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你就不要再离开34

不,不要因为我说要出本子就放弃我啊!一个月不见请热情一些Σ(゚д゚;)

前文链接:1-24252627282930313233


  *** 

  酒吞童子扶着胀痛的头部直起身。 

  入目皆是大江山鬼殿内的景象,他对此熟悉极了,但醉酒前的记忆告诉他此前他并非在这里。 

  身体颇感疲惫,过量的酒或许是导致现状的原因之一。 

  “茨木童子……” 

  他扶着额回忆前事却只得一些零星的碎片,只记得自己隐约听到过茨木的声音。 

  最开始是……他为何会喝下那么多酒? 

  是了,是红叶的事! 

  当日红叶向他诉说了对阴阳师晴明的爱慕之情,他颇受打击,便借口回大江山,实则是在外游荡。待到他收拾好心情回到红叶居所的时候,所见的却是已然化鬼的红叶。 

  “为了晴明大人……我要变得更漂亮……” 

  彼时的鬼女红叶正在啃食一颗心脏。酒吞童子见记忆中娇美可人的女子竟变成了食人心的怪物,心中五味杂陈,又是不愿她因此恶行被人发觉而遭退治,便强行将她关进了结界暂避风头。 

  谁知道鬼女红叶竟就此对他出手,以红枫划伤了他。 

  “臭酒鬼,快放开我!不要妨碍我得到晴明大人的爱!” 

  由生人堕入鬼道即放弃了为人时候的七情六欲。鬼女红叶前尘皆忘,不记得他酒吞童子,却仍记得晴明。 

  酒吞童子自己也有过同样的经历,前尘皆忘是什么感觉,他最清楚不过。回忆似潮水般涌上。那些早就被鬼女所遗忘的过往几乎将他整个淹没,他心中似被藤条鞭挞了一般苦楚难当。 

  人间百年倏忽过,这世间悲欢离合他走马观花地看了个遍,却从未体验过其中一二。 

  过去他想前尘皆忘又如何,他做鬼做得逍遥自在,哪点比不上做人?现在却觉得“前尘皆忘”乃是这世上最痛最无奈的事。世人多愁苦,其中遭遇不过落了一分一毫在自己身上,便觉痛得几欲昏厥。 

  他生平饮酒从未醉过,只因自持大妖身份,不论何时都不会失态,这一回却没了半点分寸,喝得晨昏不辨,只盼自己越醉越好——越是醉,就越不会想起那些让他心痛之事。 

  然酒总会有醒的一日,纵使再怎么痛苦,受过的伤还是只能依靠自己痊愈。 

  酒吞童子晃晃脑袋,起身去摸自己的鬼葫芦。伤心之余他心中还满怀愤怒——究竟是谁将红叶变成了那个样子? 

  “挚友醒来了?”茨木童子却在此时出现了,许是察觉到对方不善的脸色,他解释道:“吾一直守在附近,听到动静便来看挚友。” 

  酒吞童子眉头紧蹙,抓着葫芦的那只手的指尖都因太过用力而泛了白,他缓缓吸了一口气,才开口:“茨木童子,本大爷化鬼之后将你忘了,你是何感受?” 

  茨木童子根本没料到酒吞童子又会提及此事,一时怔住。 

  “人都说妖鬼无心,虽有类人的面目,却和野兽一样只知厮杀。”酒吞童子反问,“那你呢?你也是那种没有心的鬼,除去战斗和杀戮之外什么都感觉不到么?” 

  他此刻的经历茨木童子也曾有过,那是否此刻的痛苦眼前的人也有同感? 

  “吾不知道,吾只想着挚友并没有死,只要活在这世上总有一日能相见。等到寻到挚友之时,才发觉挚友已成了让吾移不开目光的强大妖怪,那时就觉得兴奋无比……别的,别的就……”茨木童子虽然不想承认他是“没有心”的鬼,但一时也拿不出什么能证明自己“有心”的证据来,只得承认道,“除却遇见强大挚友的喜悦,吾什么都感觉不到。” 

  是了,这才是茨木童子,和他酒吞童子完全不同的一只鬼。 

  酒吞童子得到了答案,站起身准备离开。 

  过去他曾想过许多次他与茨木童子分道扬镳的情形,那时他们刚相识不久,他对茨木童子亦无情谊,只是被缠着才默认了“挚友”这个称呼,他总想着这烦人的妖怪早晚会离开,对离别的到来早做好了准备。 

  茨木童子对他的热情并未随着时间推移而消散。当他逐渐接受了对方的存在,认可了“挚友”这身份的时候,却发现他正在同对方渐行渐远,终于离别的那一日也要到了。 

  “挚友!挚友要去哪里?”茨木童子立刻拉住对方的一条胳膊,“挚友又是为了谁如此神伤?他们都说挚友迷恋上了一名人类女子,是那个‘红叶’?” 

  听到红叶的名字,酒吞童子的心中登时就燃起了怒火,他回头用凌厉的目光看着对方,质问道:“你知道红叶?” 

  “吾只知道她叫红叶,这个迷惑了你,磨灭了你斗志的女人……吾要将她找出来,折断她的脖子,叫她再也无法——” 

  “够了茨木童子。”酒吞童子适时打断了他。 

  茨木童子流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说道:“吾不过是想要你恢复往日的霸气罢了,因为那个女人,过去强大到无可匹敌的你已经不见踪影。” 

  酒吞童子却只冷静地回道:“茨木童子,一开始你就搞错了,本大爷从来都不是你期望的那个样子。” 

  酒吞童子叹了口气。 

  茨木童子从未真正了解过他,一如他也从未真正了解过茨木童子。 

  妖都是踟蹰独行,尤其是像他们这样的大妖,本该泾渭分明,各自盘踞在自己的领地便好,哪有在一起纠缠几十年几百年不分开的? 

  或许今日正是做了断的日子。 

  “多说无益,来和本大爷打一场!赢不了本大爷就别想再来干涉本大爷的事!” 

  酒吞童子卸下鬼葫芦放到一边,周身散发出混合着妖力的毒瘴。感受到他那强大的力量,茨木童子连眼睛都亮了起来。 

  “就是这样!这高昂的战意!这正是吾友酒吞童子应有的样子!” 

  大妖之间的争斗绝不轻易进行,然一旦开始,便没有手下留情一说——纵使对方是自己中意的人物也是一样。 

  最先出手的是茨木童子。 

  黑紫色的妖气具现为可以燃尽一切的黑焰,灼烧着空气发出噼啪响声。另一边的瘴毒浓厚到几乎已成实质,周围的陈设摆件都经不住摧残,纷纷化作焦炭似的一堆破烂。 

  两方气势势均力敌,灼热的焰气与剧毒的瘴气在空气中交汇,顷刻间就撕扯在一处,如同两只大张着口想要吞噬掉对方的蛇头。 

  终究还是烈焰更胜一筹。 

  “吾不会……”茨木童子用鬼手扣住了对方的臂膀,“挚友就留在大江山,留在吾身边,吾和挚友……就像以前那样在树林里把酒言欢,再没有别人打扰……” 

  酒吞童子却回了他一个笑,说道:“你可还记得云海镜?” 

  当初他打碎了镜姬的云海镜,镜碎的同时这法器所蕴含的奇妙之力也分了一部分到他身上。这力量时有时无,然一旦触发便会将身体所受之伤原样返还。 

  “本大爷现在有必须解决的事情,茨木童子,不准再拦我,否则本大爷和你到此为止了。” 

  茨木童子暗叹一声“不妙”,但时机已晚。混合着火焰的瘴气来势汹汹,顷刻间吞没了他的身形。 

  “能陪伴本大爷的只有酒和月亮而已。” 

  酒吞童子留下这句话,提着鬼葫芦往京都的方向摇摇摆摆地离开了。 

   

   

  

评论(18)
热度(94)
  1. 网球公主321鲜肉包子 转载了此文字
© 鲜肉包子|Powered by LOFTER