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33

今日份的更新~有一点酒红单箭头吧,就剧情里那种

微博的本宣有转发抽奖啊,不用关注不用艾特好友,转发就可能有免费巧克力吃或者免费本子看* ̄︶ ̄


前文链接:1-242526272829303132

***


  转眼又是入秋时节。


  酒吞童子这几日被茨木童子缠得紧了,好不容易寻到个独处的时间,便提着个鬼葫芦孑然前往枫叶林中。


  他已许久未离开过大江山了。想不到人间数十年岁月流转,那片红枫林几经风霜之后枫色反倒更艳。


  前夜下过一场秋雨,红枫还沾了潮气,脚下踩着的泥土也略略发黏,行走时也不得不放慢脚步。


  酒吞童子行至枫林深处,竟见到不远处有一名人类女子正随着飘落的红叶起舞。女人穿着件红枫花纹的亵服,露出的肌肤与乌黑的眼珠和头发互相映衬,已是白到了极致。


  他颇感吃惊,此处位置偏僻,怎会出现这样一个姿容绝美,舞姿动人的人类女子?更何况又是在吴叶的坟冢旁……


  当年吴叶身死于大江山之后,酒吞童子曾亲赴地府寻人,但地府亡灵三千,哪里是他能轻易寻到的。待他问过阎魔,才知道对方已入轮回。


  想来也是她心无怨恨,又未曾做过恶事,才能不堕地狱受苦,如此迅速就入了轮回。他稍稍放心下来,但对着茨木童子总是不能如往日那般。


  茨木童子虽对他恭恭敬敬,并无半点逾矩的举动,然每每思及那日他便如鲠在喉,虽不至于就此与对方恩义断绝,也免不了有些疏远了。


  茨木童子倒是满不在乎,还是向过去那样缠着他不放。有一回他被缠得发了怒,二话不说就动了手,本以为茨木童子会大受打击,却没想到那家伙反倒兴奋地与他搏斗起来。


  “让吾……再来体会挚友那昂扬的战意吧!”


  时至今日酒吞童子还能清楚地回忆起茨木说着话时候的样子,双眼泛红声音颤抖的模样犹如一只饥饿的野兽。


  酒吞童子曾“信任”茨木童子,这所谓“信任”,其实是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然与对方接触的时间越久,他的这份“信任”就变得越来越岌岌可危。他知道茨木童子是真正的妖怪性子,好争斗,以力量为尊,但这样的茨木童子为何只对他……


  酒吞童子绝对自己再过八百年也不能理解茨木童子究竟在想些什么,于是慢慢地也不去思索,连带着那段说不清不楚的过往也一并忽略,只在需要时招他来喝酒。


  他深陷回忆,在旁驻足许久,回神后才发觉一舞已经收歇。他出言称赞,跳舞的女子却不理睬,只轻轻哼了声——那模样与性格都像极了吴叶。他视线瞥到一边的无字木牌,问:“为何在坟茔边起舞?”


  酒吞童子此刻是赤发鬼的模样,对方却丝毫不惧,一双乌黑的眼盯着他看了片刻,随后便一扭头踩着细小的步子走开了。


  ***


  听附近的小鬼们说,这名跳舞的女子名为红叶,虽然貌美却已身染重病,她家人念及京都嘈杂,便找了附近枫叶林中的一处幽静私宅给她养病,这一养数年,如今已有了些在此处等死的意味。


  酒吞童子曾害吴叶无辜身死,这一世遇见一个极有可能是吴叶转世的人,便想多多补偿她。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会为她带来麻烦,故而从不现身,只在暗中帮助,凡事对人类身体有益的滋补之物他都为其找来,偷偷放在门外——他却未曾想到自己还人情还出了真感情。


  他虽只在暗中出现,但时间久了也被红叶瞧出端倪,慢慢地也就不再隐匿身形,而是化作了人类的模样出现在她面前。


  红叶不知他姓名,因见过他为鬼时候的模样而唤他“酒鬼”,起先他还一本正经地纠正道:“是酒吞。”几次之后他知对方有意调侃,也就随她怎么叫了。


  单论姿容,红叶便是其中的佼佼者,她人前温婉大方,人后便是有些小脾气也无伤大雅。酒吞童子念她是病人,不但从未因为她的无礼动过怒,反倒是觉得她大胆可爱、与众不同。


  身为妖怪的女子因他是“鬼王”敬他、怕他,即便有亲近他的图得也是他身上的那点力量,而身为人类的女子迷恋他为人时的外貌,得知他鬼怪的身份后便畏惧退缩。


  唯有红叶是例外的,会喜欢上对方似乎也不是什么怪事。


  酒吞童子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早已沉溺其中。他化鬼的日子久了,对于生死相搏的渴求越来越淡薄,早不像最开始那样喜好独饮独行。对月举杯的时候他常生出形影相吊的想法,于是越发地渴望陪伴,只可惜身为人类的红叶不论染不染病都陪不了他太久。


  他不打算告诉红叶自己的心意——在红叶所剩无几的生命里,他只希望她能多些快乐少些忧愁,并不想再横插一脚。


  然他却从红叶口中听到了晴明这个名字。


  似乎是什么有名的阴阳师……


  酒吞童子提着酒壶迷迷糊糊地想着,阴阳师又如何,他又有那点比不上那人,若是正面交锋,胜的定然是自己!红叶为何单单迷恋上仅有一面之缘的人?


  他活的年岁虽久,但在感情一事上却并无经验,他看惯了旁人的痴迷纠缠,却没想到轮到自己倾心于某人的时候会碰了钉子。


  红叶对他大抵只是朋友般的感情,他与红叶之间不过是单相思一场。


  可红叶对晴明又何尝不是呢?


  他往口中灌了一大口酒,酒入咽喉,眼前的景象都如意识一般模糊了起来。


  “红叶……红叶……”半醉半醒之时他呼唤着心上人的名字,却得不到半点回应,颇感落寞的他又灌了自己两口酒。


  他本是嗜酒的妖怪,却从未像在这般沉溺颓唐过。只因红叶拒绝了他吗?似乎还有……


  被酒气冲昏的头脑隐约作痛,他想他大概还忘记了什么事,但此刻却什么都回想不起来,唯有心中的痛苦与寂寞是如此真实。这感觉似乎只有酒能慰藉少许,于是越饮越多,越饮越不够。


  这段日子说是醉生梦死都并不为过。


  再后来,大江山附近的妖怪们都知道鬼王迷恋上了一个叫“红叶”的女子,整日为了她借酒消愁。


  但这事传到茨木童子耳中已是几个月后的事了——大江山十天半月都不见鬼王踪影,同样不知所踪的还有茨木童子,他在酒吞前去枫叶林那日与对方起了些许争执,于是说着“要变得更强大再回来挑战挚友,赢得挚友的心”这样的话离开了大江山。


  茨木童子未曾想他回来时见到的会是这样的酒吞童子。


  “红叶……红……红叶……为什么……嗝。”


  那个躺在树下喝酒的红色妖怪,无论如何都看不到一点点当年意气风发的影子了。


  “吾听闻挚友迷恋上一个女人,为了她整日买醉。”


  茨木童子身上还残留着淡淡的血腥气,酒吞童子闻到了这气味,下意识地吸了吸鼻子,并未清醒。


  “那个迷惑了挚友的女人……是叫‘红叶’这个名字吗?”


  酒吞童子在朦胧中听到了茨木童子的声音,他扶着额头坐起来,低声抱怨道:“居然在这种地方睡过去……本大爷喝太多酒了吗?”


  “挚友啊,告诉吾,红叶是谁?”他感觉到茨木童子扶住了他的肩膀,“为何挚友一直在念这个名字?”


  “挚友为何要与人类厮混在一起,就那么有意思吗?”以茨木童子的妖怪思维,自然完全不能理解酒吞为何会如此频繁地接触人类,更加难以接受强大的鬼王与孱弱的人类为伍。


  “吵死了茨木童子!”酒吞童子正是酒意上头的时候,他不耐地挥开了对方的手,“让本大爷一个人待一会,酒!还不够!本大爷要喝酒!”


  眼前又是朦朦胧胧的一片,茨木童子或许离开了,又或许寸步未离。


  “挚友为何觉得苦闷?”那声音又响起来,“难道只有酒才能慰藉你的心吗?”


  这声音似乎被搅和进了泥水里,混沌成一片,酒吞童子的思维都几乎凝滞了,他胡乱挥舞着手臂,含糊不清地说着:“酒!给我酒!”


  这仿佛是一场梦境。


  “难道吾就不行吗?让吾试一试……”


  那声音在他耳边嗡嗡地响,酒吞童子不耐地抖动起耳朵,像是要赶走在他耳边作响的蚊蝇一般。


  这方法奏效了,但声音停止的时候身体的感受也变得十分奇怪。有谁握住了他,身体变得轻飘飘的,仿若置身云端,下身却陷入了湿润柔软的泥沼之中。这感觉并不讨厌,他的意识已经不足以让他识别这是什么,一切的反应全都交由身体来主导。


  在那舒缓的快乐之中,又有一丝尖锐的痛觉自身下蔓延开,几乎要刺破眼前这欢愉的假象。


  有人握住了他的腰……那只手……


  是谁……


  ——茨木童子!



评论(9)
热度(77)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