟早的事,在京中当贵族夫人不好吗?离了京都你又要去哪里?给山间的精怪跳‘白拍子’?” 
 
  她听了这话神情黯然,回说:“我本就不打算一辈子留在京中,总有一日要走的。” 
 
  酒吞童子随口胡说的话却说到了点上,前几日她被京都的一位大人物相中,很快就要被纳为侧室,然她的一颗心却不想被此束缚,赎身的钱已所差无几,此时更无想要攀附贵族的念头。她对酒吞童子道:“我的确是要嫁给贵族做夫人了,可我不想答应。京都无一人敢开罪那位人物,只有你能……” 
 
  “本大爷为什么要帮你?” 
 
  “我不知道……我这么多年的努力不是为了被困在笼子里过一生……仅凭我一人难以离开,京都也无一人能帮助我,一直到我今日遇见你。或许你就是佛垂下的一根蛛丝,我不过是试着抓住它。” 
 
  是获得自由还是永堕无间全都在他酒吞童子一念之间,他忽然心念一动。半晌才问:“你叫什么名字?” 
 
  *** 
 
  茨木童子在鬼市等了许久。他整理好衣物,正膝危坐等待着鬼王驾临,然而等了半天,得到的却只是一条来自鬼王的口信。 
 
  他回到大江山,尚在山脚便听小妖说鬼王大人今日带了个漂亮女人回来。他起先还觉得是小妖胡言乱语,然等到了铁殿,见到的却是鬼王与女人相偎的画面——正是之前在游廊里遇到,还让酒吞亲口说出“倾心于她”这种话的那位。 
 
  “挚友不是说去取酒了么?”他忍下心中种种,开口说话的语气与平时并无二致,“缘何带了个女人回来?” 
 
  酒吞童子并未看向茨木童子,只道:“美酒取得,本大爷倾心的美人就不可带回来吗?” 
 
  此女名为吴叶,是他临时想出拿来应付茨木童子的挡箭牌。尽管细想之下这举动着实没什么意义,但此刻的他实在不想和对方扯那些情情爱爱的事,能用这种方式婉拒就再好不过了。 
 
  “你应当见过她。”他说话的时候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对方,“本大爷很喜欢她。” 
 
  他要借一个“伴侣”的名义来确认茨木童子的想法。他对过往全无记忆,无从考察当时的自己与茨木童子的真正关系,同样也正是因为这点,现在的他并不想轻易断了与对方的这份情谊。但若是茨木童子果真对自己怀抱那种想法,他无法接受,也只能同对方疏远了。 
 
  茨木童子尚不知自己正面临一场考验,他面色不愉,道:“挚友身为鬼王,要一个人类女子相伴实在不妥,而那些向挚友殷勤示好的女妖不过是贪图挚友的力量罢了,并无真心相待的。” 
 
  酒吞童子好歹是一名仪表堂堂的大妖,却被冠以“无一真心相待”的帽子,当下心头火起,但想要出口反驳,才意识到对方并未说错。 
 
  不过于妖鬼一族而言,“真心”这东西实在太难得,况且他们之中大部分都是没有“心”的。 
 
  “那你呢?”酒吞童子道,“既无真心,你茨木童子为本大爷如此劳心劳力,你为了什么?” 
 
  “吾心自是向着挚友,吾被挚友的强大所折服,原把一切都献给挚友支配!”眼见着有第三人在场,茨木童子也不压低声音,又说,“女人和酒是磨灭意志的毒药,吾知道挚友无酒不欢,但女人实在不是良物,她们能做的吾都能代劳,就连……” 
 
  眼见着茨木童子又要开始胡言乱语,酒吞童子一把抓过他,捂住他嘴。 
 
  “给本大爷闭嘴!” 
 
  酒吞童子看了眼身边的女子,示意她在此等候,转而对茨木童子道:“出去再说!” 
 
  对于应付茨木童子的胡言乱语他总是很没办法。他今晚准备好的一番说辞全没了用处,临时请来的配合表演的女子被他扔到了一边。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两只大鬼就远离了鬼殿,到了处僻静之地。 
 
  “你还有什么丢人现眼的话,四下无人,你一并说个够吧!” 
 
  茨木童子全无被嘲讽到的窘态,他一向自说自话,并不把他人放在眼里,所谓“丢丑”的事不知干过多少,因着实力强大,从未有人敢当面表示出来。 
 
  然到了只有酒吞童子在的场合,他说出的话又变得体面漂亮起来:“吾不知过去之事叫挚友如此在意,但时至今日,吾只当挚友是鬼中至尊,提及往事并无不敬的意思。” 
 
  这句话很是入耳,酒吞童子脸色稍霁,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吾对挚友如此尽心尽力,除了想一睹挚友统领鬼族的英姿,还想让挚友心悦展颜,除此之外并无所图。吾从身到心都交由挚友支配,挚友想要吾是什么,吾就是什么。” 
 
  论说漂亮话的功力还没人比得过茨木童子,尤其是他相貌不俗且声音悦耳,被那双金色眼睛盯着看的时候,无一人不会被感染到那种情绪,饶是酒吞童子与他相识有段时日了,现在也被这番话说得内心动容。 
 
  “你最好记住你今日所说的话。”酒吞童子坐定下来,解下鬼葫芦递给他,“过去的事情本大爷一点都记不得了,化鬼前的那个人已经死了,本大爷原先觉得这种过去并无知晓的价值。” 
 
  这举动无疑是被信任的表现,茨木童子接过那葫芦,一双金眸凝望着对方。 
 
  酒吞童子道:“但现在本大爷改主意了。” 
 
  “挚友……”茨木童子看着他,“挚友以前说过不准再提往事,吾……” 
 
  “是是,本大爷一向说一不二,只食言这一次。”他上前捏住茨木童子的下巴,微微眯起眼,“你跟本大爷说清楚。” 
 
  *** 
 
  “那时吾化鬼不久,力量微弱,正被一群武士追捕……” 
 
  那些对彼时的他来说既煎熬又充满了瑰丽绮思的过往从茨木口中说出来却是极为平淡的相遇别离。 
 
  …… 
 
  酒吞童子对此全无记忆,一面喝酒一面当它是故事般聆听着。 
 
  “吾在大火之后进入寺内寻找,到处都没有看到挚友,屋内却留有一丝与挚友相近的鬼气,吾便猜想挚友应是化鬼离去了。之后吾一直都在寻觅挚友,沿途寻找新生的鬼怪,一路挑战他们,直到有一日吾听说‘红发鬼’劫酒的事,便去了鬼市碰运气……” 
 
  待到茨木童子全部说完,已是天光渐亮,临近日出的时候了。 
 
  酒吞童子蓦地想到了什么,急道一声:“不好!” 
 
  这一个晚上他完全把带回来的女人忘在了一边,鬼殿并非只有他和茨木童子可以涉足,他原本打算很快就折返,谁想到会在外面待一宿—— 
 
  等到二鬼回到大江山的那座铁殿,酒吞童子的不祥预感终于被印证了。 
 
  鬼殿之内空荡荡的一片,但风中却飘来浓重的血腥味,循着那气味寻找,果真见到了已经被分食掉的尸骸。 
 
  自己带来的人在自己的地盘被吃了,酒吞童子怒不可遏,却无一可以发泄怒火的对象。 
 
  “不过区区一名人类女子。”茨木童子道,“山中喜食人类的恶鬼不知凡几,追究起来颇为麻烦。” 
 
  这事情自然是只能不了了之,噬人乃是妖怪天性,怪只怪酒吞童子心血来潮地将她带来,又松懈了对她的保护。 
 
  他回想起那女人说“我不怕你”时候的模样,还有直视着他的眼说“就算死也不愿被囚于鸟笼”的模样,也未知那时她是否想过自己会有此遭遇。 
 
  “茨木童子。”在安葬了那女子之后,他忽然问道,“这件事情与你并无干系吧?” 
 
  茨木童子神情不变,回答:“自然无关。” 
 
  酒吞童子深深地看了眼他,随后用尖锐的鬼指在木牌上刻下四字。 
 
  ——吴叶之墓。 
   
tbc

评论(12)
热度(87)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